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https://news.readmoo.com/2017/05/05/be-true-to-yourself/


昨天剛看了關於說謊的文章,就跟人講到這問題。


如果別 問你有沒有空,然而你說好,為什麼最後還可以說「雖然我說好但是你應該自己識相」?


所以,我還真要去判斷你的YES是YES還NO?你日本 人?


我覺得人的壓力很大方面就是潛規則太多導致的悲劇,我們難得沒有生活在日本,不需要主動追求那種壓力山大的生活方式。


識相這個詞這麼好用嗎?


偏偏很多東方人熱愛這種潛規則式的討論方式,這完全令我想到日本人的潛規則:

不合我心意就叫KY,鼓勵社交上拼命說謊、並給這種不道德的說謊行為安了一個「社交辭令」之類的名稱。


對我來說,所謂的社交辭令:


就是一群人說著設定好的、可以讓大家都感到舒適的謊言,這謊言之後叫做成年人應有的社交技能,

並且所有人都知道這是演戲,把人際關係演成一個巨大的謊言、把交際跟說話變成八點檔大戲。

之後,這些人往往因為八點檔大戲跟諜對諜痛苦萬分,痛到必須給自己的痛苦尋找解藥。


很奇怪的,很多人會把自己不擅長拒絕形容成溫柔,但是真的溫柔還跟不擅長拒絕有很大差別。

就像對於拒絕單戀的追求者拖拖拉拉,就只是為自己辯護而已,真的有人在戀愛毫無希望時還希望對方拖著不給答案?


扣掉「拖拖拉拉幻想產生奇蹟」的那一群人,

也許有,但我無法理解,那好像在說希望自己被凌遲除死。


回到「識相」跟「社交辭令」,這兩者都沒有任何問題,

但他主要應該拿來面對點頭之交、不得不進行社交的對象,而不該拿來對朋友跟親人。


如果把生活活成社交辭令堆砌的碉堡也未嘗不可,但可以想見的是,

這種生活方式需要堅強的精神力、良好排遣壓力的方式,否則這條路的盡頭很有可能是痛苦深淵。


但是這個社會鼓勵我們這麼做。

識相,然後用社交辭令。


昨天看人討論噗浪的創作者與觀眾的關係,差點笑出來。

因為噗主說:要不踩到雷就只能讚美,可以每天聊天人的親暱好友之外,希望不踩雷就只能讚美,因為這是「社交禮儀」。

他說「 一股腦地把好的壞的都倒出來給作者看的讀者,怎麼想也不太適當吧?」

這是一種普遍的觀點,可是為什麼?

因為作者即使說「想聽實話」,通常是有個前提的:就是你的實話還不能惹到他,意思就是說你還是要順著他的意思、講他可以接受的缺點,否則他還是會生氣。

他的意見很有趣,可惜按照他的說法我就是那種KY讀者。

我知道我可能說出來會逾越分際、甚至惹怒人,但我想要講的時候就會說。

我以前很討厭某論壇的噗浪圈,現在我終於確信原因了。

因為照他的說法,噗浪就是禮貌取暖小圈圈,完全不能講一絲實話,因為會採地雷。


真實人生也差不多,所以有些人很羨慕我能夠很誠實。

這其實並不困難,這就是「選擇老實被當KY討厭」或者「說謊壓抑忍耐以符合社交禮儀、努力避免被討厭」,這是個選擇。

想說實話又不想被討厭?需要極高深的人生智慧,有方法拜託快點傳授我。

 

我來翻譯一下我真的想要的誠實好了。

「會讓人感到略微不舒服的坦承」

如果是全盤讚美我反而會覺得很奇怪,確實很爽,但是幫助並不大。

我喜歡痛並快樂的感覺,深信這樣才能跟人混熟、快速找到可以相處自在的朋友。

我不需要大量的點頭之交,少量的朋友很好。

對於非常擅長社交辭令、極有禮貌的人,我反而不會特別喜歡,還會因為看出背後真意而略感厭煩。

每天演戲很累,我不想幹也懶得幹。

不如說,「只」能讚美跟互捧的友誼我稱呼為面具之交。面具之交只能在心情好、互相喜歡的時候存在,換了喜歡的作品就沒了。

這些人是人生的過客,而社交辭令、識相跟距離,就是用在這種人身上。

 

 


我並未否定社交辭令的意義,我否定的是只有社交辭令的生活方式。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