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回到旅館之前,我試著告訴他我在這裡工作。他似乎不明白,只知道我不能讓他進去。黑姬站在旅館門口對我們兩個喵喵叫,精靈聽懂了,我卻不懂。

  他指了指外面的椅子,表示他會在外面等著。

  同樣身為人類,無法溝通,必須藉著貓表達……這感覺真微妙。

  後來,雨變得很大,從窗戶往外看,躲在遮雨棚下的他看起來好狼狽。幾經思考,我決定直接把他帶回房間。

  在那之前,當然請他先把斗篷罩上。

  我戰戰兢兢地開門,「我回來了。」

  「哎呀呀,雅蒂絲也到這種年紀了。」

  迎接我的並不是責罵,而是驚訝的聲音,還有理解的碎語。我連解釋都來不及,旅館老闆的女兒帶著愉快的笑容拍我的肩膀,「很不錯喔。」

  「那個……」

  你們到底是懂了什麼啊……

  「是誰啊?」

  他們一句接著一句問,完全不想求證,只是一直發問。連續好幾次開口被打斷,我有點不耐煩。

  看他們臉上曖昧的笑容,似乎明白他們在想什麼。我露出貴族式微笑,「我男人。」在他們的驚呼聲下,我抓住精靈的手迅速逃往房間。

  進了房間,他試著對我表達感謝與歉意。說真的,比起外面那些不聽別人說話的笨蛋,這個語言不通的傢伙似乎比較好溝通。

  我搖搖頭,輕聲說,「不是你的錯。」

  我找了一套工作用男裝要他換上,自己先進了浴室洗澡。

  出來的時候,他神情肅穆的站在陽台看著雨中的城市。看他認真的樣子,我也沒有打擾他,抓了毛巾抹了抹頭髮。

  這時候,我才認真的觀察起他。

  精靈的皮膚很白。

  而且不是貴族小姐刻意保養的白皙,他的白皮膚不會給人蒼白的感覺。他的頭髮是偏深色的綠色、睫毛很長,眼睛則是祖母綠的顏色。

  我走到他的旁邊,跟他一起眺望雨中的城市。下著雨的都市看起來別有一番風味,但是,他的眉頭卻皺得很深,完全不像是欣賞美景。

  不知道森林之子對人類建造的城市有什麼感想呢?

  我很好奇,卻沒辦法問。

  他在外頭站了很久,卻什麼也不做。從頭到尾,他就只是盯著雨,伸出手,讓雨滴隨著手掌滑落,手一偏,雨滴再次落入雨中。

  不厭其煩地重複這個動作。

  鈴噹聲傳來,來的是黑姬。牠站在精靈身邊,蹭了蹭他的腳。精靈把喵喵叫的黑姬抱起來。

  「搞不懂。」我說。

  可惡,會神族的古語有什麼用啊!根本不能拿來溝通!我憤憤的想。

  精靈突然回過頭看我,一臉驚訝。

  我從櫃子裡拿出老師給我的字典看,試著看懂精靈語的說明。並且失望的發現,上面關於精靈語的記載極少。

  正專心查找資料時,陌生的聲音突然傳來,「雅蒂絲喜歡下雨嗎?」

  神族古語!

  我猛然抬起頭,看著那精靈,他也笑著看我。

  天啊!我活到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用神族古語對我說話。我確認似地問,「你在跟我說話嗎?」

  「是的。」

  「你會說的話為什麼不早講啊!害我那麼麻煩!」

  「啊,對不起。」他的聲音適時打破尷尬的氣氛,「據我所知,魔法師或者藥劑師之外的人不會接觸古語,況且您還是魔族。」

  「那個……我是神族,這是染髮劑。」

  「神族?」他很驚訝,「是神族的話,為什麼會成為妖貓的朋友呢?」

  我一愣,「貓妖?那是什麼?」

  另一個聲音突然糾正我,「不是貓妖!是妖貓。」

  我回過頭,看見另一張陌生的臉。黑色短髮、耳朵、尾巴,金色的瞳孔,略長的指甲,大概是孩子的外型,卻有一雙犀利的圓眼睛。

  貓一樣的孩子,雌雄莫辨。

  他優雅的撥了下頭髮,仰頭看著我,「看什麼?」他說的也是神族的古語。

  「口氣這麼兇……不好吧?」

  精靈笑得有點……微妙?

