いらっしゃいませー
動畫感想 | ▍V家相關 | ▍小說感想 | ▍ 電影觀後| ▍ 感想投食

■ 感想不回應討戰回應,想看中性感想評價的不要來。
■ 本部落格的動畫感想並非為了服務廣大ACG眾,
也不打算提供中立、深入的動畫評價,只是部落格主為了紀錄動畫閱覽後感想存在。

廣告贊助

- 琉璃、由希、堤葉主線。

- 這是前陣子塗鴉時想到的補完短篇,時間大概在由希跟提葉結婚,他兒子出生之後。因為設定修正,所以他兒子不叫逆天,設定也修正了。

- 關於堤葉、由希的部份,blog本家有個分類給他們了0.<

  

  

  1. 玫瑰紡織者

  

  敲門聲響起時是正午,由希跟小少爺都還在睡。睡夢中,聽見刻意放輕的走路聲,不大,但足以吵醒他。

  高跟鞋喀喀,有節奏地敲響,如同整點的鐘聲。

  由希微微瞇眼,又闔上。他想,妻子不喜歡高跟鞋,那麼,就是客人。不過,是誰呢?

  思考稍微停頓。

  好幾天熬夜工作,他的精神不是很好。

  徐徐暖風迎面而來,和者兒子均勻的呼吸聲,很難得睡了舒服的午覺。模模糊糊的,他沒有睜開眼睛,有一隻手很輕地戳了下他的額頭。

  空氣中傳來若有似無的花香。

  聽見兩位女性努力壓抑著的愉快笑聲,交談聲慢慢變遠。不久後,奶茶的香味與濃厚的草莓果醬從遠處傳來,入侵房間。

  很久以後,由希終於睜開眼睛,帶著被吵醒的不悅揉了下眼睛。

  不速之客很快發現他醒了,笑道,「午安。」

  帶著初醒的遲鈍,由希對她點頭致意,漫不經心地接過妻子遞來的午茶。懷裡的兒子因為他的動作醒了,打著哈欠往父親懷裡蹭了蹭。

  「啊、好可愛,跟父親一點也不像。」

  葉似乎愣住了,「咦、是嗎?大家都說兒子跟由希像呢。」

  看見她們太愉快的對話,由希似乎真的醒了,隨便抓了下頭髮,「琉璃,妳怎麼會來?」

  「婚禮的時候沒有辦法過來,一直覺得很抱歉,就趁著放假的時候過來了。」她說,「沒想到你竟然剪頭髮了。」

  「很久以前的事了。」

  由希很早就知道琉璃的存在,跟尤爾喝酒時也會聽見他提起琉璃。

  雖然如此,他們並沒有什麼交情。

  因為興趣不同,過去有過的接觸除了隨意招呼以外……說是不認識太過了,但是,在由希眼中,他跟琉璃並不算朋友。

  客觀地來說,她確實是清秀的美人,性格溫柔、體貼,但也不是完全的柔軟,偶爾很俏皮——對由希來說,她只是朋友喜歡的女人——這樣可有可無的存在。

  琉璃還在說話,由希聽得不大專心,有時後葉會替他做出妥善回應,順便丟來責難的視線。可是,由希無法專心。

  就算確認了傳說裡的關於花神的敘述、對照回憶裡尤爾經常很懷念的口吻,對她的評價還是沒有改變。

  沒有興趣。

  看見她,很難不想起尤爾。

  「是啊,很久不見了。你在想什麼嗎?」琉璃的笑容一如既往。

  啊啊……既往。是哪個既往呢,記憶中她的笑容真的是「琉璃」嗎?還是被千百年前的另一個女人污染了呢。

  

  腦中自然而然浮現亂七八糟的思緒。

  啊啊,糟糕了。停不下來、分不清楚,是當初的花神與水神,還是千載之後帶著花姬特質出生的女子、跟擁有水神記憶的男子?

