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3703年,首都,安莉雅.席

 

那天冬天,父親離世。在飄飛的雪夜,新的墓碑上鏤刻了父親的名諱,他牽著嘉妮雅的手,徬徨無助。眼淚安靜地流,在臉頰上凝結成霜。

兄妹頓失依靠,從今而後該何去何從?

冬夜的死寂下,細微的樂聲遠處傳來。

兄妹倆沿著聲音往前走,墓園的盡頭有個女人唱著歌、一邊舞蹈著,她身後站著一個蒼老的男性。他身上穿著寬鬆的白袍,蓄著白色的長鬍子,削瘦的手指如枯枝般,老人雙手握著拐杖,一臉疲倦,眼睛半閉著,彷彿正歇息。

兄妹靠近一看,才發現那女人並不是人類。她的肘關節、膝關節可以看到明顯的機關,額頭上也鑲著淺藍色的寶石。

「這個大姊姊好奇怪啊!」

嘉妮雅指著跳舞的人偶說,凱慌忙遮住嘉妮雅的嘴,「嘉妮雅!不要亂說。」

「可是、可是……」

「嗤嗤。」老人發出怪笑,嘉妮雅害怕地往凱身後躲,凱護著妹妹,強壓住內心的恐懼,「臭老頭,有、有什麼好笑的!」

「小鬼頭,你們是第一次看到奧菲莉雅?」

「是啊!我驕傲的女兒,奧菲莉雅!」

老人的眼睛誇張地瞪大,透出難以言喻的狂熱。嘉妮雅害怕地哭出來,抓著凱的袖子,哭著說:「哥哥、我們快走啦!這個人好奇怪!」

凱卻像是被什麼東西誘惑了那樣,無法移開視線、不願意移動腳步。他掙脫嘉妮雅的手,快步走了上去,迷戀地看著被命名為奧菲莉雅的人偶。人偶以規律的姿勢踏步、扭腰,腳上掛著的鈴鐺叮叮噹噹地響,口中唱著不知名的歌曲。

作為背景音樂的,是老人身邊放著的音樂盒。輕快的旋律隨著時間慢慢減緩,苟延殘喘地敲下最後一段哀婉淒厲的旋律,奧菲莉雅的快速旋轉也隨著音樂漸漸變慢,最後凝固在停頓的樂音下。

被蠱惑了那樣,凱唸出她的名字:「奧菲莉雅……」

老人下了命令:「過來,奧菲莉雅。」

人偶的半舉起的手停在半空中,以不自然地姿勢回到站姿。她走到老人面前,拉起裙擺,優雅地行禮。

「克勞迪斯主人。」

名喚克勞迪斯的老人下令:「去站在那小子面前。」人偶照辦,扭著腰,婀娜多姿地走到凱的面前,款款行禮。

嘉妮雅發出驚恐的聲音,凱無動於衷。

「小子,你覺得奧菲莉雅如何?」

靠得這麼近,凝視奧菲莉雅驚為天人的美貌,凱說不出話來。

奧菲莉雅很美,美麗得超乎想像。她的五官端正,笑容甜美,聲音柔美,體態穠纖合度,美貌遠超過號稱村內第一美人的茜卡。他看得雙眼發直,嘴巴張大。任何讚美的言語在她的美麗前,都顯得庸俗可笑。就連畏懼著人偶的嘉妮雅也忍不住讚道:「好漂亮!」

奧菲莉雅對她嫣然一笑,兩兄妹看傻了眼。

「非、非常美麗!」凱誠心說。

「哼!算你有眼光!」

克勞迪斯咧嘴笑,缺了得門牙讓他的笑聲更顯得詭異。老人怪異的笑聲透出一股驕傲,甚至可以說是某種得意洋洋。

嘉妮雅怯怯地問:「她真的是人偶嗎?」

克勞迪斯陰惻惻的笑,「她當然是人偶,跟容易衰老的人類不同!她的美麗能永遠流傳下去。但除此之外,她也是我此生摯愛,我最愛的女兒,我的奧菲莉雅。」老人對奧菲莉雅招了招手,人偶順從地走過去,在他面前跪下。

克勞迪斯輕輕托起奧菲莉雅的下巴,在她的嘴唇上印下一吻。

老人乾燥的嘴唇貪婪地親吻著人偶的嘴,彷彿能從她那兒汲取一些什麼。生命力、美貌或者是精氣?凱忍不住顫抖。這一幕讓嘉妮雅不解又害怕,小聲地嗚咽起來。

但除了這些以外,他察覺自己內心某處的情緒——羨慕——感到無比惶恐。

「小子,我大概沒多久就要死了。我來這裡,是為了物色自己的墳地。但在這裡跟你見面,也算個契機。」克勞迪斯說,「小子,要不要當我的徒弟?」

第1頁|全文共2頁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