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隔天我在天亮前起床,黑姬還懶洋洋的躲在被窩裡。為了工作,我早起把頭髮染回原本顏色,特羅斯早在昨天就把頭髮弄回原狀了。
  
  距離約定好的時間還有半小時,我瞇起眼睛休息。窗外突然傳來雨聲,我睜開眼睛,「果然下雨了……」
  
  跟聖法提加不一樣,魔界老是下雨。
  
  我被雨景吸引,緩步走出陽台,欣賞著難得一見的美景。
  
  滄雨的雨天很美,下雨或者下雪交替。因為火神的消逝,這幾年的雨季似乎特別長,長得像是某個人的眼淚,哀悼著聖皇之首。
  
  ──隱約之間,我看見小人在空中舞蹈。
  
  我揉揉眼睛,仔細一看。
  
  沒有看錯。
  
  那是半透明的、跳舞的小人。應該是雪的妖精吧。
  
  他們看見我,對我笑。其中一個甚至朝我飛來,停在我的手上。他們試著對我說話,並很訝異我聽不懂。
  
  他們只是一直笑、一直笑。
  
  因為他們的關係,我的心情非常好。
  
  我邊哼著歌找好衣服、穿戴整齊、化妝並且解決掉早餐之後,敲門聲同時響起。原本以為是特羅斯,開門卻看見森微笑的臉,「早安,雅蒂絲。」
  
  今天他穿著平常的衣服。黑色及肩長髮,黑色皮衣黑色靴子,他全身上下都是黑的,只有微笑永遠那麼明亮。
  
  「早安,今天沒有穿歌德蘿莉裝過來啊?」
  
  「我只有去公會才換裝,況且那衣服很難穿。」
  
  「但是似乎挺好脫的。」
  
  森很老實的臉紅了,「雅蒂絲,妳這樣會嫁不出去。」
  
  「沒關係,無所謂啊。反正我還有哥哥。」
  
  「妳準備好了嗎?」
  
  我指了指我的袋子,「能帶的都放在裡頭了,那羊皮紙也是。」
  
  「很好。」點點頭,他說了幾句鼓勵的話。
  
  我跟著他來到準備好的馬車之前,車夫替我開了門,他負責扶我上去。想拒絕他們的多事,但還是微笑的接受了。離開之前,我從車窗看見二樓的房間裡,特羅斯對我揮著手。
  
  遠遠地看,可以看見他的嘴型這麼說……
  
  「祝.妳.好.運。」
  
  我愉快的笑了。
  
  「妳的心情好像不錯?」森的問題打斷了我的思考。
  
  「昨天看到課本,意外的……有點煩惱。」
  
  「為什麼?」
  
  我苦笑,「太簡單了。大概就是初級學拼字的程度。而且,如果是魔族的典籍,用的應該是魔界的古語吧?」係ㄅㄚ
  
  「咦、你沒看學校的資料嗎?」
  
  我回答,「沒有。那很重要嗎?」
  
  「不,是神族古語。有部份的典籍未經翻譯,少部份神族古語的書籍有翻譯訛誤不少,真正的專家不會看那種翻譯書的。」
  
  「哦?原來如此。不過,你知道得真清楚呢。」
  
  森沉默了一下,道,「我很久以前是那裡的學生。」
  
  「森是貴族嗎?」
  
  「算是。」森答得很簡短,似乎不想多提。
  
  「還有,我回家時亞爾已經睡了,他還不知道妳來了。」
  
  「你想嚇他?」
  
  「不是,是找不到時間說。我打算試試看妳說的方法。」
  
  我努力維持正經的表情,卻噗哧笑出來。
  
  ……啊啊,真是的。
  
  這兩個傢伙,怎麼這麼可愛啊?
  
  「等妳今天工作結束之後,我們一起回家吧。」
  
  「我很期待。」真話,但是我期待的東西跟他們有點不一樣。但這點就沒有必要讓他們知道了。
  
  森微笑的送我進學校。
  
  啊啊,沒幫忙帶路還真是可惜,本來以為可以打探什麼的說……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