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當天晚上我帶著特羅斯跟黑姬去找旅館,森說要先回家整理。

  那時候腦子一團亂,思緒很糾結。

  想的很多,想森的事情、想哥哥的事情,也想著工作,卻沒有結論。

  夜深了。

  黑姬恢復成貓型,縮在我的懷裡磨蹭著睡覺。我隨意翻著剛剛拿到的羊皮紙卷還有書籍,瀏覽過後愉快的笑起來。這課本真的很簡單。

  笑過之後,我突然怔住了。

  ……怎麼教?

  我看著那本課本發呆了好久,左想右想也找不出答案,正煩惱時,敲門聲突然響起。

  「是誰?」

  「特羅斯。」

  特羅斯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我小心避免驚動黑姬,替他開門。

  打開門,看見他手上拿著兩個杯子。他的身後是半開的窗戶,白色窗簾在微風的吹拂下翻動。

  月光下的他微笑著,笑容似乎更溫暖了。

  「晚安,雅蒂絲。」

  灌入房裡的是屬於夜晚的微冷空氣。

  我想應該是翻行李的動作把特羅斯吵醒了,抱歉的對他一笑。特羅斯輕輕搖頭,「我是精靈,在人類的城市裡面本來就很難睡著。」

  「啊……對不起。」

  「為什麼道歉呢?」

  特羅斯笑著問,把其中一杯遞給我。

  味道很香,跟特羅斯身上的味道一樣。

  那液體的顏色很陌生,是很漂亮的白色。雖然是白色,卻又顯得有些透明。我沒有立刻喝,先聞了一下。

  「這是什麼?」

  特羅斯說,「雪櫻嗎?那是精靈習慣的飲品,神族習慣把雪櫻叫做白櫻。雪櫻能夠讓人放鬆心情。喝喝看吧?」

  我猶豫了一下,從他手上接過所謂的雪櫻。

  微風把花的淡香帶進來,也把精靈帶到我的房間裡來。突如其來的大風把我的頭髮吹亂,然後,又恢復成那樣的輕風。

  他笑了,輕輕的替我整理變得凌亂的頭髮。他的動作很輕柔,風一樣的拂過我的髮,「我可以進去嗎?」

  「可以。」

  雖然是晚上,特羅斯又是男性,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完全不會感到不安。他的笑容給人安心的感覺。

  我輕啜了一口,「好喝。」

  我知道他為什麼這麼費心。

  如果沒猜錯的話,他下午應該知道了。知道我在想什麼,也知道我為什麼憂鬱。知道我還是喜歡森,所以不想看見他們。我並不是真的非常想要工作,只是想要能夠離開的時候隨時能夠走。

  在那之前,希望哥哥過得很好。

  我就這樣站在門邊思考,等我回過神的時候,特羅斯替我關上門,輕輕拉著我到桌子旁坐下。

  「如果覺得累了的話,休息一下也是可以的。」

  雖然已經有了答案,我卻還是問了,「你知道了?」

  他起先怔住,大概是沒想到我會直接問。

  接著他雙手合十,有點抱歉的苦笑,「對不起,我知道這應該會讓妳感到不愉快。但是,我不是很擅長控制,又覺得裝作不知道似乎不太好。」

  「……謝謝你。」

  「不會。」特羅斯說。

  「特羅斯為什麼會離開精靈森林?」

  特羅斯想了想,反問我:「雅蒂絲知道火神嗎?」

  「嗯,當然知道。聽是說幾年前火神復甦。因為火神稱呼由希為『凜』,很多人認為他是水神的繼承者。但是,據我所知,水神凜的神力消散得很徹底,剩下的部分就是水之都首都所在地永恆之湖。」

  「火神的思念就是燄祭司,我們都是祂的孩子,一輩子都是祂的孩子。他的思念,我們會一直記得。不管作為精靈,還是做為祂的孩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夜晚,他的聲音聽好像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

  雖然講述的是同一段歷史,但是,跟詩人歌唱傳說年代的語調完全不一樣。

  感受到很深刻的懷念。

  特羅斯突然愣住,「懷念嗎?」

  「嗯,懷念。吶、特羅斯,你在找什麼人嗎?」

  明明是很普通的問題,特羅斯卻突然愣住了。安靜了一陣子,低喃著意義不明的話,「是啊,我在找什麼人呢?其實已經找到答案了,那……」

  雖然不知道原因,但至少知道特羅斯很煩惱。

  我摸摸他的頭,學著他的口吻說,「休息也是可以的。」

  「是啊,雅蒂絲果然很聰明。」

  特羅斯突然笑出來,親吻我的額頭,「晚安,謝謝妳。」雖然是很普通的招呼,但是,有瞬間心跳得很快。

  幸好他很快出去了,腳步聲越來越遠。

  「……下次還是別讓他進來好了。」我趴在桌上喃喃自語。

  明明人已經離去,但是──

  風中好像還殘留著雪櫻的芬芳。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