廣告贊助

 

面對一些感覺很糟糕的人、事,腦內有時候會浮現這句話。

覺得自己終於受夠了,這個人怎麼老是這樣不知悔改?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有時候會開始思考,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社會氛圍下的我們不想破壞和諧,所以遭遇不快往往選擇忍氣吞聲。直到終於忍無可忍,才一次爆發!

曾經聽過A被抱怨,總是不立刻丟垃圾,也不洗便當盒導致蚊蟲孳生。我聽他們抱怨著困擾,直到我跟A一起住,果然也出現這種狀況。

我說:「你為什麼不把吃完的便當盒洗完再丟?沖一沖可以放更久再丟。」

 

然後A之後再也沒有把吃完沒洗的便當盒直接丟著了,後來跟他當室友的兩、三年間,我再也沒有碰過傳聞中她會做的那些事。

我也被二年級同住的學姊找其他學姊來宿舍,氣勢洶洶的跟我抱怨我的生活習慣。我當時就在想,你內心不爽難道就不能直接告訴我嗎?

特別是這種小事情,說了我就會改。

你根本沒有說過,甚至沒有給我改過的機會,你還要指責我。難道我對學姊的生活習慣就很滿意?

我不想變成學姊這種機掰人。

 

她擅自忍耐,擅自生氣,擅自爆發。我很不以為然。偏偏很多人喜歡並且讚揚這樣的忍耐,把忍耐視為一種美德——然而適度表達與溝通卻不會得到同樣的讚美。

有時候我內心也會浮現類似「我忍很久了!」的想法。

然後,我會想策略,考慮直接坦白。

 

我考慮坦白的過程很冗長的,要經過一段很長的心理鬥爭才能跨越那條線。我不是認為坦率表達很容易,有時候也會碰上雞同鴨講跟講不聽的狀況,但這不構成忍耐然後爆發的藉口。

即使特別說出來很奇怪,但是,為了我的精神衛生,我決定把這些說出口。

表達的過程中,有時候會釐清雙方的誤會,即使是道別也是還不錯的別離。

 

「可是我就是說不出口」

「可是我就是不想說」

有些人內心會有這種想法,然後不斷重複著「我做不到。」

真說不出口可以用寫的,總比不說還好。

 

 

如果明知對方沒有接收到,或者現階段方法肯定無效,卻仍堅持原本作法,那被繼續騷擾也經常是可以預見的。

直說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就像是拒絕他人的告白,曖昧的拒絕是為了被告白的人自己不被怨恨、留下發展的可能甚至工具人的鑰匙,而直接的拒絕則是為了對方。

沒有人喜歡毫無曖昧的直接拒絕,也沒有會感謝被直接拒絕這件事。

有時我會想,這大概就是很多人喜歡用曖昧的方法拒絕的原因。

可以沉醉在自己是個好人的幻想中,用看起來好聽的話、溫和的行為傷害別人,還可能會獲得某些人的掌聲。真好啊。

他們還覺得自己是好人,其實只是為了自己。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