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寫在前面||


V家人柱アリス的小說版,為因應夫人的本子的復刻版。

比起之前的類似直覺版本,這個版本增加了不少場景敘述。

沒意外的話,這篇正在被畫成本子,這次會準時嗎?(笑)

嘛,下一篇應該是鬼與娘吧?

我是小說原作,貼出來應該不成問題吧 :o

 

||本文開始||

人柱アリス

 

有一個地方,有個小小的夢。

不知道是誰夢見的,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真的是個小小的夢。

如果夢結束了的話,就會被人忘記。

 

**

 

從睜開眼睛的瞬間,我們就注視著彼此,如今,也將牽著對方的手走下去。

我們是雙胞胎,被稱作愛麗絲的雙胞胎。

踏過黑暗的森林,綻開薔薇的樹下,走過蜿蜒的長廊,經過長途跋涉,我們終於抵達雄偉的宮殿。卡片依舊安然躺在我的口袋裡。

「終於到了!」

我跟弟弟同聲說,默契十足地交換微笑。

嘎吱。

宮殿的門無聲息地打開,為了歡迎我們那樣。

從正門看去,幽暗的城堡內空無一人,卻隱約聽見遠處傳來緩慢的跫音。腳步聲給沉默的的夜增添幾分詭譎的氣氛。

弟弟在門口駐足,卻沒走進去。

我知道……他跟我一樣害怕。

但是我們在一起,所以,沒有什麼好怕的!

我抓住他的手,說道,「吶,走吧?」

我察覺他的手冰冷,並且微微顫抖著。我的也是。不知道是否是錯覺?

牽手之後,劇烈的心跳緩了下來,顫抖也慢慢平息了。

他又對我笑了下,這次是寬慰的笑容。

「走吧。」

 

**

 

這裡是不可思議之國的皇宮,自然奢華至極。

就算是燭台,也細緻地雕刻,堪稱完美,但我們沒有多餘的時間停下。

前庭的擺設是不可思議之國女王的雕像,女王縱然微笑,依舊莊嚴。冰冷的月光撒落在薔薇園,也在我們身上。我們忍不住看了好幾眼,幾乎被女王的美麗迷惑。

我們牽著手繞過迷宮般的迴廊、經過薔薇花盛開的庭院、走過迷宮般的長廊,我們終於抵達女王的寢宮。

仰頭可以看見華麗的黑色宮殿,我跟弟弟一起推開門。

紅色絨毛的地毯很長,彷彿無限延伸至高處——仰頭,地毯的盡頭、王座之上有什麼人正等著。

那是名極美的少女。

她坐在王座上,動也不動,綠色長髮幾乎委地,胸前鑲著名貴的紅寶石,身上的服飾以金線勾勒出繁複的花紋,少女氣質高貴。少女的身份不言而喻。

——女王陛下。

交握的手,變得更緊了。

彷彿被我們擾動了,她終於緩緩爭開眼睛,由上而下俯視我們。起先露出困惑的表情,接著笑了,那笑聲如歌優雅,「歡迎你們,不可思議之國的貴客。」

她拉著裙襬自王座上下來,笑容依舊迷人。

「我是初音ミク。」

「我是……」

話未出口,女王以食指輕點住我的唇,「我知道你們的事情,你們為了加入王國而來。知道王國的事情嗎?」

我跟連交換了疑惑的眼神,一起搖頭。

她看來不大驚訝,臉上依舊微笑著。她自王座走下來,經過我們身邊時,聽見她輕輕地哼著歌。她是王國的歌姬,也是不可思議之國的女王。

我抿了抿唇,發現連也是。

——對我們來說,她太耀眼。

「一開始,這個王國並不是這麼大的。」ミク說。

「我知道。」

女王沒有回答,但是,那時候她輕輕彎了嘴角……

那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她手執燭火,領著我們來到走廊,牆上依序掛著幾個人的畫像。她指著為首的畫,「第一個來到這個王國的人,叫做MEIKO。」

「我也知道。」

女王終於停下腳步。

她微微偏首,斜睨著我,「那妳們也知道愛麗絲嗎?」

我們默契十足地交換了眼神。

弟弟故意回答,「當然知道,是在夢境中遊歷的小女孩。」

「呵呵呵……」

聽到他的答案,女王笑了。彷彿聽見什麼可笑至極的話。

無視怔住的我們,她從花瓶抽起一朵玫瑰,聞了聞,「一般來說,確實如此……」她輕輕地,扯下一枚花瓣,「但是,對我們來說……」

鬆手。

花瓣翩翩落地,女王笑靨如花。

「不僅如此——」

她微笑著拉下第二枚、第三枚花瓣,突然像是厭倦似的扔下血色玫瑰。

「愛麗絲代表著完美。」

她轉身注視我們,炫耀似的指著胸口:「我是第三個愛麗絲,是不可思議之國的女王殿下喔!」

她的眼睛很明亮,閃爍著光芒。

一如我們所知,女王陛下擁有動人的歌聲,絕美的笑容,還有……

驕縱的性格。

她指著為首的肖像。

「那是第一個愛麗絲,我的姊姊。紅色的女劍士。」

第一幅畫紅色為基調,畫家的筆鉤勒出一個英氣十足的女子。她有著褐色短髮,身上穿著盔甲,手持長劍,臉上幾乎沒有笑容。

紅色的劍士,不可思議之國的開拓者,MEIKO

 

**

 