  黑姬斜眼看我,不回答。

  我瞪大眼睛看著黑姬,他斜著眼瞪我。

  「貓妖是貓吸收了日月精華變成的東西嗎?」我立刻做出結論。

  黑姬狠狠瞪我,「不是貓妖,是妖貓!那是妖魔!」

  ……不管是什麼東西,討人厭這一點是不會變的。我沒有說話,估計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精靈像是懂得我的想法那樣輕笑著。

  「我只是在想,臉長得好看,脾氣竟然這麼差。」

  「我當初也覺得妳看起來很溫柔,卻沒想到,完全不是看起來那樣。」

  「是你自己誤解的。」我攤了攤手。

  黑姬氣的說不出話,「特羅斯,我說的沒錯吧?只是湊巧而已,你要找的人不在這裡,也不是神族!」

  想起被牠搞得難以入眠的夜,我的口氣實在好不起來。不過……原來精靈的名字叫做特羅斯啊?

  「是的,很抱歉沒有先報上名字。」

  「沒關係,我不是那麼在意禮節……咦,等等!我根本什麼都沒說吧!」

  精靈,也就是特羅斯楞下,「啊,對不起。」

  「你怎麼知道的?」

  「這個,嗯,對妳來說也許會很不愉快。但也是沒辦法的事。」

  「可以請你長話短說嗎?而且,不要再用敬語。」

  「好。」特羅斯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我可以知道妳心裡的想法。」

  我愣住,「意思是你會讀心?」

  「不,不算是讀心。嗯……」他陷入思考,試著尋找適合的詞彙,「我可以聽見妳心裡的聲音,嗯,大概是這樣的感覺吧。」

  「什麼?」我愣住。

  今天發生太多事情。

  我撿了一個精靈回家,還說他懂得讀心;我養的貓突然變成人,會講話。

  「不是開玩笑?」

  精靈很認真的點頭,「不過,外面有人在偷聽。這樣好嗎?」

  我仔細聽,果然聽見外面傳來微弱的說話聲。

  可惡,果然有人在偷聽!我很慶幸我用的是古語,沒人聽的懂。

  「我是第一次遇見心裡的想法跟說出來的話一樣的人。」特羅斯說。

  「啊?」

  「是誇獎,我討厭謊言。雅蒂絲,需要幫忙嗎?」他突然問。

  「啊?」

  「如果妳願意的話,我應該能夠幫助妳找到哥哥。」

  我有點心動,沒有去想為什麼他會知道哥哥的事。雖然心動,卻又不認為對方可信,我半信半疑的問,「你打算怎麼做?」

  特羅斯笑著說,「我是精靈,就用精靈的方法。」

  我的下一個問題是:「你可以賺錢嗎?」

  特羅斯一愣,「可以,如果妳需要賺錢的話我會工作。」

  後來,我累了,鄭重警告黑姬要牠恢復貓的型態之後,要特羅斯睡地上。

  晚上我睡得很不舒服,隔天起得很早。剛醒來就開始收東西,收完之後去敲老闆的門,告訴他我決定辭職。沒有原因、不解釋,只笑著這麼說。

  我的態度很堅定,他有很多問題想問,最後也只是嘆氣答應。

  他對我這麼說,「不過,沒機會看到妳的金髮還真是可惜呢。」

  「您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昨天。妳知道有人偷聽吧?雖然我聽不懂,但是我知道那是神族的古語。我有朋友是魔法師的學徒。」

  「原來如此。」我恍然大悟。

  「而且,妳的一般用語跟口音雖然都沒有大問題,卻有神族的感覺。一般來說,我們用的說法跟神族有點不同。嗯,像是我們請客人點餐時不會說那就拜託你了,會說請點餐。有些微的不同。」

  「啊,原來是這樣啊。」

  他笑了,「看來妳會有一段很精彩的旅程。」

  「精彩應該稱不上……不過麻煩倒是真的。」我發自內心的說,老闆笑笑著說「這就是青春」,我苦笑著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過,這樣一想,好像很有趣呢。

  跟精靈還有貓一起旅行嗎?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