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特羅斯站在西格家的門前已經有十分鐘了。
  
  他糾結著要不要進去,一邊緊張一邊東張西望。
  
  由希與堤葉站在他身後稍遠處等待著,不,或許說等待有些不恰當吧。兩人用看著稀有生物的眼光盯著特羅斯。
  
  有別於平時精靈式的打扮,為了表示能夠融入神族的決心,特羅斯換上了神族的正裝。這是他第一次穿神族的正裝,光是扣扣子就讓他混亂了好久,最後還是由希邊笑邊給他扣了扣子,領帶也是由希給他打上的。特羅斯一臉歉意,直說「我真是太笨了」。
  
  由希並沒有嘲笑他,只是微笑,他說:「放心,總有人會幫忙的。」
  
  相較於特羅斯與堤葉的正裝,由希穿得跟平常一樣,甚至還帶上了書。
  
  後來,他以「懶得走路」為由,用了傳送魔法直接到西格家門前。於是,在那裡等待了十分鐘。
  
  特羅斯那被他蹂躪的邀請函已經爛到不能再爛。
  
  又過了十分鐘,由希懶得等,帶著堤葉就進去了。只扔下一句話,「雅蒂絲都要等得不耐煩了。」就走了。
  
  這句話顯然起了決定性的作用,特羅斯不久之後進來了。
  
  來訪的客人組成非常微妙,幾乎全部都是年輕的男性。
  
  由希與堤葉是唯一的夫妻,另外,全場也只有特羅斯一個外族,其他都是神族的人。因此,這三人立刻成了注目焦點。
  
  特羅斯沒理會人們的目光,開始東張西望地找雅蒂絲。
  
  很快的,目標自己送上門了。
  
  「啊,是精靈!喂、少爺,特羅斯——」
  
  是黑姬的聲音。大喊吸引了眾人的注目,特羅斯循著聲音看過去。大吼的是一名魔族少女,她身邊的則是表情尷尬的雅蒂絲。
  
  對方直接走向由希,特羅斯壓低聲音,「由希,你跟她認識嗎?」
  
  由希挑眉,「看清楚,那是你也認識的人。」
  
  特羅斯還在觀察,對方已經伸手打了招呼,「喲,沒想到你穿起神族的服裝還挺像樣的嘛。」
  
  這聲音……好熟喔,但是是誰呢?
  
  特羅斯猶豫了一會兒,「那個,妳是誰?」
  
  腹部挨了一拳,而且力道還不輕。這種「親切」的招呼方式……
  
  「妳是黑姬?」
  
  「廢話!」少女,不、或者該說是黑姬皺著眉頭,一臉不耐煩:「不然還有誰?你眼睛有問題啊!還說我,你自己還不是換了衣服,穿得像是有錢人。怎麼樣,這衣服還不錯吧?」
  
  「是不錯……」
  
  特羅斯回答的特敷衍,黑姬怒了,又是一拳,這次特羅斯輕而易舉的閃開了,「我可不會乖乖讓你打。」
  
  「雅蒂絲,妳看,他都欺負我……」黑姬裝可憐。
  
  雅蒂絲像是在發呆,很久之後才有回應,「啊,嗯。」
  
  「什麼嗯。雅蒂絲,妳在發呆?」
  
  「不好意思。」雅蒂絲不好意思地承認。
  
  發呆的原因就在面前。
  
  直接聽見「好帥!」之類吶喊的特羅斯笑得非常開心。由希從特羅斯的表情發覺了原因,也跟著笑起來,「笨蛋情侶。」
  
  雅蒂絲難得沒有反駁,特羅斯本來想抱她,看了下氣氛,也只能住手。
  
  特羅斯一直覺得雅蒂絲很漂亮。她有一種介於少女與女人之間的氣質,特羅斯對她的感覺從來沒有脫離過「可愛」。
  
  但是,這次完全不一樣。特羅斯覺得雅蒂絲很有魅力。
  
  目光很自然地順著眼睛、嘴唇,滑到胸口。
  
  心跳。心跳。
  
  雅蒂絲感覺一只手搭上肩膀。不快的回頭,看見父親燦爛過頭的笑臉,「晚安,賢者大人。」
  
  「您是長輩,稱呼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由希很少出現在社交場合,而且向來冷漠,這樣的發言讓人容易做他想。愛德華顯得很開心,「很高興您能撥冗前來,您的到來讓人備感榮幸。」
  
  雖然帶著堤葉,但是,他的到訪已經說明了一切不是嗎?
  
