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二、與公主殿下相遇

  

  就算沒有約定,早晨依舊會降臨;

  就算沒有約定,你還是來到我的面前。

  不需要空洞的言語規範,也不需要祭司允諾,不需要他們來證明。我愛你,就像是我被你愛著那樣。

  

  **

  

  魔族大陸的夏天經常飄雨,首都取了滄雨這個浪漫的名字。

  夏天的驟雨來得突然而激烈,一陣子就會停了。我討厭下雨,也不喜歡這個老是下雨的城市。

  被雨籠罩著的城市浪漫而憂鬱,偶爾能看到情侶牽手在路上漫步。

  我會在雨後踏過水窪時故意激起水花,或在城市中尋找彩虹,卻總找不著。

  某個下著雨的午後,我撐著傘獨自出門。我在雨中停下腳步,回頭看見疾行的馬車衝向一隻黑貓。

  ──身體動得比腦子還快。

  我一把撈起貓閃過,跌倒在地。馬車激起的水花噴了我一身泥濘。

  ……該死!

  「混帳,不會看路啊!」

  我狼狽地爬起來,詛咒自己的多事也詛咒那個車夫。值得慶幸的是,那隻不怕死的貓還安然無恙地在我的懷裡。

  「笨蛋,知不知道那樣很危險?」

  我輕輕拉了下貓尾巴算做報復,牠反咬了我一口,手指被咬得出血。我不高興,把牠丟在路邊。卻沒想到,牠就這樣跟著我回去旅館。

  我必須浪費錢給牠買食物。

  重點,這貓完全沒有寵物該有的樣子!高傲、挑食、對主人愛理不理,更讓人生氣的是,對外人卻挺溫馴。

  「……聽說貓也可以做料理呢。」

  牠好像聽懂似的立刻安靜下來。

  我每次都會用這句話威脅,也只有這麼說的時候,牠才會聽話,而且乖得出奇。

  相處好陣子,我開始覺得那黑貓也不是那麼討人厭。

  等我想到幫牠取名字的時候,叫牠笨貓已經叫得很習慣了。說真的,這個名字並不適合,那隻黑貓非常聰明。

  牠吃東西很挑,只喝高級牛奶,牠甚至嫌棄我給的牛奶品質不好,寧可不喝牛奶,我只好試著用別的東西餵牠。

  後來,某個貴族小姐餵了她喝剩的牛奶,我才知道牠想要什麼。

  不只行為囂張,還是個美食家啊?

  我嘴角抽筋地看著牠吃飽後趴在我床上睡覺的橅樣。這貓睡的也很挑,嫌地板太髒太硬,跟我搶枕頭。如果不讓的話,牠就吵個沒完,威脅也沒用。

  為了我的睡眠品質,我只能選擇毒死牠、吃掉牠跟妥協其中一項。

  某天凌晨牠用爪子抓醒我的時候,睡眠不足的我昏昏沉沉的醒來,看見牠睡得安穩時,突然覺得火大。摸黑去廚房摸了繩子出來,但實在太小看牠的速度,總追不上。

  經過好幾次的你追我跑,我也只好妥協了,體力不是我的強項。

  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把一半的枕頭留給牠。

  這貓有絕對有公主病。

  不過,某方面來說,牠真的很像貴族。

  貓本身就是輕靈優雅的生物,牠也不例外。但,那種優雅有種難以言明的氣勢。牠跟其他的貓一起活動,只有某幾天夜晚會獨自出去,並帶著撲鼻的薰香回來。我猜應該是去哪裡找了貴族的小姐要食物。

  偶爾會問「你去哪了?」

  當然貓是不會回答的。

  黑貓只回過頭,金色瞳孔直直望著我,頸上的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響。

  後來,我改叫牠黑姬──說也奇怪,這麼稱牠之後,牠似乎變得聽話些?沒叫小黑小白之類的名字,實在便宜了牠。

  那就是我跟黑姬的相遇。

  

  **

  

