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愉快的心情隨著特羅斯與黑姬一起回來了,雅蒂絲有了新的煩惱。
  
  特羅斯跟黑姬回來了,在西格家作客。
  
  父親不喜歡看到他們,尤其是特羅斯。
  
  她有點苦惱地跟堤葉提起時,她說:「因為妳未婚,父親認為不該跟男性走得太近,這是很自然的。」
  
  她的態度理所當然,就像父親根深柢固的刻板印象那樣牢不可破。
  
  「可是……」
  
  「我可以理解妳的想法,但是,我認為妳父親不歡迎他是很自然的事。至於黑姬就沒有關係,可以讓他穿女裝,被當成普通女孩的話事情就簡單很多。」
  
  老師也……認為不該把特羅斯帶回去。
  
  雅蒂絲很想反駁。
  
  她想說沒關係,她並不介意。最多不要結婚不就好了?
  
  「不,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堤葉在她臉上看到答案,輕輕搖頭,「也許妳對於魔法跟異能之類的事情並不是很清楚。但這件事情跟你們有關,由希說,有空可以稍微提一下……」
  
  「特羅斯他們不是單純離家出走。他們是來找由希求助的。」
  
  「……什麼意思?」
  
  「特羅斯是火神的祭司,本來族裡有規定,讓燄祭司不要長期離開精靈森林。雖然這規則在我們看來可能有些可笑,這是有原因的。知道他能夠讀取別人的想法吧?根據由希所說,那並不算是特殊能力。」
  
  雅蒂絲不懂。
  
  「怎麼說才好呢……由希說,那是精細的複合魔法。這種魔法被稱作「心靈魔法」。其他兩種是「生命魔法」與「精神魔法」。對有特殊資質的魔法師來說,讀取他人的思想並不困難。有些人與生俱來讀取他人想法的能力。由希說,他看別人思想的時候,是以文字型態出現的,也能夠選擇無視。魔法師之間也有共識,不能夠隨意使用心靈魔法。」
  
  「特羅斯上次過來的時候,說是被噪音吵得受不了。可以聽見別人的心聲,那是一種很特別的高階魔法。最糟糕的是,他不能選擇,也無法阻隔那些聲音。」
  
  聽起來似乎很嚴重,雅蒂絲對她的發言仍一頭霧水。
  
  似乎該露出理解的表情說「這樣就糟糕了」的氣氛,但雅蒂絲左思右想,也只能略帶歉意地說出「所以呢?」這種低層次的提問。
  
  「雅蒂絲,這裡是神族首都聖法堤加,世界上最繁華的城市之一。」
  
  對特羅斯而言,這裡是充滿噪音的地獄啊!
  
  雅蒂絲愣住了,被她一說,雅蒂絲才想起特羅斯確實有些不對勁。過去也曾看到他摀住耳朵,看起來很困擾。問了以後,也得到「覺得很吵」這樣的答案。他並沒有說謊,卻也沒說出事情的嚴重性。
  
  也對,特羅斯的性格確實不會直說。
  
  「根據特羅斯所說,自從火神逝去之後,能力增強很多。」
  
  雅蒂絲終於知道他為什麼離開了。
  
  但是,這時候能夠說出來的竟然只有……
  
  「那該怎麼辦?」
  
  這讓她對自己感到非常生氣。
  
  也對只能生氣的自己感到非常煩躁。
  
  就只能做到這種程度而已、一點魔法也不懂,竟然還說得出「我可以保護你」這種話。雅蒂絲很想保護特羅斯。
  
  但是,沒有力量的守護不過是美麗的謊言。
  
  雅蒂絲突然感到絕望。
  
  她早就知道自己沒有力量,卻是此刻才被點出,而覺得狼狽不堪。
  
  想起特羅斯微笑著說「沒事」的表情,突然覺得想哭。但又不能在別人面前哭出來,所以只能擰著眉頭等待著。
  
  堤葉似乎早有了結論,她說:「在找到方法之前,先讓他待在這裡吧。只要給由希一些時間,就能夠找出解決方式。他對燄祭司有研究,特羅斯的事情交給他最好。妳回去家裡,照著平常的樣子行動,偶爾過來找我們。其他的事情我會幫妳注意的,這樣好嗎?」
  