  愛德華並不希望雅蒂絲嫁給由希。
  
  他真正的希望是,讓雅蒂絲藉著「被由希追求」這個名目提高身價。
  
  「歡迎光臨,殿下。」
  
  略冷漠的聲音。法卡斯安靜地站在愛德華身後,這才對堤葉與由希行禮。
  
  他穿得很正式,完全不像是侍從。這樣想時,雅蒂絲腦內突然浮現了想法:他的穿著就像其他來參加「拍賣」的客人,氣質也像是貴族。他的神態有股貴族的傲慢,若要說他是富人家族出生,也說不過去。
  
  想到這裡,她突然不安起來。如果是法卡斯,她該用什麼理由拒絕才好?
  
  「還是這樣的衣服適合你。」由希說。
  
  「謝謝您的讚美。」
  
  他們的互動有些微妙,像是彼此熟悉又疏遠。
  
  堤葉看著由希,又看法卡斯。好奇,但沒有探究。
  
  特羅斯與雅蒂絲的說話機會被打斷了,雅蒂絲的不耐煩夾雜著憤怒。
  
  西格伯爵站在中間,有意無意地阻擋他們接觸。雅蒂絲發現特羅斯正凝視著她,發覺她的目光,便微微笑了。
  
  「我相信妳,所以,請妳也相信我。」
  
  風精靈帶來了特羅斯的呢喃。
  
  胸中湧出一種未知的情緒。並不是痛苦,或者說,不只是。他為什麼來呢?是因為想做些什麼,還是說,想要跟她感受同樣的痛苦呢?
  
  如果是特羅斯的話,一定兩者都是吧?
  
  看著這樣的他,心中突然浮現了勇氣。他們有過約定。不管發生什麼事、遇到怎樣的困難都不會放棄。在她放棄以前,特羅斯就不會離開。父親可以阻攔很多事,用上百個冠冕堂皇的名目不讓他們結婚。以愛為名。
  
  他們可以一起逃走,讓父親再失去一個孩子。
  
  既然特羅斯並不害怕,那麼,她亦無所畏懼。
  
  這是她選的路,就要堅持走到最後。不管那是怎樣的結局,特羅斯會跟她一起面對,她的老師們也會給予幫助。既然如此,還有什麼好怕呢?
  
  她從來不是獨自一人。
  
  她的悲傷,總有人願意承擔。
  
  眼淚幾乎要流出來了,但她不能哭。
  
  化了妝,所以不可以哭。為了讓妝容不變,她閉上眼睛、收拾好情緒,以微笑回應。為了能夠看著這雙眼睛,她現在能做的並不是這些。
  
  雅蒂絲只是個代稱,真正的她是家主。
  
  上了妝,站到人們面前、就不能落淚。
  
  由希不喜歡廢話、討厭虛與委蛇的社交禮儀。
  
  但是,跟愛德華的對話,他倒是什麼也沒表現出來,滿口廢話。他笑得就像王子,笑得就像貴族。就像那些討厭的傢伙。
  
  雖然如此,雅蒂絲仍非常佩服他。
  
  「伯爵大人,我想要收藏朵花。聽說可以從你這裡拿到,願意割愛嗎?」
  
  愛德華.瑪格林.西格捻著自己的鬍子,笑得就像商人,「很高興你喜歡。但是,在那之前,我已經決定了花朵的去向。請您原諒我的無禮。」
  
  「那還真是可惜。您已經決定了嗎?」
  
  「我心意已決。如果您早些提議,或許會將我的寶貝轉贈給你也說不定。可能您與名花的緣分不那麼足夠吧。」
  
  他看起來像是覺得相當可惜的樣子。由希臉上看不出表情,跟父親一樣,他的語調抓不到蛛絲馬跡。
  
  雅蒂絲臉色微變,她很快恢復笑容。
  
  雖然變化細微,但她確實表現了情緒。她像是很快地看了由希一眼、抿唇,故作輕鬆地輕笑:「父親大人您真愛開玩笑。」
  
  這話讓愛德華感到吃驚了。
  
  在他的理解中,如花的女兒除了古語以外沒有特殊才能,腦子不笨,但是對這方面特不敏感。
  
  愛德華過去曾讓他見過好幾位貴族少爺,她很普通地應對對方的追求。百般努力沒有成果,愛德華暫時放棄了這主意,轉而把心眼打到兒子亞爾身上。
  
  在那之前,愛德華.瑪格林.西格一直深信亞爾與未婚妻夏綠蒂相處良好,時間讓他們兩人對彼此萌生愛意。
  
  不論是身分、政治信仰或者地位,他們都會是很襯的情侶。在他逃家以後,一切都變了。愛德華這才發現,自己竟從不理解他的兒子。現在,他發覺自己不了解的不只兒子。
  
  早逝的伯爵夫人就曾說,「愛德華,你很溫柔。但你從不曾瞭解我。一點也沒。可你給我太多,我甚至不能抱怨。這世界上,也只有莎絡美能夠理解你,只有她是真正接受了你的愚蠢、你的聰敏,只有她真正愛著你的一切。但愛德華,你也不了解她。」
  
