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雅蒂絲的早晨起始於侍女莉莉的叫喚。
  
  神智不清地讓她替自己梳頭穿衣,準時七點半出現在餐桌上。對面坐著父親,他們會簡單地打招呼,在沉默中各自吃完早餐。
  
  法卡斯會在準時八點打開書房的房門,報告一天的行程。
  
  午餐時,黑姬回來了。在雅蒂絲休息時遞上一盒包裝好的東西。
  
  「這是什麼?」
  
  雅蒂絲從黑姬手上接過。
  
  「打開吧!那是禮物。」
  
  上面沒有署名,但從黑姬手上接過,送禮者只會是某人吧。雅蒂絲抱著愉快的心情打開。放在上面的是手環、戒指,還有兩封信。
  
  一封是特羅斯的、一封沒有署名,看字知道是由希寫的。
  
  雅蒂絲猶豫了一下,先打開特羅斯的信。
  
  「妳剛剛猶豫了,我要告訴特羅斯。」黑姬眼尖。
  
  「別說出去,我買蛋糕給你。」
  
  「那我要兩個巧克力口味,三個草莓。」
  
  「……會胖的。」
  
  「我突然想到有事要去找特羅斯……」
  
  「好啦、好啦!」
  
  兩人達成交易後,雅蒂絲開了信。
  
  特羅斯的信用的是古語,他的字跡相當工整。內容很簡單,甚至有點單調。沒有多餘的情話,他只是報備了今天的生活以及魔法控制有了長足的進展,放了兩瓣帶著薰香的花瓣。最後簡單地祝她順利。
  
