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狼與羊


  
  雅蒂絲.瑪格林.西格在他九十九歲生日前,過了她在家族唯一一次的盛大生日宴會。那是雅蒂絲.瑪格林.西格作為自己的最後一天。
  
  翌日,西格家主名稱,更換為雅蒂絲的名諱。
  
  她不再是少女,而是家族的領導人。披肩的頭髮盤起,頑皮的神情收斂,昂然地仰起頭。
  
  那是家族的春天。
  
  對雅蒂絲個人而言,那卻是、最寒冷的春。
  


  ◆◆

  
  悠閒的午後,柔軟的秋日陽光,窗外傳來仕女的歌聲。
  
  下午茶時間,金髮的青年侍僕端上甜點與紅茶。午後的宅邸自由,愉快,平和——除了正病懨懨坐在書桌前的那位以外。
  
  西格家新任家主,雅蒂絲坐在書桌前,盯著疊在桌上那疊紙張。
  
  她意興闌珊地拿起筆,連個字都沒寫,又放下。
  
  伸手比劃了下,裝訂成冊的文件疊得比她還高。
  
  在侍僕責難的視線下,她端正姿勢,不情願地拾起筆。無數的文件紀錄、請求,正式信函中,有一些還特別帶上約會的邀請。
  
  其中一封用了特殊材質的紙張,上面噴了味道特殊的香水,沒有署名。信封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打開了看,信上附了一枚淺藍色的花瓣。
  
  夜晚的邀請。
  
  雅蒂絲看也不看,就放一邊去了。
  
  「家主,請稍微看一下。」年輕的侍僕這麼說,「那是黑森林的魔法花,很難取得的。況且,您也是該結婚的年齡了,這些人都是百中挑一的樣貌。」
  
  「我見過萬裡挑一的人。」雅蒂絲回得毫不在意。
  
  事實上,她的拒絕惹怒了許多人、更帶來許多不切實際的臆測,因為血統因素,新的家主沒有穩固的後台,甚至有許多不利於她的傳言。
  
  當務之急,是挑選一個適合的丈夫,作為雅蒂絲的後台與輔佐,穩定她在社交界與政治界的立場。
  
  只是,這位剛成為家主的大小姐似乎完全不在意這一點。
  
  或者說、她刻意無視這一點。果然是有了心儀對象的貴族少女嗎?連他們從不曾擁有選擇權都不懂。傲慢而年輕,認為事在人為。
  
  被馴養著的金絲雀,一旦離開鳥籠,掙扎也不會。
  
  擁有狼之名的侍者法卡斯.瑪納加爾姆無聲地微笑,「家主,貴族們心高氣傲,或許可以忍受被拒絕,但他們更厭惡被漠視。這樣拒絕下去並不是個聰明的選擇。」
  
  雅蒂絲斜眼看著法卡斯。該說果然、還是不愧是呢?雅蒂絲嘆氣,「……說得也是。」法卡斯替她打開信件。
  
  不出所料,那是封拐了許多彎的情書,沒有署名。雅蒂絲嘆氣打開下一封,默默讀完,又放回去。
  
  「雖然這麼問或許有些失禮,但……」
  
  「知道失禮就別問。」
  
  雅蒂絲心情不好,回的就這一句。
  
  「是。」
  
  雅蒂絲整個人趴在桌上,聲音聽起來很悶,「法卡斯,我有多少時間處理這些東西?」
  
  「兩個小時。」
  
  聽見這回答時,雅蒂絲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等一下,為什麼!」
  
  「家主,三點至五點有訪客。訪客是道奇森家主,夏綠蒂.道奇森小姐。」法卡斯.瑪納加爾姆笑得陽光燦爛。
  
  雅蒂絲一臉震驚地看他不喘氣地說出她接下來的行程:
  
  「晚餐與奎因先生共度晚餐,討論關於日後畫廊的經營方針。結束之後,會順道拜訪托馬斯先生。前幾日他來信詢問,希望您能夠擔任學院的特聘講師,必須在今日會面時回答他。禮物我已經替您準備好了,若時間允許的話,接受也是個不錯的選擇。還有……」
  