  莎絡美是雅蒂絲的母親,與愛德華的妻子認識。本來還以為那只是氣話,但看著雅蒂絲,愛德華感覺,原來自己不只不懂莎絡美,連她的女兒也完全不懂。
  
  「我不會拿這來開玩笑的,女兒。」
  
  「我知道。」
  
  但她眼中沒有信任。
  
  愛德華跟所有的貴族一樣,跟他的孩子並不親近。
  
  他自認投注了適當的愛在他們身上。聘請了優秀的教師、送他們進昂貴的貴族學校學習知識與禮儀、拓展人際關係,穿上最好的衣服,學習各種語言。
  
  他的一雙兒女成長得相當優秀。
  
  但是,一個個都離他而去。一個就這樣走了,不知道在世界何方。
  
  女兒失而復得,他感覺很欣慰。他想,自己還是被孩子愛著的吧?
  
  愛德華這才發現,自己想得太少了。從她回來開始,她臉上看不到笑容。她行屍似的過著鬱鬱寡歡的每天,在適當的時機說正確的話、在該笑的地方微笑。送她漂亮的衣服、昂貴的首飾,也無助於改善這一點。
  
  她是非常優秀的貴族小姐,也是優秀負責的女伯爵。
  
  本來雅蒂絲對他來說只是個遞補兒子的空缺,而今,就算亞爾回來,他也未必會改變心意。
  
  但他想得太少了。
  
  大陸上、能夠獨攬一家事務的女性本來就不多。
  
  除去與道奇森家的聯姻關係,西格家岌岌可危。能夠平復這一切、日漸改變式微的家族,這樣的女孩子,怎麼可能是笨蛋呢?
  
  「妳這話,該不會是有中意的對象?」
  
  問題提出,由希微笑。雅蒂絲慌張地看了愛人一眼,卻沒從他那裡得到任何回應。愛德華微笑。
  
  真是的,這孩子確實不笨。但她怎麼就沒想到說謊呢?
  
  「父親,成年的兒女保有一、兩個秘密相當合理。」
  
  這正是拐著彎回應了。
  
  愛德華非常好奇,臉紅著別開頭的反應,確實是普通少女。愛德華感到欣慰。他猜對方應該是由希,他受到許多神族少女的青睞。
  
  這個人除了性格古怪與用情不專以外,其他地方都相當不錯。
  
  過得舒適也是一種選擇吧。
  
  他們別過,雅蒂絲被帶到房間,父親一臉嚴肅的給她訓話。
  
  「雅蒂絲,喜歡的人不定要結婚,選擇最適合自己的人才是正確的。若身分不適合,早些放棄未嘗不是好事。」
  
  ——他鐵定誤會了。
  
  雅蒂絲故意裝作很悲傷的樣子,就像失戀的少女認清自己的愚昧一樣。
  
  咬著唇,低下頭。假裝在忍著眼淚一樣。
  
  啜泣,但眼淚是假的。是她在學校學會的。
  
  「我知道,但是請給我一些時間。」
  
  很久沒有用這招了,依舊有效。父親很慌張。
  
  「好,我知道了。但是,妳等等還是要出去見客人。」
  
  「我知道。」
  
  哽咽。
  
  流淚了,但是眼淚不是因為悲傷。
  
  那眼淚是沒有意義,是欺敵用的水分。
  
  黑姬在愛德華離開時偷溜進房間,看見雅蒂絲哭了,顯得很慌張。本來想摸出手帕,但是不知道扔哪兒了,只好用袖子給她擦淚。
  
  精緻的妝容抹糊了,但藏在厚重面具底下的是笑容。
  
  「黑姬,父親沒有想像的聰明。」她說。
  
  看著她演上淚痕未乾,卻冷靜地說著話的模樣,黑姬感覺她有點不一樣。流著假的眼淚,踩著高跟鞋,纖弱的手無法持劍,他的主人一個魔法也不懂。就算如此,她是個戰士,這裡是她的戰場。眼淚是她的武器。
  
  她散了髮,側躺在床上。黑姬湊過去盯著她的臉看。
  
  雅蒂絲笑了,「看什麼?」
  
  「我突然覺得妳很厲害。」黑姬說。
  
  脆弱而堅強,如柔韌的柳,好似一折就斷。她半瞇著眼,一直沒有睡。黑姬坐在床邊,輕輕戳著她的臉頰。
  
  「晚安,雅蒂絲。」
  
  雅蒂絲睡著了,真正的宴會才剛開始。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