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特羅斯找不到雅蒂絲。
  
  他在人群中亂走,途中遇到了法卡斯,對方沒什麼表情的臉又冷了幾分。
  
  稍微遲疑了下,特羅斯還是過去問了雅蒂絲的所在。法卡斯僵硬著臉說「我不知道」,他確實不知道,不過在心裡多補了一句「知道也不告訴你」。特羅斯有點尷尬的察覺,這個舉動又是挑釁。只好訕訕地說了「謝謝」離開。
  
  繞了一圈找不到雅蒂絲,特羅斯只好回去找由希與堤葉。
  
  人們圍在他們身邊說話,特羅斯找不到機會靠近。直到堤葉發現他,叫了他的名字,人們才給他讓路。
  
  就算在聖法提加,由希也很有名氣。
  
  特羅斯也很明顯感覺到不懷好意的視線。那是很赤裸的厭惡,有一些甚至是毫不遮掩的殺氣。
  
  特羅斯冷汗涔涔,由希依舊泰然自若。
  
  他從侍者手上接過兩杯酒,一杯拿給特羅斯。
  
  特羅斯本來要拒絕,由希卻說:「喝吧。我有信心可以在保護你的情況下,安全離開這裡。」
  
  被比自己矮上不少、又年輕很多的男性這麼說,總覺得有點不能適應。
  
  「我可以把這當成在擔心我嗎?」
  
  那語氣簡直有點像是調戲了。特羅斯感到有些生氣。
  
  但是,這個人真的因為被擔心而感到開心。在不高興的同時,又覺得有些悲哀。他像是在確認他們兩個是朋友一樣。
  
  其實他跟由希早就是朋友了啊!就算他沒有承認。難道他表現的不夠嗎?
  
  「那當然!」
  
  「我知道,但是,我是真的非常開心。」
  
  他說著,真的微笑起來。有人說他像雪,碰起來很冰冷,但總會融化。吸收旁人的溫度就能融化的雪花,還能夠說是冰冷的嗎?
  
  「……是我擔心過度了嗎?」
  
  「特羅斯,你記得還記得我是誰嗎?」他這話講得很傲,那笑容睥睨一切,「我早就習慣旁人的惡意,所以才不參加宴會。被解釋為傲慢也無妨,事實上,我有驕傲的的本錢,這樣的我本來就該驕傲。我什麼也沒做,但是我被認為很驕傲。所以順水推舟。更多人討厭我,這也不壞。我可以敷衍他們但我不想。我習慣惡意,但這並不代表我喜歡。」
  
  惡意太明顯了。
  
  像是細細的針刺入背脊,扎入腦髓。
  
  由希的從容讓特羅斯冷靜下來。但他這才更明白知道,他真的不懂由希。這種時候,竟然可以玩笑似的這麼說。
  
  明明能夠知道他的想法,但從來猜不出原因。
  
  「你可能會討厭我的說法,但是……」
  
  由希微仰首,等待他的答案。
  
  「我覺得這樣子的你讓人很悲傷。」
  
  他像是愣住了一下,露出像是苦笑的表情,「這是在同情我嗎?」
  
  「我不知道。我只是這樣覺得而已。」
  
  「這種說法很狡猾,但是我喜歡。」
  
  「狡猾?」特羅斯不懂。
  
  知道由希的想法沒有意義,他的思緒很快,很雜亂。像是無意識的吶喊。但是,有時候,他心裡的聲音就像無垠的大海一樣,廣袤而溫柔。
  
  「可能我一直期待你對我這麼說,所以才會想幫你。其實這樣也不差,因為我是人類,想要尋求歸處也是很自然的。如果有一天,可以變得更自然地接受彼此的溫柔,那就是很要好了,對吧?」
  
  由希的目光往旁邊看,正好與堤葉的目光碰觸。
  
  兩人順著氣氛接吻了。
  
  那是問句,但他並不需要答案。由希的神情比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好多了。距離感仍在,但是,他四周的空氣稍微柔軟了些。
  
