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由希.海亞的興趣是閱讀。
  
  從他還是王子時就是如此,百年後被稱作賢者時更以圖書館為家。他替許多人解決難題、聽他們訴說苦惱,這些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只有一件事情,總是讓他很頭痛。
  
  女人的眼淚。
  
  雅蒂絲哭了。由希覺得很頭痛。他覺得很煩,又討厭自己的不耐煩。
  
  這並不是由希第一次看見雅蒂絲哭,但是,這卻是他第一次看到雅蒂絲如此無防備的模樣。她在葉的懷裡,壓低聲音的哭。
  
  察覺由希進來了,她別過頭避開他的目光。
  
  看見她賭氣似的反應,本來想要說些什麼,嘲弄或者安慰。但是他什麼也說不出口,一臉漠然。簡直就像毫不在意。
  
  由希非常討厭自己,在別人需要安慰時連敷衍都不能。
  
  這種時候、腦子第一個想到的是,應該如何應對接踵而來的麻煩。
  
  「我沒有傷害任何人!為什麼那些人這麼喜歡看我難過?」
  
  帶著哭腔喊出來的聲音有些破碎,雅蒂絲臉上沒有表情,眼淚不斷湧出。她伸手去抹,袖口被沾濕,眼淚還是不停。
  
  「為什麼他們要攻擊特羅斯?如果他好不起來的話,我要怎麼辦?」
  
  由希很不耐煩。或者說他其實有點生氣。
  
  哭泣於事無補,但她就只是哭。眼淚無法解決任何事情。雖然如此,在葉催促的目光下,他還是耐著性子說:「他不會有事,他是火神之子。」
  
  「你騙人,你怎麼知道!」
  
  這是他們一個月來第一次談話,竟然就是這樣開頭。
  
  不只由希不愉快,也看得出雅蒂絲有點後悔。
  
  由希不喜歡辯駁、討厭安慰人。只要他說出來的事情就會做到。雅蒂絲非常清楚,也知道他沒有惡意。
  
  她低聲說了「對不起。」
  
  由希輕輕嘆氣,然後,非常令人驚訝地、他解釋了:「我知道妳怪我沒有幫妳,而且我確實是故意放妳面對那些敵人。」
  
  雅蒂絲一直知道,但被這麼直接承認,讓她很意外。
  
  「雅蒂絲,妳是家主,在我的協助下,反對者會迅速減少。但是,代價很大。妳必須依附於我的名下、也不會被認同,那些厭惡妳的人會嘲笑妳。」
  
  這一點雅蒂絲是知道的,或許她只是希望由希能說出來。
  
  「我可以把妳塑造成我的繼承人的形象。但是,妳若成為我的繼承者,必須背負更多東西。」
  
  雅蒂絲抿著唇,等待他的審判。
  
  「妳會被當成我的情婦。」
  
  由希說,他用單指抬起雅蒂絲的下巴,半逼迫地讓雅蒂絲對上他的目光。動作曖昧,但由希臉上沒有表情。雅蒂絲別開頭。
  
  「就算跟喜歡的人一起生活,也不能正大光明地抬起頭。妳會很幸福,是特羅斯的話,只要能夠陪伴妳,他什麼都不會介意。精靈不在意名字。但是,我討厭那樣的妳。非常討厭。」
  
  雅蒂絲沒有回應,由希也不期待她的答案,逕自離開。
  
  她靠著堤葉的肩膀,閉上眼睛,突然覺得很疲倦,嘆著氣:「老師,我又惹他生氣了。為什麼我每次都這樣。」
  
  堤葉沒有說話,輕拍著她的背。
  
  朦朧中、她聽見堤葉的聲音:「我的小小姐也變成大人了呢。」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