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雜文] 因為安息者而學習到的一些小事 01
 
我看了一下pixnet的註冊時間:2017年5月,
到了那天在想想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總結這十年。
 
寫小說是寫了很久,但完全沒受歡迎過 (笑) 
以前覺得很不平,後來漸漸從自己以及身邊的人身上找到尋求的答案。
起碼那對現在的我來說,是個尚可接受的答案。
答案非常簡單,只是事實殘酷,以前老早就知道,只是內心脆弱實在接受不了。
先從大方向講一下,因為只是想到就寫寫所以用字數當分野就是,大概會在今年慢慢地寫。
 
歸結起來大概有幾點
 
1.我寫來,只是為了服務自己
2.難讀、無聊、沒有針對性
3.興趣冷門
 
因為只為了服務自己,所以沒用腦袋,劇情、組織、編劇也非常地自我,
讀來細緻是個優點,也是個缺點,那是把雙面刃。
 
如果不考慮商業以及讀者,這當然一點也沒錯。
但是,如果把作品當成商業活動的一環,勢必選擇更困難的一條路:
那就是在自己喜歡的東西與能受歡迎的東西中,尋找交集。
 
不能一邊只寫著服務自己的東西,一邊喊著為什麼不受歡迎呢?
世界上確實存在單純寫自己喜歡的東西,也能受歡迎的人。
但那個人,卻不是我。
 
--
 
也許我不想承認的是這一點?
怨恨甚至不平的情緒已經完全消失了,我就像是習慣一樣慢慢地寫著東西。
卻沒有了期待跟包袱,我覺得我還真的在掙扎中找到了存活的方式。
 
世界很殘酷,認識自己本身知識、思考深度、人生經驗甚至智商的極限,
知道自己可能達到哪裡、哪些永遠不可能達成,
垂死掙扎之後下定決心選擇放棄,也是一種生存方式。
 
--
 
年代久遠大概也不會有人來這裡看小說,實際上安息者的讀者也是比較親近的朋友。
那些因為通常很難看而不願意看小說的,會用很有禮貌的方式迴避閱讀的壓力。
我居然花了這麼多年才確認這一點,我對於這樣的自己,感到非常抱歉。
 
乾脆的表態才叫做溫柔。
非常禮貌的假掰結果,就是給我帶來我長久的痛苦,
這些心裡的結還是只有靠著自己才能解開,
這就是禮儀的真義:一些花花腸子,執意當個好人,以拖待變——
我不能說這有什麼錯,但是,請不要把這稱呼為溫柔。
那叫殘酷,這些用教養包裝自己,想當個好人。為了自己卻堅稱那是溫柔。
 
--
 
我自己卻也做過同樣殘酷的事情,
所以,換作自己成為被傷害的一方時,我也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方式責怪對方。
知道何時脫身才叫做人生智慧,給人毫無機會的希望非常地殘酷。
我告訴自己:不會達成的承諾不要說,不願意幫忙的事情不要說再看看,看不下的小說不要說我等等看。
 
坦承不一定是好的,這我知道。
比起告訴我有希望而令我期待,還是講些很難說出口的話,直接刺我一刀更好。
同樣是傷口,但是傷口化膿擴散開來更是好不了,痛得更久,痛的更是心。
 
前陣子看了一篇文章,雖然詳細忘記了,我覺得有推薦的價值,決定下一篇來推薦。
文章的內容說的是,沒有回應的訊息就不要發了
同樣都是講述放棄的重要。
放棄不是為了前進,只是他媽為了讓自己好過一點。
 
--
 
大家多少都有過覺得某些人訊息很煩的經驗吧?
換個角度想,就知道對方為何冷淡。
他不愛你。他不在乎你在乎的東西。他不需要你的關心,你所有的關心對他都是壓力。
念個十遍,拿自己迴避別人時候自己拿來對照,答案很快就出來了。
堅持、執著,如果換來的只會是冷漠,就放棄吧。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