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對於「原諒」,你的觀點是?
這個問題對我個人來說其實非常重要,我認為這是我人生中最難達到的美德。
我一直在思考我的答案,我想要怎麼做。
然後得到了一些我自己的結論,但我並不想提原諒,我想提我的怨恨。

我是個很嚴厲的人,但並不是指性格,而是對於人之間的相處之類的。
一但察覺兩人不合適以後會用極端的方式發洩自己不被重視或者感到被背叛的怨恨。
坦白說,我知道別人會怎麼想我的作法。我不該公開處刑,這很幼稚?然後呢?
難道我默默吞下去對方會有所改變嗎?他只會笑著繼續得寸進尺啊。
就當時來說我就想搞成玉石俱焚。
但講起原諒,我是永遠不可能原諒的。但講原諒似乎又太自以為。
我有一些絕對不願意讓人踩到的地雷,不願意讓別人在背後說的話。
但求個互相尊重。

說到底,為何當初我如此激烈?因為她不尊重我。
她男人在背後用難聽的話講我,我看著這個表面上說是我朋友的人笑著聽。
直到現在我依舊可以清晰地記得這人多麼地令我厭煩。

我現在依舊對她的人品給予劣評,但至今我已經不願意去詛咒,並不是變得成熟或者溫柔。
我只是變得豪不在意而已。
我未曾原諒她,但我放下那些。因為那跟我再無關係。
那些對我毫無價值的東西就乾脆的放棄。

並不是放過她、原諒她之類這種噁心又矯情的話,
一段失敗的關係雙方都必須付出責任。我責無旁貸。
事已至此,追究事情的對錯已經毫無意義。

對我個人而言,最重要的是這件事情之後我學習到的東西。
但我很慶幸。經過抱怨她無數次後,仍然有些人願意留在我身邊,聽我說話。
我感覺到那種包容,像是無論感到如何絕望都會被包容、被接受。

我想原諒我自己。
我想放下憎恨。過去不會消失,但是怨恨可以。
但很可惜的是我做不到那種漠然,我無法原諒,我的心胸很狹窄。
最終、我察覺我並不喜歡那種狀態下的自己。

後來我終於明白,很多時候人們之所以受傷並不只因為說出來的那些,
更多是因為沒有說出來的那些話。

而很多話在超過了保存時間後,說出來就沒有意義了。
雖然很慢,但我想變得更願意跟人溝通、表達自己的想法。
應該要說出的話,不論用任何形式都要精確的表達才是。

離開的那些我會放手。
留下的那些我想加倍珍惜。
直到就算看到對方也只會模糊地記得對方的名字,轉頭抱怨也想不起來了。
這時候我發現我似乎走出來了。

並不是原諒,我想在我這個狀況下原諒毫無意義。
但經過了這件事,我相信我有所改變,而且是好的。
這一切就很值得。
 
 
 
1. 「應該說過的話錯過時機說了就沒意義了」
在我而言,所有的言語要對人的情緒造成影響 (安撫或者是激怒) 都有一定的時間。
一旦超過了,這件事情、這個情緒已經變成了「過去」之後,
能夠造成的影響就非常有限,大概就是開根號的程度吧。

我的想法從結論來說跟你一樣,但還是有細節上的差距。
並不是想彌補是否來得及,而是「已經無法彌補了」。
時間是很殘忍的。

例如我的手上被畫了一道傷口,過了一陣子,結痂恢復了,留下疤痕。
這時候劃傷我的人送來金創藥給我,雖然還是因為被劃一刀心裡不爽也無法原諒,
但經過溝通以後感覺稍微好一點。
手上疤痕就算去弄了美容手術消失,當下的情緒跟心情還是沒有變。
因為已經變成過去了,無法提原諒了。
道歉只有在還因為這件事情憤怒著的時候才有意義。

2. 認為與他人理想的互動模式
我覺得答案很簡單,但要做到很困難。
不過互動模式這個詞彙讓我有點困惑,我把他理解成「心理上」的。
同樣是信任度100的人會因為兩人的性格、經歷發展出最理想的模式,無法歸納出相對有邏輯的答案。
- 互相信任,可以把錢包跟提款卡交給對方的感覺 (當然密碼不會給的)
- 分享生活與心情,交談,不論什麼都可以。
- 在受傷時彼此開導,彼此保護,彼此學習。
- 寵愛著彼此,會因為能夠理解對方的悲傷而感到開心。

雖然我會騷擾家人跟到處亂叫然後很無聊會親手背然後攬腰之類的,
但我覺得這絕對不是什麼理想的互動模式XDDDD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