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事隔多年的貓樣短篇,建議看過本篇再來觀賞。

 

 

1. trigger

 

前幾天是魔王陛下的生日。

跟往常一樣,他收到來自各界的無數贈禮,沒有時間細數、就一一收下了。跟習慣收禮的陛下不一樣,皇后似乎對欣賞「貢品」興致盎然,魔界的公主殿下也陪著母親。

「天啊,怎麼有髮簪?」

聽說看到禮物的時候,皇后笑得花枝招展,還在當天午餐時,拿了簪子替他細心地弄好頭髮——當然是女式髮型。

陛下沒有生氣,跟往常一樣,他笑著說,「好看嗎?」

公主殿下猛力點頭,皇后笑得很壞心,「我還找到戒指跟項鍊,要一併拿來嗎?」

換做別人這麼說,陛下一定會火冒三丈。

但對方是皇后陛下。所以他說:「可以啊。不過衣服就算了,有喜歡的妳可以穿看看。」

公主在成堆的禮物中發現魔導書,皇后找到了髮簪、香水、首飾,而陛下自己,找到了一幅畫。

署名是徹.曼德沙,也就是曾經的魔王。

他看著畫,發呆了很久。

 

2. dirty

 

不知道他看著的是什麼,微微皺眉頭。

皇后湊過去看,讚嘆著說:「啊、好可愛!這是你吧?以前看過的畫冊也是。」

陛下沒有回應。

「真是惡趣味。」

在公主與皇后對畫作發表感言時,我聽見陛下這麼說。

許久,他們離開了,我才有機會去看那幅畫。

畫中是年幼的陛下,跟現在一樣美麗,但是很不一樣。比起現在帶著幾分邪氣的笑容,年幼的他似乎柔軟很多,不論眼神或者笑容。

作畫者鉅細靡遺地描繪了那時候陛下的神情。

晚餐時,皇后又說到那幅畫。

「我看素描的時候,一直覺得龍小時候好可愛。現在看到油畫,這種感覺更深了。你以前好可愛喔,我可以退貨嗎?」

「不、可、以,不過,我們搞不好可以有另一個這樣的皇子哦。」陛下伸手抱住他的皇后。皇后眨眨眼睛,仰頭看他,「畫這個的,跟我之前看到的是同個人嗎?」

「誰知道。」

陛下隨意地聳肩,然後吻上去。皇后笑著掙扎。

之後,他們再也沒有提過那幅畫了。

 

3. redefine

 

那幅畫被收到倉庫的某個角落,很隨便地擺放著。偶爾我會看見陛下獨自來到,望著畫作出神。

「陛下,若是很重要的東西,是否要更仔細地保管呢?」

好幾次、好幾次,另一個倉庫職守終於上前提問。

陛下想了很久,竟然搖頭。

「不用了,反正留著也沒什麼意義。」

他只是這麼說。

我本來以為他指的是前魔王,但是,很久之後才知道並不是。

日後又來到時,他問我:「珍視的東西,如果沒有當下好好留存,也會腐朽褪色的,對吧?」

我以為他希望我能夠替他保養畫作,「是的,陛下。那麼,我立刻去準備。」正要離開,陛下喊住我,「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等著他下令,但他後來什麼也沒說。

畫作被他放著,沒有刻意保存,過了五年、十年依舊如此。

腐朽、退色,陳舊的畫作。

「其實我很後悔。」

這麼說著的時候,陛下收歛了笑容。

我知道他其實不想要答案,所以沉默。

「如果可以重選一次的話,我寧願沒認識他。而且,最讓我覺得難過的,不是他的死。而是我竟然連他的臉也快想不起來了。這不是很殘酷嗎?」陛下如歌的聲音,漸漸微弱,然後充滿悲傷。

「……這實在太殘酷了。不論是我,還是命運。為自己想不是很好嗎?這樣的話,我就可以輕鬆的什麼也不記得。」

「若他的靈魂依舊漂泊,那個人會因此感到高興的。」

「為什麼?」

「如此一來,您就在心裡留了個位置給他。若他活著,你們只是過客。」

陛下不置可否。

「……人類真是太脆弱了。」他輕聲說。

他輕盈地拾起畫作,凝視很久,將它撕成一半。

我並不覺得可惜,我想陛下也這麼覺得。他珍惜的並不是畫作本身,而是記憶。

會因為記憶變淡而憤怒的他,也許是愛著為他畫肖像的人的。

或者他沒意識到,或者不願意承認。

身為下人的我,沒有資格揣測王的意思。但我將被撕破的畫收進盒子裡,放在陛下放置個人物品的倉庫。

就像他必定會在心裡空下一個地方給那個狡猾的傢伙一樣。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