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跟貓橘的交換大綱。
本文大約9000字,是人偶師之中「創造者」的故事。
 
--
 
3712年,瑟伊爾大陸南方,奈德村。
「神様よ。それは、俺の運命なのですか?」
 
距離上次離開家,已經過了十五個月了。

凱抱著嘉妮雅站在家門之前躊躇不已。明明是熟悉的家,他卻有種難以言喻的排拒感。他咬牙,推開門。

屋子許久沒有人住了,未婚妻茜卡在那次爭吵後,再也沒有回來。

凱對著空無一人的屋子,說出習慣的話:「我回來了。」

但已經沒有人會回應他了。凱將嘉妮雅放在沙發上,閉上眼睛。記憶中的嘉妮雅抬起頭,笑著對他說:「哥哥,歡迎回來。」

睜開眼睛,嘉妮雅的搖椅上什麼人也沒有。

凱將嘉妮雅放在搖椅上,低聲說:「嘉妮雅,我們回家了。」

嘉妮雅沒有回應,藍寶石般的眼睛無神地凝視著前方。

「已經不需要害怕了……」

嘉妮雅的頭因為失去重心往旁偏移,搖椅在她的重量下輕微搖晃,發出「嘎吱」的聲音。凱小心翼翼地將她的手放在搖椅上,替她閉上眼睛。

「晚安,嘉妮雅。」

躺在搖椅上的嘉妮雅彷彿只是暫時睡著那樣。

光看著她,心中湧出一股難以言喻的哀慟。那樣微笑的她身影清晰如昨,遺失的昨日卻已經永遠也找不回來了。而嘉妮雅,永遠不會說話了,也再也不會對他說「歡迎回來」。

明明是僅僅勉強能容下三人的狹窄的屋子,卻莫名讓人覺得寬敞。凱拉了張椅子,在嘉妮雅面前坐下。他把臉埋在掩面的雙手,「對不起,對不起……」雙手與聲音顫抖,口中發出無意義的呻吟。彷彿哭泣又像是極端疼痛而耐著。凱掩住嘴巴,試圖隱藏哭泣聲。

不行,不能哭。至少不能在嘉妮雅面前哭。

如果哭了的話,她要怎麼辦呢?

凱無助地抬起,嘉妮雅坐在搖椅上,眼睛緊閉著。

「嘉妮雅,我該怎麼辦?」

凱回憶起記憶中第一次看見嘉妮雅跳舞的模樣。她穿著輕紗的舞衣,包裹住玲瓏的身段,將少女曼妙的身段嶄露無遺。每一個扭腰、頓足都帶起清脆的鈴聲,其佳的音感讓她的舞蹈優雅至極。

閉上眼睛,彷彿能看見她舞動著半透明的彩帶,哼著自創的小調,然後問著:「哥、你覺得怎麼樣?」

但她已經不會說話了。

嘉妮雅,或者該說是「跳舞娃娃」閉著眼睛,沒有給予回應。

「這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他想忍住眼淚,卻失敗了。淚水沿著面頰滑落,滴在嘉妮雅的手上。胸口像是被什麼壓制住那樣呼吸困難,凱發出斷續的哭聲。

凱曾經夢想著能夠製作出超越師傅的優秀跳舞娃娃。

為了達成夢想,他進入了人偶師學園德曼,雖然求學過程遇到不少挫折,甚至一度想要放棄,最後依舊順利畢業了。

他懷抱著製作精良跳舞娃娃的夢想回到故里,並成功做出超越舞伶「奧菲莉雅」的舞姬「奧媞莉雅」。名利雙收的他,在頒獎那日,提著獎盃與青梅竹馬的戀人茜卡求婚,茜卡哭著答應了,婚禮定在翌年春天。

與此同時,妹妹嘉妮雅作為舞姬被迎入皇宮。

兄妹兩人欣喜若狂,凱想成為最優秀跳舞娃娃製作者的渴望與嘉妮雅的舞姬夢,都實現了!
未來該是那樣美好。
 

凱在與茜卡的結婚之前,收到了來自嘉妮雅的來信。潦草的字體、劣質的紙張,墨水未乾便匆促寄出的信件,甚至沒有署名。

凱勉強辨認出是嘉妮雅的字,信上只簡單地寫了三個字。

「救救我。」
 

淅淅瀝瀝的雨不斷地下,遠天響起了震耳欲聾的雷聲。最害怕打雷的嘉妮雅依舊那樣淡定地坐著,動也不動。

凱的眼淚不自覺地沿著臉頰滑下。

轟雷震憾了耳膜,嘉妮雅半閉著的眼睛看來空洞無神。

嘉妮雅早就已經死了。嘉妮雅早就已經死了。

兩年前送走嘉妮雅的那天,也是這樣的雨天吧?

那時候他們笑著離別,預想著美好的未來,約定好再會時給對方的祝福語。那時候,嘉妮雅甚至指定了與茜卡婚禮時的讚歌。

嘉妮雅說,想穿粉紅色的舞衣,在婚禮上給他們獻上第一支舞。

但嘉妮雅死了。

聽聞茜卡回到村子,被父母逼迫與年邁的男爵結婚,成為他的繼室。

預想的那個未來永遠也不會到。
 
凱閉上眼睛,唯有在他的夢中,那個幸福的未來才會到來。

 

NEXT: 《人偶師系列》跳舞娃娃 - 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