  由希那封甚至不能稱作信,應該說是命令書比較妥當。
  
  「這是聯絡用的魔法道具。手環帶著,戒指不要離身。」寫得很簡單、不署名,甚至理由也不說。
  
  很像他的作風。雅蒂絲討厭他這樣,這講法就是預設她必須聽話。
  
  最讓人生氣的是,她完全沒想過反抗他的命令。
  
  「上面寫什麼?」
  
  「他要我帶著這些不要拿下來,也不說為什麼。」
  
  雅蒂絲甚至想、要不要為了跟他賭氣而唱反調呢?根據過往經驗,這是個糟糕的選項。
  
  「另外一個手環放在特羅斯那裡。由希說,這東西可以讓妳跟特羅斯講話。可是我不知道怎麼用。他只說把東西拿給妳。」黑姬說。
  
  雅蒂絲默默戴上手環,手鐲發出微光。聽見特羅斯的聲音直接從腦中響起:「雅蒂絲,妳在嗎?」
  
  ——嗚啊、是特羅斯!雅蒂絲掩著臉,差點尖叫了。
  
  黑姬一臉受不了的表情看著她。
  
  「妳要不要照照鏡子?完全是花癡臉……」
  
  雅蒂絲的心情好到自動無視黑姬的吐槽。
  
  ——那個、嗯,好久不見。
  
  敲門聲傳來,黑姬替雅蒂絲應門。隱約聽見黑姬跟法卡斯在說話。
  
  「現在是午睡時間,你吵什麼吵。」
  
  「我是家主的侍僕,關心也是我的職責。」又是那一套。法卡斯的語調特別輕快,「而且,比起我,你的聲音似乎更大吧?」
  
  「……要你管!反正雅蒂絲不會跟我生氣。會走開啦,我討厭你!」
  
  「我也是。」
  
  黑姬發出怒吼,雅蒂絲聽見兩人追逐的聲音漸漸遠去。
  
  特羅斯低聲笑了,「黑姬真是的。」
  
  大概是因為太想念他了。
  
  光是聽見他的笑聲,就覺得心情愉快。
  
  「那個,這東西是什麼?魔法?」
  
  「這是雪少爺給的禮物,這是他的魔導具,聽說可以讓聲音傳過去。唯一的缺點就是想法會直接傳過去。類似傳聲魔導具之類的需要魔力,妳不是魔法師,所以這方法似乎不行。」
  
  特羅斯的聲音帶著顯而易見的笑意。
  
  ——突然好想學魔法。
  
  ——好想直接聽到聲音啊。
  
  「是嗎?我很高興。」
  
  ——唔。被知道了。
  
  相較於雅蒂絲的尷尬,特羅斯顯得很淡定:「其實也不是不行。由希說,目前可以請黑姬幫忙……另外的魔導具他還在開發中。」
  
  ——我覺得這東西非常非常不方便。
  
  「如果妳是因為直接被知道想法覺得困擾的話,沒關係的。在我看起來,妳平常就是這樣說話的啊。」
  
  雅蒂絲有種想要撞牆的衝動。
  
  ——對不起。
  
  「嗯?為什麼道歉?」
  
  特羅斯經常不懂她為什麼道歉。雅蒂絲想過,也許他只是太溫柔而已,就算生氣也不願意表現出來。因為這會讓她難過。
  
  可以直接知道對方思考的方式很神奇。
  
  雅蒂絲相信特羅斯並不是單純安慰她,也不是敷衍。他是從來沒這麼想過。比起彼此刺探感覺的做法,特羅斯讓她安心很多。
  
  她不喜歡道歉。特羅斯也不喜歡她道歉。
  
  很多時候,向他道歉時,他會不知所措。所以,必須說出來才行。他知道她會說什麼,在想什麼,卻不會知道她為什麼會這樣想。
  
  這個人是精靈。什麼也不懂,孩子那樣。他太乾淨了,沒有被世界汙染。
  
  ——我太吵了。
  
  「沒關係,我喜歡妳這樣。我說過我不太喜歡人類嗎?」
  
  心跳加速、完全臉紅了,有點開心他看不到、卻也希望讓他看到。這種心情啊……好想看他的表情。如果可以面對面說話、就可以看到他的笑容了。
  
  ——聽說過,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
  
  「人類、尤其是女性,傾向為了一些目的說謊。我一直很不能諒解,後來才知道,不是說出真話才是好的。很多時候,謊言也可以是一種溫柔。為了塑造自己形象撒的謊,對這些人來說,塑造出來的人也是他。那種虛假對他來說是真實存在的,是他的一部分。我能夠理解,但不想接受。」
  
  「直到遇到妳之後,才知道,原來堅持說真話也不完全是對的。」
  
  雅蒂絲不知道怎麼回答。
  
  大概是因為他口中的自己太美好了,所以才覺得不知所措。
  
  「我會接受的,不管是好的還是不好的地方。可以讓我知道沒有關係。」
  
  ——你會很失望的。
  
  ——我沒有你想的那麼美好。我討厭當家主,我討厭哥哥把我自己丟下來,我討厭他可以在外面自由。可是又覺得這樣想的自己很可惡。因為罪惡感才留下來的。我討厭爸爸啊、我討厭法卡斯,他們每個人都是騙子。
  
  ——我知道他們是騙子,但是我認為你不是。所以,我不要你對我說謊。連善意的謊言也不要。如果哪一天,你想離開的話就告訴我。讓我第一個知道,然後,就算很痛苦、我也會放你走。
  
  為什麼看不見他的表情呢?
  
  為什麼、連凝視著他的眼睛說話也做不到呢?
  
  如果面對面的話、大概連這種話也完全說不出來。可是、如果不說的話,就無法消除了。他那種飄忽的感覺,好像一直存在、卻無法確實抓在手中。
  
  我想要把你鎖住。
  
  只留在我的身邊、看著我。
  
  這樣的話,就不會感到不安了。這樣你就逃不掉了。
  
  「好啊。我陪妳。」
  
  他聽見了,語調輕快的回應。
  
  「就算下地獄也帶上我吧。」
  
  毛骨悚然、害怕,還是覺得幸福呢?被這樣理所當然的愛著。
  
  但是、不安消失了。
  
  只有他可以這麼簡單做到,出生至此累積的不安全感、不被愛著的痛苦感覺,患得患失的恐懼,只有在他的身邊才會感覺安心。
  
  雅蒂絲很想見他。想當面告訴他這些。
  
  「晚上,樓下左邊窗戶的門似乎會忘記鎖住。」
  
  「好的,那麼晚上見了。」
  
  精靈對於私闖民宅似乎毫無罪惡感。
  
  他的聲音是有表情的。
  
  雅蒂絲甚至能夠想像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帶著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