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雅蒂絲帶著特羅斯回到房間,法卡斯在門口等待著。
  
  看見兩人同行,他也毫不吃驚,禮貌地行禮,「晚安,家主、燄祭司閣下。」用的語言是簡單的古語。
  
  「家主,有件事想要讓妳知道。」
  
  接下來的話用不熟悉的語言難以說明,他用神族語簡單報告抄寫信封的事情。特羅斯聽不懂,但他知道法卡斯的想法,包括他選在這個時機說出來的理由。告訴雅蒂絲這件事情,只是想打擾她約會的心情。
  
  這種心態讓特羅斯很不高興。
  
  雅蒂絲不驚訝、甚至可以說毫不動搖,只是臉色不好看。
  
  「我知道了。」法卡斯告退。
  
  兩人進了房間,在桌上看見剛準備好的茶點。
  
  門被關上了,雅蒂絲一臉尷尬。她是想隱瞞這件事情的。但特羅斯很早就知道了,他是精靈,但並不是笨蛋。
  
  他知道愛德華討厭自己的原因。
  
  他認為女兒適合更好的選擇,一個符合雅蒂絲女伯爵身份的紳士。精靈之類無法控制、甚至無法預料的對象,完全不在選項以內。
  
  所以他讓法卡斯試著當雅蒂絲的管家,用噪音騷擾特羅斯。
  
  「妳想過要怎麼做嗎?」
  
  「沒有,現在是能拖則拖。」
  
  其實雅蒂絲沒有必要解釋。特羅斯知道的比雅蒂絲說出口的還多。甚至一些她稍微浮現的想法特羅斯也能夠聽見。
  
  特羅斯知道很多事情,但他喜歡聽雅蒂絲親口說出來。
  
  「我們的約定會實現的。相信妳自己,也相信我。」
  
  「特羅斯,這很困難。真的。對目前的我來說,要說服旁人接受很困難,對貴族來說是很不現實的考量。我會全力去做。在那之前,你可以等我嗎?」
  
  「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很過分,但是,我沒有辦法給你任何保證。就算這樣,我還是希望你等我。」
  
  突然心疼起來,很想安慰她。
  
  沒有關係的,我可以等。而且我很高興能等妳。
  
  特羅斯不喜歡聖法提加,討厭馬車的噪音以及煙硝味。他想回去森林呼吸自然的空氣,在精靈之森的擁抱下安睡。
  
  他們一樣不安。
  
  但特羅斯畏懼的不是未知,而是被未知改變的雅蒂絲。他只害怕被雅蒂絲放棄、被她否定。如果那樣的事情發生了,連拒絕也變得不必要。失去了停留的理由,他會安靜地消失、沒有憾恨。
  
  噩夢般的神界首都,因為她的存在而顯得美好。
  
  「我會等妳。」
  
  直到妳不再需要我之前,我會一直都在。
  
  雅蒂絲瞬間鬆了口氣,特羅斯也是,兩人相視而笑。
  
  接下來他們很有默契地改變了話題。
  
  特羅斯說,他開始學習神族的語言以及簡單的精神魔法。
  
  他用不太熟悉的神族語說了幾句話,幾個錯誤的發音惹得雅蒂絲大笑。
  
  他們約了隔天見面,交換了個晚安吻。
  
  那天雅蒂絲很快就睡了,她的戰鬥隔天才開始。
  
  而精靈,在愛人臉頰送上吻以後,安靜地離開了她的房間。但他並不急著回去,而是在西格家留了下來。他在雅蒂絲的房間佈了傳送的魔法陣,修改了西格家的結界、破壞了讓他不舒服的噪音源頭。
  
  他去見了設下法陣的術士,半威脅地要他撤掉魔法。
  
  就算是熟練的魔法師,面對燄祭司也只有被愚弄的份。術士試著掙扎,極力反抗。本來只是單純的執行命令,防守得意興闌珊。直到後來,感覺到對方的能力之後,術士反抗的更加激烈了,這是他第一次碰到如此這種水準的對手。
  
  「請讓我以魔法師的方式,與您切磋。」
  
  強烈的情緒。求知慾,他對精靈對魔法的使用方式非常好奇。
  
  原來人類的魔法師,是這個樣子的。
  
  「請多指教。」特羅斯微笑,「如果我贏了,可以請你離開這裡嗎?」
  
  「好的。」
  
  魔法師與魔法師,並非魔法師與入侵者。
  
  特羅斯不想浪費時間,並沒有放水,勝負很快揭曉了。
  
  「我……認輸了。」
  
  術士照辦了,那夜就離開了西格家。
  
  特羅斯送給他精靈的祝福語,對方激動地收下,愉快地走了。
  
  這個人是第一個。
  
  之後,特羅斯見了一些人。例如法卡斯,他在書房裡閱讀,對於特羅斯的出現不太驚訝,「有什麼事嗎?」
  
  「法卡斯,我們是敵人嗎?」
  
  「我不是小姐的敵人。你的話,我們是敵人,不需要否認。我討厭你。」
  
  「那麼,你會成為我們的阻礙了,對吧?」
  
  特羅斯的說話邏輯很奇妙。雖然不知道他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但他的問法很明顯是確信法卡斯的態度。
  
  不,他知道的可能更多一些。連他在這沒落家族擔任管家的目的也知道。
  
  「我會阻撓的只有你,精靈。」
  
  法卡斯打量特羅斯。精靈很高,膚色相當白,頭髮是神秘的綠色。太過純潔了,就連他挑釁的方式也是如此。
  
  「法卡斯,我一直覺得你很聰明。但有些地方,我完全不懂。」特羅斯顯得很困惑,「為什麼要做沒有意義的努力?」
  
  法卡斯猛然抬頭,瞪著特羅斯。
  
  「你說什麼?」這話是咬著牙說出來的。
  
  「我是來宣戰的。」特羅斯的語氣甚至沒多少惡意,「雅蒂絲是我的,你放棄吧。」
  
  法卡斯從來沒想過竟然會這樣發展。
  
  他想過很多次,也許精靈在知道他喜歡雅蒂絲的時候會很驚訝、不可思議,或者敵意。他什麼都想過。
  
  唯獨沒想過這樣淡定、信心滿滿,他對於雅蒂絲的愛沒有絲毫懷疑。
  
  這種游刃有餘的態度讓他特別討厭。
  
  「不可能。」
  
  「是嗎?那還真是可惜。法卡斯,我們公平競爭吧。」
  
  特羅斯對法卡斯伸出了手。法卡斯猶豫了很久,才跟他握手。
  
  「……沒問題。」
  
  法卡斯答得很不情願。
  
  特羅斯最後這句話讓他感到屈辱。
  
  事到如今的,提公平競爭還有意義嗎?哈!他們甚至不需要競爭。結果早就出來了,正如精靈所說,法卡斯在做無用功。
  
  雅蒂絲在他面前很少笑,但提到精靈,只要講到特羅斯這個名字,她的眼睛會立刻亮起來。不需要任何約定,她很快就能夠找到人群中的特羅斯,擁抱他。
  
  法卡斯一直很清楚。因為他的目光總是跟著雅蒂絲。
  
  雅蒂絲的愛人笑著對微微點頭,安靜地離開了。在他離去之前,法卡斯聞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道。那是種特殊的花香,若不是仔細聞會感覺不到。
  
  家主曾說過,雪櫻是她最喜歡的花、她最喜歡的香水、她最喜歡的人。
  
  心臟像是被掐住一樣,難以喘息。
  
  狼狽至極。沒有什麼比被憐憫更狼狽了。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