  他距離凜更遠了,距離由希更近了一些。
  
  就算什麼也不做,待在他的身旁就讓人安心。
  
  ……還好這個人不是情敵。
  
  「謝謝你。」
  
  「你指什麼?」
  
  「全部。」因為特羅斯的表情太認真,由希忍了很久才笑出來,「等一下,你找錯對象告白了吧?」
  
  一直安靜的堤葉也笑了,「雅蒂絲會吃醋喔。」
  
  氣氛一下子被破壞了。特羅斯瞪著他,對方卻笑得很不在意。
  
  「我對你一點興趣也沒有。」
  
  「哦,還會用魔族話啊。看來你被人類汙染得很徹底。」
  
  由希又拿了一杯酒給他。
  
  「……那個,我不太會喝酒。」
  
  「放心,喝醉了我也不會對你怎麼樣,就安心的喝吧。」
  
  「……為什麼我覺得我好像被調戲了。」
  
  「那是當然的,因為我本來就是這麼做。」
  
  特羅斯想生氣。但是,由希一臉愉快的樣子,覺得自己生氣了會很像笨蛋。但不生氣,好像就要忍下這口氣。
  
  「你為什麼這麼喜歡欺負我啊?」
  
  「因為我喜歡你們。」
  
  得到的竟然是這樣的答案,特羅斯本來想說「那你不要喜歡我好了」,想了想,他這該算是拐著彎表達情感吧。
  
  他改口,「真是令人困擾的愛。」
  
  「是嗎?」
  
  特羅斯暫時忘了不好的事情,但他沒忘記雅蒂絲。
  
  迅速喝掉由希拿過來的酒以後,向侍者問了路,就去找雅蒂絲。
  
  她的房間沒關,黑姬給她守門,看見是特羅斯就放了人。
  
  雅蒂絲躺在床上,散著髮,翻來覆去,睡得不舒服。特羅斯學著黑姬趴在旁邊看她睡覺。突然聽見黑姬壓低的說:「精靈,當人類真的很麻煩。」
  
  特羅斯點點頭,對著睡著的雅蒂絲說:「真是辛苦妳了。」
  
  「她聽不見啦!」
  
  「聽不到也沒關係,我只是想說而已。」
  
  「什麼跟什麼……你們每個人都這樣,到底想幹什麼啊?」
  
  黑姬滿口抱怨,轉過頭看特羅斯。
  
  「要是我能夠強一些就好了,這樣就可以幫上很多忙。我討厭拖累她,又想陪在她身邊。她不在我面前哭,也不說覺得辛苦,但是會找由希幫忙。沒有他幫忙,我什麼也做不了。我想感謝他,但是不知道怎麼做。」
  
