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雅蒂絲跟很多人見面。
  
  會用很多形容,是因為那些人穿著類似的服裝,金色短髮梳理整齊,甚至面容也有幾分相似。
  
  他們身上的古龍水味道似曾相識。
  
  感覺似乎是什麼昂貴的品牌,但太黏膩了,急著表現自己的樣子。想要假裝自己很溫柔,表現自己擁有什麼,卻從不問她想要什麼。
  
  雅蒂絲覺得厭煩,也覺得可以東挑西揀的自己讓人厭惡。
  
  其實她早就有了答案,卻始終不鬆口。
  
  她害怕面對父親的震怒,害怕面對特羅斯的失望。
  
  但這並不表示她想永遠逃跑。她需要一些時間考慮對策。
  
  「看起來妳似乎不太滿意啊?西格女爵。」父親帶著可惜的笑容過來,啊,就是這樣,又打算把女兒賣了是吧?
  
  雅蒂絲很不滿,但她只能微笑。
  
  「父親認為我眼光太高嗎?」
  
  「不,正巧我也不是很滿意。但是,我不是沒給妳選擇,是吧?」
  
  「……什麼意思?」
  
  「妳的婚禮在兩周後舉行,對象是妳認識的人。」
  
  父親溫和的笑了,「是法卡斯。」
  
  有點驚訝,但是,又可以說是意料中。
  
  父親讓雅蒂絲拒絕其他家族血親,卻讓法卡斯隨侍。雅蒂絲是未婚女性,這並不是妥當的安排。原因,就只會有一個。
  
  「妳看起來好像不太滿意。我以為妳還挺喜歡他的?」
  
  「本來是這樣。」
  
  雅蒂絲的回應輕描淡寫,也沒有太大反抗。
  
  愛德華始終沒弄懂女兒的怒氣,「妳放心,就算結了婚,也不代表你要喜歡他。他擁有貴族血統,氣質也不錯,帶出門不會讓妳丟臉。況且,妳不能否認他能力很不錯。他很適合輔佐妳。」
  
  「父親,我跟他相處的時間比你長。」
  
  雅蒂絲真的生氣了,就像她離家那天一樣。她這次連偽裝都省了,皺眉頭,「現在的家主是我。是否適合我,應該由我決定,而不是您說了算。」
  
  表面上服從,心底暗潮洶湧。她不如表面上看來那樣乖巧。甚至可以說,她是相當叛逆的。表面上的溫順,也只是迴避麻煩的手段。
  
  真是聰明啊。
  
  雅蒂絲扭頭要走,愛德華對著她的背影喊:「這次妳逃不掉了。」
  
  她霍然停下腳步,回頭瞪視著他:「西格伯爵,您曾經有兩個孩子。一個走了,另一個死了,被你殺死了。」那語氣傲慢至極。
  
  愛德華感到意外,但並不生氣。如同所有叛逆的孩子那樣,他曾經也對父母親說過這樣的話。
  
  她踏著高跟鞋前進的樣子十分端正,就像他教會的那樣。
  
  愛德華有一瞬間的懊悔。
  
  想著跟她好好溝通,講述家族目前的困境,她可能會接受。但是,已經來不及了。裂痕已經造成。她喜歡的那個人也不適合照料她的生活。
  
  有一天,她一定會明白自己的苦心。
  
  就算被女兒厭惡也好,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
  
  沉浸在自我犧牲的情緒中,愛德華.瑪格林.西格對自己非常滿意。
  
  他回到宴會會場,並在那裡找到法卡斯。他給自己開了瓶陳年的紅酒,一杯給自己,另外一杯給法卡斯。
  
  法卡斯接下伯爵的酒,遲遲沒有喝下。
  
  可能是暫時無法適應吧。
  
  愛德華拍拍他的肩膀,「你找雅蒂絲談談吧。」
  
  「……是。」
  
  他發覺法卡斯的表情更僵硬了,如塑像般的臉龐明顯看出不悅。愛德華猜想,他應該是被拒絕而不高興。隨便安慰幾句後,便逕自接待客人去了。
  
  **
  
  雅蒂絲回到房間時,特羅斯還維持著原本的樣子縮在櫃子裡睡著,就像她離開時一樣。
  
  特羅斯用縮在櫃子裡,如初生的嬰兒那般。
  
  即使用這麼不舒服的姿勢,他仍然睡得安詳。或許是因為倦了,他睡得很沉,就連雅蒂絲的開門聲也沒聽見。
  
  為了不吵醒特羅斯,她小心地走過去,坐在他身邊。
  
  雅蒂絲凝視他的睡容,沸騰的情緒一下子平靜了。
  
  雅蒂絲湊到他的身邊,聽他的呼吸聲,很自然地、頭靠上特羅斯的肩膀。他因為這個小動作醒了,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發覺是雅蒂絲,便笑了:「歡迎回來。」
  
