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主人,您有客人。我帶他進來了。」
  
  年老男人的聲音打斷了感人的對話。
  
  那是老羅伯茨先生,由希的新管家。他是由希的父親、水之都的前任國王亞瑟的管家,他們彼此熟悉卻不親近。
  
  亞瑟之前也好幾次派人過來照顧他的生活,卻總是被由希拒絕。不知道怎麼了,他竟然一次讓父親派來的僕人住下。除了羅伯茨先生以外,還有幾位女性,都是侍奉王家已久、相當有經驗的侍從。
  
  「啊,已經來了嗎?比想像中得早。別躲了,早就聽見你的聲音了。」
  
  由希的語氣讓雅蒂絲有些期待,由希會用這種調侃語氣說話的對象不多。
  
  會不會是他呢?可以期待嗎?
  
  模糊的目光中,她盯著門口,一瞬間也不願意放過。
  
  她看見老管家打開開門,他對三人行禮。人聲從門後出現,「可是、我還沒說話啊……」
  
  「都是你啦,走路那麼大聲!」黑姬的咆哮。
  
  心跳越來越快,雅蒂絲微微發抖。因為興奮。
  
  她胡亂抹乾眼淚,站了起來。
  
  「怎麼又是我……你自己有多安靜?」
  
  「我比你輕,一定比較安靜。」
  
  「什麼道理……」
  
  伴隨著吵鬧聲出現的、是沁人心脾的香味。
  
  啊啊。這麼明顯,怎麼會沒發現呢?日思夜寐的、平靜人心的薰香,比起任何名貴的香水動人。
  
  隨著嚴肅的老管家出現的是、經常造訪夢境的那個人。
  
  「雅蒂絲,好久不見了。」
  
  是特羅斯。
  
  一瞬間忘記了言語。
  
  等到察覺的時候,已經向他飛奔過去。
  
  特羅斯穩穩接住她,黑姬在一旁說,「啊、少爺你又把雅蒂絲弄哭了啦!我就知道你只會欺負她。」
  
  由希沒有辯駁,只是微笑。
  
  「真是不好意思。那只好請你們安慰她了。」
  
  孩子氣的、沒有邏輯的發言,往常總覺得厭煩的。黑姬從背後抱住她,「我回來了哦,有沒有想我?」
  
  有股很強烈的情緒湧上心頭。她沒有思索,「有。」
  
  答案在意料之外,黑姬愣住了。他戳了戳雅蒂絲,「妳還好嗎?」
  
  「當然不好,誰叫你們丟下我。」
  
  「為什麼怪我?妳老是在工作!那些東西就這麼好看嗎?而且還完全不跟我說話、還一直生氣!那樣的雅蒂絲最討厭了!」
  
  黑姬總是直來直往,說人類不會說的話。他的言語往往是最直接的。
  
  雅蒂絲帶著罪惡感看著特羅斯。
  
  他也許會說什麼,可能是責備。或者說,她其實是期待他生氣的。
  
  如果像黑姬那樣耍脾氣地大叫「妳都不理我」這樣還好處理些,但是特羅斯只是一直微笑,用袖子給她抹去眼淚。
  
  「雅蒂絲,好久不見。」
  
  也許、只是看不出來,他應該是很不開心的。
  
  雅蒂絲偷看著特羅斯,看見他微微搖頭,否定她的想法。但她還是決定把話說出口:「……你不生氣嗎?」
  
  「為什麼我要生氣?」
  
  天啊。這個人,怎麼會這樣呢?
  
  本來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看見他露出不理解的表情時,雅蒂絲再也忍不住眼淚,撲到他的懷裡,眼淚完全無法控制。特羅斯有些不知所措,被黑姬責罵、被少爺調侃以後,他才小心翼翼地親吻她的臉頰。
  
  「我很想妳。」
  
  安靜了很久,雅蒂絲說,「我也是。」
  
  門外、雅蒂絲的執事法卡斯.瑪納加爾姆等待著。
  
  他站在陰影與光的交界,默默注視這一切。他閉起眼睛,聆聽家主鈴鐺似的悅耳笑聲。
  
  已經有多久沒聽過這樣的聲音了呢?
  
  在那個寒冷的天堂裡,她有家主的樣子,抬頭挺胸。面對誰都不卑不亢,頗有大家之長的風範。但她也不過是個少女。這樣的孩子,就算堅強,也是苦撐著。那樣纖弱的肩膀能夠扛起家族的責任嗎?
  
  相當困難,但她非常努力了。甚至有些努力過頭。
  
  這樣傲慢、這樣孩子氣,卻也發著光的她,不是非常美麗嗎?
  
  法卡斯微笑著。
  
  我可以幫上忙,讓她的痛苦舒緩一些。只有我可以協助她。相較之下、那個幫不上忙的人就算回來有什麼用呢?
  
  精靈回來了,像是不懂他的警告。
  
  事情的發展變得有點麻煩,但是法卡斯並不討厭看到家主的笑容。這代表著她的工作幹勁會恢復很多。
  
  這件事情要報告愛德華伯爵。
  
  這樣想著的時候,不知道是否是錯覺、法卡斯看見由希往這方向看了一眼,那個凝視帶著冰冷的惡意。
  
  「小心一點。」
  
  由希.海亞用唇形這麼說,笑容溫柔,下一句話、聲音直接從腦內響起:「你可以回去了,這裡不需要你。」
  
  這個人還是一樣惹人厭。
  
  法卡斯對曾經的王子殿下行禮,幽魂般、安靜地離去。
  
  雅蒂絲的笑聲在背後響起。
  
  越來越遠,直到再也聽不見。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