  「……你的煩惱還真多。」
  
  「為了能夠保護雅蒂絲,我一定要變強才行。」
  
  不知道做的夠不夠呢?這樣的我,也想要保護妳。就像妳守護著我一樣啊。
  
  大概是酒精作祟,感覺腦子變得很暈,很難思考。
  
  眼中的雅蒂絲變模糊了。
  
  黑姬叫喚的聲音感覺很遠。
  
  身體像是被搖晃著?啊,黑姬變成了兩個、三個……
  
  「等一下!不要睡在這裡!」
  
  這句話倒是聽得清楚了。特羅斯很安心地睡了。
  
  直到敲門聲響起的時候,他才突然醒來。雅蒂絲還睡著,他睡眼惺忪,本來要應門,在開門以前才猛然收手。
  
  黑姬不見了,他不該、也不能在這個地方。他匆匆藏到床底下。
  
  敲門聲還是沒停,似曾相識的聲音喊著雅蒂絲的名字。不久,門被打開,特羅斯聽見腳步聲。
  
  「雅蒂絲,醒醒。」
  
  她似乎睡得很沉,被這樣一鬧也沒醒來。男人嘆著氣,「這下可好了,我已經約了人見面。這該怎麼解釋?」
  
  這聲音是雅蒂絲的父親,西格伯爵。他領頭,僕從魚貫入內。
  
  「伯爵大人,讓我想想辦法吧。」
  
  特羅斯倒是立刻認出來了。
  
  不符合年輕聲音的沉穩,略低沉的嗓音穩定的像是沒有情緒。那是法卡斯。
  
  「哦?你有方法讓她醒來?」
  
  「是的。那麼,可否請伯爵暫時離開?」
  
  「我不能在嗎?」
  
  伯爵像是覺得很有趣那樣,他需要個離開的理由。法卡斯很擅長察言觀色,他說:「是的。您若在場,魔法就會失靈了。」
  
  「哈哈!魔法嗎?這倒有趣。」
  
  伯爵並不完全信賴法卡斯,但認為他是個很好的棋子。
  
  至於法卡斯,他的想法倒是有點難捉摸了。他這麼說著的時候,竟然可以什麼都不想,好像這是理所當然的一樣。
  
  「那我等你的消息,如果他不醒,我就罰你。」
  
  「是,伯爵大人。」
  
  他的語調順從,卻對伯爵沒有絲毫尊敬。
  
  法卡斯送走人們,門「喀」的一聲上鎖。他走到雅蒂絲身邊,但什麼話也沒說,就只是站在那兒,雕像一般。甚至沒有開口。
  
  雅蒂絲翻了身,特羅斯心裡一跳,但她仍沒醒來。
  
  法卡替她蓋好被子。
  
  特羅斯本來不明白,但看法卡斯的靜默、感覺到他類似憐惜的情緒,一瞬間突然明白了。他沒打算把雅蒂絲叫醒,說有方法讓她醒來,只是想要讓她安睡的藉口而已。
  
  數十分鐘,雅蒂絲睡眼惺忪的睜開眼睛。剛睡醒,她的聲音也模模糊糊的,「你是誰啊?怎麼會在這裡?」
  
  「家主,我是法卡斯.瑪納加爾姆,服侍您的人。」
  
  「……啊?啊。啊!等一下,現在幾點了?」
  
  「小姐,剛好是八點。伯爵大人跟您約定的時間是八點半。」
  
  雅蒂絲迅速從床上爬起,匆匆走到鏡子前,慘叫一聲。
  
  「家主,需要我我找莉莉過來嗎?」
  
  「快一點!」
  
  法卡斯應了,迅速離開。特羅斯這才有時間從床板下爬出來。
  
  本來要叫雅蒂絲,但是發現她迅速脫下禮服,正在櫃子前翻找。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特羅斯非常尷尬。
  
  乾脆跑掉好了。但是、現在出去又會被發現,而且想說的話還沒讓她聽到。
  
  一直看著好像不好,但是其實好想看。
  
  爬出來的聲音引起雅蒂絲注意,但她甚至沒回頭,「黑姬,要睡覺就睡在床上。跟你說過好多次了,這樣會把衣服弄髒,而且不舒服。」
  
  「嗯……怎麼不說話?啊……」
  
  雅蒂絲下一秒就要尖叫了,特羅斯摀住她的嘴巴。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特羅斯其實很想看雅蒂絲現在的表情。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放開我,然後給我轉過頭!」
  
  但雅蒂絲連耳根子都紅了。特羅斯紅著臉放開雅蒂絲,又忍不住偷看雅蒂絲。她拉了件外衣披上,瞪著特羅斯。
  
  特羅斯轉過頭。但是另外一邊也是鏡子,怎樣都會看見。
  
  心跳得很快,甚至有點興奮。
  
  但是這樣並不好,特羅斯很努力地克制轉過頭的衝動。背後,雅蒂絲的聲音說:「剛剛直接出來不就好了?幹嘛躲著。」
  
  然後、她身上的香水換了,味道很好聞。
  
  門被打開了,特羅斯匆忙間被塞入櫃子。
  
  「小姐,您選好衣服了?」
  
  「莉莉,幫我弄好頭髮,要快。」雅蒂絲處變不驚。
  
  她飛快地看了藏身雜亂衣櫃地特羅斯一眼,努力維持平靜。
  
  女僕莉莉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給雅蒂絲梳頭、化妝,從帶來的盒子裡拿出一些首飾與髮飾給她戴上。
  
  燈與門關上了。
  
  特羅斯鬆了一口氣,要從櫃子裡爬出來,門被猛然打開,他嚇得不敢動。
  
  進來的是雅蒂絲,她在特羅斯唇上飛快地印下一吻,抓了櫃子裡的口紅。
  
  「等我一下,回來後放你出去。」走了幾步,她突然停住,聲音壓得很低,「我聽到你剛剛在想什麼了。」
  
  黑暗藏住精靈紅透的臉。
  
  一定是因為喝酒的關係吧,對吧,所以才會胡思亂想。
  
  外面,莉莉的聲音傳來:「小姐,妳的臉好紅啊。」
  
  「是因為天氣熱的關係。」
  
  「可是小姐,現在是春天啊……」
  
  「少囉嗦!還有叫我家主。」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