  雅蒂絲嚇了一跳,眨了眨眼睛。
  
  「……我回來了。」
  
  雅蒂絲本來想要微笑的。但是,看見特羅斯詢問的神情時,偽裝的笑容立刻崩潰了,恢復了本來的樣子。
  
  特羅斯半睡半醒,也察覺她很不對勁。從背後抱住她,「怎麼了?」口氣比平常更溫柔了。
  
  不論相處多久,雅蒂絲總覺得特羅斯有股難以摸透的感覺,但這種未知的感覺並不會讓她害罵。
  
  有時候會覺得很奇妙。
  
  其實她不需要說話,特羅斯就知道她想說什麼了。但他很多時候仍會像現在一樣問「怎麼了」——簡直就像是完全不知道一樣。或者,就像是他願意花時間再聽她說一次那樣。
  
  這就是他最溫柔的地方了。
  
  雅蒂絲揪住他的袖口,指尖在發顫。連自己也無法控制的發抖。
  
  「……剛剛父親說,要讓我跟法卡斯結婚。」
  
  特羅斯沒有回應,晃了晃腦袋,提起精神聽她說話。
  
  幾百次,面對令人厭惡的人們,雅蒂絲對自己說,沒關係、沒關係,因為我總有一天會走。這次,她終於把心裡默念過的話,「我們……可以逃走嗎?」
  
  終於等到她這麼說了,但是,並沒有想像中的期待。
  
  特羅斯甚至有種感覺,他不希望就這樣帶走雅蒂絲。雖然這對他們來說,會是個不錯的結局。
  
  特羅斯想過不只一次。回到精靈森林時、跟由希對話時,他反覆地確認自己的想法。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呢?
  
  是雅蒂絲的幸福嗎?
  
  那麼,雅蒂絲的幸福又是什麼呢?她的幸福由誰決定呢?
  
  一個完美的家庭嗎?
  
  特羅斯是精靈,對於人類、家族的責任感不太了解。但他想試著理解。
  
  雅蒂絲不喜歡這個家族,對於父親抱持著無可奈何的態度。她不喜歡這裡,對特羅斯而言,這華美的地方也像是地獄。充滿浮華的香水氣味、討人厭的惡意,人們戴著面具一層又一層。
  
  特羅斯盯著雅蒂絲,「妳真的想逃走嗎?」
  
  雅蒂絲開口,又閉上嘴。看起來似乎有話要說,但需要時間醞釀。
  
  雅蒂絲沒有正面回答,「……我討厭父親,討厭貴族,討厭找不到你。如果這就是作為女爵的代價,那我不要了。讓那些想要的人去拿。」
  
  這些特羅斯都知道,雅蒂絲也不只跟他說過一次。
  
  說是私心也好,特羅斯想要回去森林。
  
  他不喜歡看雅蒂絲難過。但在這個城市,她總是難過。
  
  雅蒂絲抬起頭,與特羅斯四目相交。他們靠得很近,他甚至能夠在雅蒂絲的眼中看見自己的倒影、感覺到雅蒂絲的吐息。
  
  雖然做了準備,但他不否認,他更想要雅蒂絲開口說想逃。好幾次他甚至想過,直接把雅蒂絲帶回精靈森林也好。那裡沒有能讓她難過的人。
  
  他幾乎就要答應了,直到雅蒂絲這麼說:
  
  「我想要保護你。」
  
  一瞬間,無法呼吸。
  
  雅蒂絲的眼神非常認真。
  
  特羅斯稍微呆住了,為自己剛才的想法感到有些不好意思。雅蒂絲不想離開的,但她選擇了自己。作為被她選擇的人,怎麼能讓她失望呢?
  
  「雅蒂絲,妳已經很努力了。這次就讓我保護妳吧?」
  
  雅蒂絲燦爛地笑了,半開玩笑地戳了戳他,「還真是可靠哦。」
  
  「嘿嘿。」精靈傻笑。
  
  兩人終於從衣櫃中爬起來,雅蒂絲看著亂成一團的衣櫃嘆氣,「得找個好理由解釋才好。」
  
  「……對不起。」特羅斯道歉著,一邊拿起了被弄皺的襯衫,試著折起來。
  
  雅蒂絲坐在床上看他認真的疊衣服,笑了出來,「不用疊了。」
  
  「咦、可是……」
  
  「還會弄亂的。」
  
  還沒弄清楚雅蒂絲話裡的意思,香水味靠近了。雅蒂絲的吻落在後頸。特羅斯嚇了一跳,手一揮,好不容易疊好的衣服又亂了。
  
  回過頭,看見雅蒂絲抹上口紅的唇。
  
  「不放你回去。」
  
  ⑵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