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像是陽光下的貓那樣微微瞇起眼睛,彷彿永遠睡不夠那般打著哈欠。

意興闌珊,卻裝作興味十足那般不斷說著話。用修飾過的言語在兩人之間建起隔閡。那是他擅長的伎倆,小孩子那樣、冷戰,毫無解決問題的誠意。

逃避什麼的。如此誘人,一如罌粟那般致命的誘惑。

在那盡頭是看不見路的。

 

他很清楚這一點,也毫不掩飾自己對此深刻理解。

人們並不總是依據理智做事,很多時候根據感覺或者情緒引導,比如現在。



將手裡的抓得太緊,他們會想離開、或者終究反抗,最後離去。放手之後,他卻自己回來了,帶著幾分有模有樣的歉疚。

在完美的時機說出想聽的話,實在太狡猾了。

他終究稍微退讓了些,維持一種曖昧的距離。

情緒的衝撞並不會帶來渴望的結果,看見別人退讓更不該逼人太甚,也不能夠立刻心軟。

 


追根究底,憤怒並不是為了疏離感情,反而是因為對兩人距離的不安全感才產生的。本末倒置。

彼此在意,為了那些沒能說出口的話不斷受傷。受傷害與傷害的循環,直到其中一方願意停住為止才能夠真正結束。

與能量與元素的循環不同,人類的情緒循環終有一天會結束。

胸中隱隱作痛。

「那麼,今天就輪到你來取悅我了哦。」

這樣在他耳邊輕語呢喃。

--但是,我很開心。

應該說出口的言語躲了起來,卻沒能藏住嘴角的笑容。

 

「歡迎回來」。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