  

  他們的談話聲吵醒了小少爺。他揉揉眼睛,在父親懷裡又蹭了兩下,發現有客人以後,他「咦」地轉過身,好奇地直盯著琉璃看,張嘴發出「哦、哦」的聲音。還轉頭偷偷說,「大姊姊好漂亮」之類的話。

  由希不搭腔,默默揉亂他的頭髮。

  這才注意到,她的頭髮長了很多。真的很久不見了。

  「妳看,髮色跟由希很像吧?」

  或許是察覺由希的不自然,葉適時打斷琉璃惱人的視線,琉璃收回視線。

  由希鬆了口氣,拿起桌上的書,沒翻上幾頁,書頁罩上一層影子。仰首,看見葉雙手抱胸,眼神帶著薄怒。

  其實當下由希心情不大好,本來想轉頭離開的——只是,身體更快做出反應——微起身,環住她的腰,頭靠上去。

  身後琉璃因為驚訝而發出「啊?」的疑問聲,小少爺倒是習慣了父親經常性的撒嬌,抬頭看著母親,「我想要妹妹。」

  本來堤葉還想著要先問原因、先拉走兒子或者解釋,這下很老實地臉紅了。

  「你真的變了很多耶。」

  琉璃帶著讚嘆的聲音說。

  「你……」

  本來有點生氣,甚至已經露出不高興的表情。由希半睜著眼,甚至不抬頭,「再五秒。」

  「……好。」

  「我好像來的不是時候?」琉璃問。

  「是啊。」由希說。

  「才不是!」堤葉反駁。

  「那麼、我先迴避一下囉。小少爺,一起走嗎?」

  兒子楞了下,笑著點點頭。琉璃笑嘻嘻地拉著兒子散步去了,房內剩下兩人。

  堤葉剛在他身邊坐下,他的頭就靠上來,手環上腰。她不高興了,伸手推了推他,「不解釋嗎?」

  「她是尤爾喜歡的女人,以前的花神,看到她就想起尤爾。」

  「嗯。」

  堤葉看著他的側臉,想找出些蛛絲馬跡。

  但他的情緒反應不明顯,什麼也沒看到。

  剛認識的時候,若他不高興,就只是變得更冷淡些,改變細微地幾乎認不出。後來跟他生氣幾次,他終於不再悶著,但是,就連解釋也是輕描淡寫的。安靜了很久,他說,「傳說裡,好像有水神跟火神為了花神反目的情節。」

  他的聲音變得很輕。

  「她應該不知道尤爾就是火神,也沒必要知道。」

  「嗯。」堤葉握住他的手,對方回握。由希很難得嘆了氣,「不知道該跟她說什麼好,其實我跟她沒甚麼交情,也覺得很麻煩。」

  「不是害怕嗎?」

  「……可能有一點。」

  「只有一點嗎?」

  「……」由希斜睨著她,笑而不答。看來風平浪靜,但是絕對是生氣了。堤葉忙道,「別生氣啦,我開玩……唔……你幹嘛!喂、我要生氣了。」話說到一半被吻堵住,本來有點生氣,可是他接下來說:「謝謝妳。」要生氣,也完全氣不起來。

  這才想起前陣子妹妹來訪,臨走時沈重地拍了她的肩膀,「姊姊,妳完全被姊夫壓制啊。」當下她還傻傻地問,「是嗎?可是我也不是每次都……」

  「那是因為他讓妳。」妹妹說。

  雖然她舉了好幾個例子反駁,但是……

  好像真的是這樣啊。

  發覺堤葉的視線,由希偏頭,「怎麼了?」他在笑。只有面對她跟兒子的時候,由希才會變得特別溫柔。他的愛是特別的,很狹隘,但是只要給予就不會吝嗇。

  「沒關係。如果是由希的話怎樣都沒關係。」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哇哇 尤希給人的感覺不太一樣了
    好高興看到主線有琉璃^q^可惜沒尤爾啊啊~~~~
  • 對,我很難得寫她 XDDDDD
    是沒有什麼改變、也比較沒有爆點的個性 (爆)
    要把她寫活的話,我還需要鍛鍊啊:3

    由希有了兒子,溫柔+300 (太多

    修龍|森.もり 於 2011/05/29 20: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