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OO不是這種人

 

之前開始想一件事「OOO不是這種人」這種判斷其實很可怕。

好比以前有聽過學姊對另一個學長說「你不是OO女朋友,你不知道他跟人交往時是怎樣的」,我當下感覺好像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人有很多面向,你當過他好兄弟,但沒當過他女朋友!

人在面對朋友、戀人跟家人的表現其實是不一樣的。

還有人把朋友B介紹給另一個朋友C,B跟C交往後,發現B交往時是個賤人而對C感到很抱歉。

 

牽扯到現在的時事,就像我前幾天貼那個男生被小學的七十歲男老師OOXX的事情,那時候大家也會說 XX老師看起來不是那種人。

我很久以前就覺得大家太依賴「看起來」的印象了。

人都有很多面向,交往的時候、親近的時候、當老師的時候,卻

不能用自己所見的那面否定別人看見的另一面。

 

不是說要懷疑所有人的人品,但是「因為我沒碰到他對我不好,所以你說他對人不好一定是你有問題」這種判斷相當莫名其妙。

他對你的那面友善是真的,但別人說他的也未必是假的,不要太快幫人貼標籤。

基本上貼標籤是一種造成爭端的方式,好比宗教信仰跟性別跟政黨。

 

 我舉個例子,政治注意。

就像是以前聽過三個同學為了總統大選ABC大戰,AB家裡深藍,跟C吵起來。C說KMT買票走路工五百便當,AB說沒有!

雙方吵得很兇,結果旁邊同學D笑著說「可是我上禮拜剛去走路工耶,真的去領五百」。

所以這件事告訴我們什麼?

AB說謊?不是。

C比較誠實?不是。

 

因為AB家裡本來就是深藍,他們「根本不需要買票就會投給KMT」,所以他們當然會說KMT沒有買票,所以ABC說的「都是真話」。

我講這例子不是要戰DPP跟KMT,我的意思是「有可能雙方都沒有說謊」卻「覺得對方都在說謊」,

只是雙方都只能看到某人的某個面向,不用急著否認別人的經驗。

我也過了很多年看人討論政治,才想到這個誤區,大家可以參考看看。

他不是不承認,是因為他就真的沒見過,雙方都沒說謊。


2.有些人不是不能對人好,但是他就不對你好

 

有些人也是,每個人都有喜好,他們可能本性還好,但他會根據喜好挑選自己對誰好、對誰不好。

所以,這時候很現實的情況就來了:

你要根據自己的付出跟回收、相處的感受判斷誰對你有價值,誰對你來說又是消耗。

有些人不是不能對人好,但是他就不對你好。


承認這一點實在讓人幹爆不爽,他對喜歡的另一個朋友他就會溫柔體貼又親切。不要再騙自己了,他跟你交際只是因為你很好用。

我覺得有些人做事很沒意思,感情好的時候心甘情願為別人付出,等到感情不好再來討人情。這很沒必要,還很無聊。

 

「我對你那麼好你怎麼可以OOXX」

 

這世界上有很多人,只會覺得自己對別人很好。但那是他自己認為的,我可沒這麼說過。

坦白說你不對我好我也有很多方法自己解決,另外要是我能夠預知到你會這樣討人情,我就不要你幫忙了。w

簡單來說,喜歡的時候的付出,不喜歡的時候不要在那裏討人情,很難看。如果他真的覺得你對他很好,他才不會跟你恩斷義絕。

這種時候還會說出這種話,也真是太自以為是了。


就好比說不喜歡的時候回顧海誓山盟,嗯,他其實沒說謊。起碼再說的時候可能是真心的。

不要太在意別人只是用嘴說的,看他怎麼表現、願不願意花心力&時間在你身上,人的精力跟時間有限,看這個很準。

很多人常常認真討論戀人交往分手,但我覺得跟朋友分手的藝術也很重要。

知道哪些朋友只能是消耗也很重要。

因為網路認識其實很幸運,只要不喜歡就能夠散,喜歡就可以繼續在一起。

 

 看下來一片混亂,我想表達的是「換位思考」的重要。

不要太快給對方貼標籤,貼標籤是把對方推往標籤的行為,同時也可能直接劃分出敵我,只能期許自己用數值評價人不要用標籤。

我相當討厭被貼標籤,特別是貼錯的,簡直就跟「我忍你很久了」這地雷一樣。

我本來就不覺得人類應該互相了解,不講出來的東西應該預設對方就不知道。

但是若只是說「我忍你很久了」,你又沒給過我改進空間。

真想說你以為我就沒忍過你嗎!只是我沒說而已,而且我也覺得沒什麼。

來互相傷害啊!


這還真是個互相傷害的概念,毫無意義。

請給我實際、有用、可以改進的評價,還有就是如果你一開始就感覺我很難搞,那不要懷疑:

我也不想被你看得很友善,因為友善意味著「很好用」、「有價值」,我才不想被人當成好用的工具人。

敬謝不敏哦,我可不想為想找媽媽的人負責任。

 

這個社會教給我們的是:好人不是好的評價。

好人真正的意思是,好用、好欺負、軟弱跟很好用,我不想成為好人,所以請要找媽媽跟工具人的那些人把我當成機掰的壞人就好了,謝謝

不如說我真正想跟那些麻煩人物機掰郎說的話是:
能夠被你討厭,真是我的榮幸。

 

3.我知道我應該講但我不願意講,說了他又不改!

OK,我很了解。

基本上,希望對方自己改進是人之常情,但是真的覺得受不了或者感覺對方不會改,一定要說出口。

沒給人家改進機會,還是別說我忍耐你很久,因為這其實很白癡又傲慢,還顯得溝通能力不佳。

被說忍耐你很久的話,我還真的覺得不一定要自我檢討。

很多人都希望對方有安裝讀心晶片,把自己溝通能力不佳推給對方不識相。

講難聽點,你說我不識相,你自己在那裡自己生悶氣是幻想我跟你心電感應嗎?


「我對你那麼好」更是情緒勒索的標準範本,對誰好不是粉飾控制欲的粉撲,更何況……

給別人你覺得好的東西,其實有一個危險:


就是對方並不希望,也不覺得好,只是接受了。接受了不意味著喜歡,也不是想要的意思。

這世界上神經病很多,希望大家可以放開心胸,不要太認真自我檢討。

根據我的觀察,真正需要檢討的人,往往不會檢討自己。

這才是這些人最大的問題。

 

然而一個正常的社會人,看到他人的問題往往禮貌的選擇沉默。

長久選擇沉默跟忍耐也會讓人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即使有不滿也只有在爆發的時候才說出來,完全不是好現象。

所以真的有不滿,認真的考慮跟對方溫和的表達,講很多次不改,放生。

你明知有些人就是看不出來,卻還是希望對方安裝讀心晶片?

但是不能做那種「我就不說請你自己改善」的人。

講不是你的義務,但是很多事情不講,就不要認為對方知道。

那根本不可能。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