  本來想要任性地說不要的。但是,這已經是最好的方式。
  
  雅蒂絲只能點頭。
  
  當天晚上,她帶著黑姬回家去。法卡斯已經在家門口等著。
  
  「家主,伯爵大人想要與您一起用餐。」
  
  雅蒂絲有不好的預感,黑姬明顯表示不愉快。但是她什麼也沒說,只是握緊雅蒂絲的手。他的舉動讓雅蒂絲覺得舒服了些。
  
  共用晚餐時,父親主動跟黑姬打了招呼。
  
  「好久不見了,黑姬。」
  
  黑姬別開頭,故意不理他。
  
  直到被雅蒂絲用手肘撞了好幾下,才勉強看了他一眼,開口就沒有好話:「好久不見,伯爵大人。」到這邊發言非常妥當,雅蒂絲讚許的微笑,但下一句話就讓她笑容完全僵住。
  
  黑姬帶著孩童似的天真笑容,言語帶著惡意:「你比上次看起來更老了。」
  
  愛德華愣住了。
  
  身為伯爵,愛德華.瑪格林.西格從未受到如此無理的對待。黑姬是孩子,長得可愛、又是女兒的朋友,這讓他稍微原諒了這孩子的無禮。
  
  短暫尷尬以後,他笑得有點僵硬,「是這樣嗎?」
  
  「當然。」
  
  愛德華跟黑姬的對話氣氛很糟糕。
  
  這並不是第一次,但是雅蒂絲很高興看到父親在黑姬那裡碰一鼻子灰。某種程度上替她出了口惡氣。
  
  最近黑姬的頭髮長了,也沒有剪,看起來更像女孩子。
  
  用餐前,雅蒂絲要莉莉找了一些以前的舊衣服讓他穿上。本來黑姬不高興,但是說了這樣可以幫忙以後,他就乖乖任憑擺布。
  
  這孩子,真的好可愛哦。
  
  跟黑姬再也沒話題,愛德華終於說到正題:「聽說妳今天拜訪了賢者大人。」
  
  雅蒂絲的動作明顯一頓。
  
  她注意到僕人們好奇的視線。父親的目光甚至帶著顯而易見的期待。
  
  「我有事情想請他幫忙。」雅蒂絲回得輕描淡寫。
  
  「哦,是這樣的嗎?如果沒有預約的話,妳也可以見到他,是吧?」
  
  這是肯定句。
  
  這說法讓她有點不愉快。
  
  「啊、雖然以往是這樣,我今天沒見到賢者大人。夫人說,賢者大人最近不想見外人,如果任意刺探會惹他不快。一些問題我請問了海亞夫人。她相當優秀,而且曾經是我的古語老師。」
  
  這麼說了以後,愛德華微微點頭,沒有再問。
  
  看不透父親的情緒,雅蒂絲不好做出反應。
  
  法卡斯站在一旁,沒有說話。他明知雅蒂絲說了謊。
  
  那晚,法卡斯結束工作離去前,雅蒂絲叫住他:「法卡斯,你等一下。」
  
  「是的,家主。」
  
  「為什麼沒有告訴父親?」
  
  法卡斯像是覺得很可笑那樣「啊?」地露出驚訝的表情。像是已經準備許多次一樣,他說:「我侍奉的是家主,而不是您的家族。」
  
  「是嗎?」
  
  雅蒂絲本來就不信任法卡斯,詢問他也不覺得會得到答案。只是想看他怎麼回應。這個答案雖然有些矯情,但是,她並不討厭。
  
  在那之前、好好扮演忠實僕人的角色吧,法卡斯。
  
  「家主,我只做對您有好處的事情。」
  
  「哼,說得倒好聽。」雅蒂絲毫不掩飾她的嘲笑。
  
  「什麼事情對我有好處,是由你決定的嗎?」
  
  雅蒂絲完全不給面子,冷笑著:
  
  「那就表示你認為自己的決斷能力在我之上囉?啊、說得也是呢,像你這樣聰明的傢伙才該是家主,而不是這樣乳臭未乾的小女孩。是不是啊?法卡斯.瑪納加爾姆?」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