  「停!我什麼時候可以睡覺?」
  
  「我已經替您購入了品質最好的提神茶飲。」
  
  這種說話方式正是雅蒂絲選擇法卡斯的原因。
  
  與騎士誓約完全不同、服從的僕從幽靈似地跟隨他們的主人,主僕之間不存在信賴關係,除卻契約束縛,也算不上朋友。
  
  這對貴族來說很平常,但是,在失去了兄長的支持而必須獨力自主的現在,她需要一個可以自然對話的人。
  
  如綿羊般乖巧的侍僕們排列一行,雅蒂絲挑選了偽裝成綿羊的那只狼。
  
  而這個人,也沒讓她太失望。
  
  「我可以扣你薪水嗎?」
  
  「可以。但是您的工作量並不會減少。」
  
  雖然很不情願,但事實如此。面對法卡斯嘲弄似的笑容,雅蒂絲感到有些生氣。法卡斯說:「家主,時間寶貴。」
  
  連嘆氣的時間都沒有了,雅蒂絲火速拿起文件翻閱。
  
  幾乎沒有時間休息,就連思念也顯得奢侈。
  
  時間過得很快,鐘擺敲響了三點的時間,也敲開了雅蒂絲的書房。來訪者是夏綠蒂.道奇森,她也是在近幾年才擔任家主之位。
  
  她的父親與雅蒂絲的父親是老朋友,過去還曾經跟雅蒂絲的兄長有過婚約。
  
  這是雅蒂絲回到神族首都聖法提加後,兩人首次以保守派家主的身分正式會面。夏綠蒂.道奇森有備而來,但這會面並非為了政治因素。
  
  她穿了休閒短洋裝過來,金色長髮只是隨意地紮起來,並沒有多餘的裝飾、也沒有上妝。事實上,她這次的造訪,並不是受到歡迎的。
  
  「雅蒂絲,好久不見了。本來知道妳最近很忙、所以不太想打擾,但是,這是很棒的機會,妳也許會喜歡!」
  
  大量的工作讓雅蒂絲感到疲倦、夏綠蒂的出現更讓她坐立難安。夏綠蒂卻沒看出這點,貌似心情十分愉快。
  
  法卡斯給客人遞上了紅茶與甜點,「請用。」她稍微打量了下法卡斯,但沒有多說。她比了個手勢,侍女在桌上放下厚厚一疊資料。
  
  「今天一定要讓妳選一個喜歡的對象。」
  
  光聽到這個開場,雅蒂絲覺得頭痛起來。
  
  想起堆疊在桌上的信件還有待處理的事情,甚至面前那堆……怎麼說,該說是相親資料嗎?也讓人覺得頭痛不已。
  
  不論是誰她都不可能會答應的。她的夢裡只會有一個人,思念也是獨一無二的。這麼做沒有意義。
  
  雅蒂絲本來要回絕,又想起法卡斯的話。也許裝作考慮著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想了想,雅蒂絲回答得曖昧:「那麼就麻煩妳了。」
  
  接下來的半小時,兩人持續著沒有交集的對話。
  
  「那麼,這一位呢?」
  
  「太老了。」
  
  其實只跟雅蒂絲差了三十歲而已。以神族平均六百年的壽命來說,三十歲是很小的差距。夏綠蒂有點愣,「好吧,那這位如何?」
  
  「我不喜歡。」她連看都沒看。
  
  夏綠蒂終於有點生氣了,「雅蒂絲,如果現在不結婚的話,以後結婚的對象可是要由別人替妳決定的。」
  
  「我只說了妳選的對象我不喜歡。」
  
  雅蒂絲還在辯解,頭連抬也不抬。
  
  事實上,被拒絕的名單疊得越來越高了,夏綠蒂也焦躁起來,「這麼挑剔,就算是王子殿下,妳也不會滿意吧?」
  
  「難道妳會答應?」雅蒂絲斜了她一眼。
  
  「那當然!殿下是少女們的夢想啊!我跟雅蒂絲不一樣,比起賢者大人那種冷淡的類型,比較喜歡殿下。雅蒂絲,放棄賢者大人吧。他已經有妻子了。」
  
  「等一下,我什麼都沒說啊……」
  
  雖然對象錯了,但理由大致猜中了。
  
  ——好像很久沒見到面了。
  
  腦中浮現起這個想法的時候,夏綠蒂說了什麼也聽不下了。也不想聽了。
  
  結婚什麼的。
  
  當有了想結婚的對象,卻沒有辦法如願,還可能必須遷就他人的喜好。家主的舒適生活,就是建立在這樣的無可奈何之上。
  
  雅蒂絲一直知道,但是,她是這一刻才開始明白,從兄長肩上接下的是如何沉重的責任。這個重量壓在她肩頭,讓她沈重的幾乎無法喘息。
  
  也是第一次知道,貴族們的宅邸,被詩人們戲稱為冰冷天堂的原因。
  
  想到這裡,頭似乎變得更痛了。
  
  法卡斯適時送上點心,打斷了夏綠蒂的嘮叨。
  
  「雅蒂絲,關於賢者大人的事情,我是很認真的。最近有些不好的流言……啊、我並不是說他不好,只是現在的時間點不大適合。」
  
  她沒有惡意,只是單純地以「女性家主」的角度替她考慮著。
  
  很多時候,雅蒂絲不喜歡她。但她對哥哥確實百依百順,經常不計代價地給予協助。也以自己的方式替雅蒂絲著想。
  
  愛也是負擔。雅蒂絲不想承受她的愛,卻想從中獲得好處。
  
  她有些罪惡感。
  
  「雅蒂絲,妳在聽嗎?」
  
  「……有。」
  
  「好,那妳覺得這個呢?這人我見過,風評也還不錯。然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