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最近想了想,決定正式放棄把藍月寫完的計畫。

嗯,我不寫了。

我要花一些時間想,我究竟該把檔案封存還是直接刪掉。

 

3571993374_10e76961e7  

 

我覺得一切毫無意義而且又累,很累然後很絕望。

權衡得失以後,這篇的投資報酬率就是0。

在內心感到可惜或者任何想法之前,我要說我已經想了至少5-6年了,終於發現我根本不行。

 

這是一部寫了20、30、40萬字,除非逼著朋友看否則不會有感想的作品。

客觀來說也毫無任何出版的可能,我也更不想花時間印,反正也不是很重要,

印了更是確認這東西沒人要的程度,加強劣等感而已。

 

而這時間也真的太久了,比起開心我獲得的是毫不重要的羞恥感

以及

覺得自己要懇求感想的可悲

以外,真的毫無獲得。毫無獲得。

 

我一直看著我的檔案,我在想我是不是要真的把他完全刪掉。

我真的下不了手,可是真的把他留下來,就像是無法癒合的傷口一直爛瘡流膿。

我真的非常的不開心,想要完成的過程讓我無比痛苦,痛苦到開始思考是不是就完全不要寫了。

 

為什麼我要寫這種東西自取其辱?

這有什麼意義嗎?

我已經無法回答了,以前我的答案是因為愛。

但那已經是曾經的我才講得出的答案。




photo credit: Complete sincerity via photopin (license)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