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諾泰夏最初的幾批「人偶化妝師」,我的店在首都巴基斯塔開張。

隨著手藝受到肯定,也慢慢地在人偶師之間累積了不錯的聲譽。有人稱呼我為「惡魔之手」,說我能夠將見過的人的面容完美地複製出來,從冥王衛法斯大人的手中奪取靈魂的碎片。

很可惜,我並沒有傳言中與冥王借人的能力,但這對我來說真是令人愉悅至極的盛讚。

 

隨著知名度的增加,我接觸的人偶越來越多。完成的人偶雛形水平越來越高,其中也有很多不能夠特別提出的,給美麗的皇后複製過曾經初戀情人的面容、讓侯爵大人能夠親自凌虐背叛他的下人。當然,這些都是秘密進行的。隨便一件都是能夠轟動全國的大消息。

其中有一些客人或者令我特別難忘,比方說,那個……

讓我開始旅行的那個客人。

就來說說那位大人的故事吧?

 

時值令人潮濕的悶熱雨季,直到十點鐘聲響起,我才終於從全神貫注的工作狀態中回過神,給自己泡了杯紅茶。

 

這次的訂單有點特別。客人特別神秘,隱藏身分不說,要求還特別詳實。從人偶的髮色、瞳色、四肢的形狀——甚至是私處的——也一一確認過,與麻煩的前置動作相比,報酬也十分豐厚。

我花了大約三個月時間與客人頻繁聯絡,終於有了今天的人偶雛形。

 

交貨日期到了。那是個有點陰森的早晨,厚重的雲層遮蔽了陽光,爾後下起了傾盆大雨。

人偶的素體已經修正的差不多了,人造肌肉的連結目前看來十分完美,從煉金師那裏要來的新配方調製出特別自然的膚色,另外的盆子裡是剛買來的人造血液。最後只要給皮膚上色、接上頭髮,工作就大功告成了。

 

我就這樣忙碌著,直到鐘敲響十二下才終於完成作品。與此同時,在淅淅瀝瀝雨聲的掩飾下,不慎明顯的敲門聲響起來。我透過半掩的窗簾探頭往外看,朦朧的雨勢中,依稀可以看見一輛馬車停在門外。

 

敲門的是一名侍僕模樣的青年,在他身後稍遠處站著一名年輕男子。壓低的高頂禮帽壓著黑色短髮,一襲合身的黑色西服,袖口的刺繡特別講究。那男人以挺直到不自然的姿勢站著,將雙手背在身後。

雖然並不是漂亮地令人驚艷的臉,我卻忍不住瞪大眼睛。

站在門外的是跟我正在製作的男性人偶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有人在嗎?」侍僕彬彬有禮地說。若不是刻意去聽,他的聲音多半早就被傾盆大雨隱去。我連忙開門,將兩人請了進來,將成品展示給他們。

男人有一張潔白無瑕的臉,一臉讓人難以親近的嚴肅樣貌。

專注地打量著成品,抬起了人偶的下顎,仔細端詳。臉上嚴肅的線條終於柔和一些,唇角微揚,灰藍色眼珠閃耀著不明顯的狂熱色澤。

侍僕微微點著頭,對成品似乎讚賞有加。他拿出預備好的錢袋,放在我的桌上。金屬沉甸甸的聲音帶起我臉上的笑容。我正要伸出手,侍僕卻停了下來。他推了推鼻樑上的單邊眼鏡,轉過頭:「主人,您怎麼看?」

被稱為主人的男子從喉間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低笑聲。男子定定的看著人偶成品,面無表情地端詳,卻不說話。

空氣中不安的濃度超越了忍耐極限,我忍不住問:「有什麼問題嗎?」

他並沒有回答。

就這樣抬頭看著人偶閉著眼睛的面容,然後——

吻了下去。

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卻聽見了他壓低聲音說:「我愛你。」並聽見親吻的聲音。男子回過頭,唇上染上未完全乾涸的顏料,彷彿唇角帶血,看起來特別妖冶。

然後那個男人終於願意回頭看我。

「工匠,」他對我說,「離開這個國家吧!這個國家已經沒有你的容身之處。」

 

然後我終於想起了那應該認識的臉。

這個國家的統治者,國王陛下博爾洛.諾泰夏。

我不忙不迭的點頭。隔天就收拾了行李,離開諾泰夏,踏上巡迴色伊爾大陸的旅行。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