  過了一個多月,我已經開始習慣這裡的生活。

  我是在雨天撿到黑姬的,每次雨天我總是特別小心,也會特別期待。下雨天會不會遇見哥哥呢?這樣想著,並開始期待雨天。

  黑姬很體貼,會跟著我一起走,讓我一個人的時候不至於寂寞。

  回家的時候,黑姬突然不見了。

  我在雨中找牠,發現牠停在一個人旁邊停下。黑姬是隻戒心很重的貓,看到牠對陌生人這麼友善,我很驚訝。

  遠遠的,就聞到一股香味。

  那是黑姬身上偶爾會帶著的香味。

  我幾乎可以確定,這個人就是黑姬去找的人。從身材看來,那是男性。身上穿著黑色斗篷,一個人站在雨中,身無長物,連雨傘也沒拿。

  傾盆大雨將他的頭髮淋濕,他好像不介意,也不去擋,只是任豆大的雨點將他的衣服濕得透徹。他半蹲著,像是對黑姬說話。他的表情很生動,讓我沒辦法相信他是對著貓自言自語。

  如果是一般人的話,我也許會覺得很可笑。

  但是,我並沒有。

  他跟黑姬說話的口氣很自然,就像是見到老朋友那樣。他沒有把帽沿拉起,就算距離這麼遠,我也能夠很清楚看到他的臉。

  那是一張相當年輕的臉,近看才發覺身高很高,外表看來只比我大一些。不過我最在意的不是這個,而是藏在斗篷下的綠色頭髮。

  「是精靈……」

  他突然回過頭來,對我笑。

  我只是愣愣的看著他,直到對方笑著走過來,對我說話。

  要仰頭才能看清他的笑容。

  他的聲音很清澈,笑容溫柔如風,用的語言……我想應該是精靈語。

  精靈語是少數幾個我完全不會用的語言,雖然不是完全不會,但是記得、而且會使用的詞只有早安、午安、晚安,文法跟文字則是五十年前學過的。

  我聽不懂,他也不能解釋,只是笑。

  『午安。』

  我用不大標準的精靈語說,他笑著回應,又說了一串話。我聽不懂,只能搖頭。他露出詫異的表情,像是不懂我的意思。

  「真糟糕。」

  我看著精靈那張笑臉,有點無奈。

  我終於知道老師為什麼給我那本萬用辭典。

  你永遠不知道你會碰上使用那種語言的人,也永遠不會知道,你什麼時候需要跟他們溝通。可惜我沒有把字典帶出來,不然叫他指給我看也好。

  他極有耐性地看著我,等待著答案。

  見我不說話,他偏著頭,試著用另一個語言問了,我還是搖頭。

  發音聽起來,跟我擅長的語言是完全不同語系,或許是精靈使用的古語或者其他森林種族的語言。知道我不懂之後,他露出失望的表情,低下頭,對著黑姬說話。

  哦,原來精靈懂得貓的語言,卻不懂通行語嗎?家裡養的貓對著陌生人喵喵叫,卻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這種感覺真的很奇怪。

  無法溝通,我只好試著比手劃腳。

  神奇的是,對方似乎可以理解,他的試著告訴我他的感覺,但我聽不懂,只能對他露出抱歉的笑容。

  雨還是下著,溼透的他卻絲毫不覺得冷,只是笑。

  後來,黑姬一溜煙地跑掉了,我追了上去,離開前看了那精靈一眼,他楞了一下,笑著跟上來。

  「你如果跟過來,我會很困擾的。」我嘀咕,又說了一次,「非常困擾。」

  他還是笑。

  我突然想到,不知道精靈會不會躲雨?我指了指雨傘,他不懂,對他招手,我把雨傘往旁邊移,想要替他遮雨。

  這回他終於看懂了,卻笑著搖頭。

  一路上,我們用肢體語言進行笨拙的溝通。

  一開始有點害怕,後來,漸漸的大膽起來,直到後來變得樂在其中。

  我發現,語言不通時最有效的是偶爾出現的聲音「啊」的驚訝、笑臉以及愉快的表情。

  我沒見到哥哥,衣服被淋濕了,但是,與這些相反地,我很愉快。

  我對精靈的第一印象是從特羅斯身上來的。

  平靜、溫柔,臉上總是帶著笑容——就像哥哥一樣。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