第一個愛麗絲非常英勇。她尋著引導的聲音,跌跌撞撞的來到不可思議之國。那個時候,不可思議之國還未成型。

繁榮的夢中國度只是一片荒涼、待開發的土地。

沉睡的她聽見了來自未知領域的聲音。

妳的名字是MEIKO

那一刻開始,愛麗絲有了名字,身上的洋裝如血紅。她持著劍來到了不可思議之國。那個時候還沒有城堡。

城堡被藏在荊棘之中。

「只要到那裡就成功了。」那個聲音說。

 

「……我想要去那個城堡。」 

 

MEIKO點頭。

她舉起劍斬殺了各式各樣的東西,流下的血舖成一條鮮紅的道路。

紅色,那是她的顏色。

犧牲者的顏色。

犧牲者的鮮血。

 

**

 

女王陷入了回憶,那表情很溫柔,像是緬懷逝去的親人。

「然後呢?」我問。

「只有少數人記得她,在國民的眼裡,她幾乎不存在。

ミク的語調聽不出惋惜,她只是單純地敘述這件事。

「那……她現在在哪裡?」弟弟隨口問。

我隱約回憶起來。

曾經有個身穿紅衣的女子,在回憶中模糊的角落,倒在血泊中的英勇劍士。同時,弟弟也露出明白的表情。

「不知道。」ミク聳了聳肩,「也許,是在森林的某個地方吧?」

「還活著嗎?」

「我不確定。

 

她走到第二幅畫之前,抬起頭。

「這是第二個愛麗絲,我親愛的哥哥。溫柔、乖巧的王子。」

我們隨著她的目光仰首,第二幅畫以藍色為底。畫中的青年臉上帶著微笑,與英氣十足的紅色劍士成了鮮明的對比。

「他是第二個來到這裡的愛麗絲,卻是被拋棄的孩子。

……她的語調漸漸趨緩,也知道,那代表著她將開始說故事。

第二個愛麗絲的故事。

 

「……想要被稱讚,想要被認同。」 

 

第二個愛麗絲叫做KAITO,他唱著歌來到不可思議之國。人們開始聚集在他的身邊,為他瘋狂,為他歡呼。

他們熱愛KAITO

他的歌聲傳唱著,造就了瘋狂的世界。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崩潰的……搖搖欲墜,歌的世界。

「但是,哥哥被父親稱作……失敗者。」

ミク撐著下巴思考,似乎正斟酌著用詞。最後,還是猶豫著選了這個詞。失敗者。

「後來KAITO呢?」

「他啊……」

ミク猛然回頭,雙馬尾在空中漂亮的劃出一個迴旋,我注意到她指上塗著詭異的綠色指甲油。指甲油的顏色跟她的頭髮同色。

她湊了過來,壓低聲音:「你們……真的想知道?」

我們一起點頭。

「他被殺了,被父親。」ミク說,「父親說,他是最失敗的愛麗絲。

女王的語調很平靜。

她往前走,沒讓我們看見她的表情。

「但是,毋需悲傷。他是受到大家讚賞,並枯萎而去。」

 

她繼續往前走,仰頭。

第三幅畫上的是她,初音ミク,君臨不可思議之國頂點的少女。

就算沒看到她的表情,我也知道她在笑。

「但是,」她背對自己的畫像,俯視我們:「我跟他們不一樣!」

「我來到這裡,建立了這個國家,找到了這座城堡。這是我的國家、是我的天下!我是這裡永遠的女王!」

她的表情漸趨瘋狂,帶著身為國家領導者的十足傲氣宣示:

「我是不朽的女王,初音ミク!」 

 

啊啊,真是令人討厭呢。

連沒有說話,但是我知道他的表情代表什麼。

——就不需要忍耐了喲。

我對他笑了。

「是女王陛下給我們邀請函的嗎?」

ミク露出吃驚的表情,「什麼邀請函?」

我從懷裡掏出邀請函,露出自認最可愛的笑容。

ミク瞪大眼睛,眼神疑惑繼而恐懼,「你、你們……」

不論怎麼可愛,我們終究是魔鬼。

「我的名字是鏡音リン。」帶著微笑,我對她說。

我的弟弟レン無聲的從她的身後出現,露出跟我相仿的,屬於惡魔的微笑。

「我的名字是鏡音レン。」レン順暢的接下我未完的話,我們同聲說,「我們是第四個愛麗絲。我是黃色的惡魔。」

「我們來這裡,是為了殺妳喔。」  

 

ミク姊姊,王國的女王。

暗紅色的血染紅了禮服與地毯。

君臨不可思議之國上的女王,最終,也只能在這個美麗的王國裡。

就連倒下,也依舊如此優雅。她摀著胸口,從纖細的指尖汩汩流出鮮血。

「請陛下暫時待在這裡囉。」

在不可思議之國裡,不可思議的深邃的那個海裡的牢裡。畏懼著逐漸老去的身體,作一個永遠的夢。

 

**

 

不想就這樣子消失。要怎麼做,才能讓人看見我呢

小小的夢想了又想,終於想到了。

作出能讓人類迷失在其中的世界就好了。

 

**

 

第四個愛麗絲是雙胞胎的孩子。

我,還有我。我們兩個,我。我是鏡音リン,還有弟弟レン。

我從口袋裡拿出畫著紅色心型的卡片,城堡中寄來的邀請函,是畫著「心」的樸克牌。ミク姊姊寄給我的。

レン的話,其實是沒有的。

嗯,他是意外中誕生的孩子嘛。

不過不要緊的。レン說,他在紙上畫下了紅心,對我露出笑容。

「這樣的話,我也有了。邀請函。」

我跟レン是最接近愛麗絲的雙子。就算繞過各式各樣的門,在廣大的不可思議之國裡面迷路,最後,到了這裡。

……王座。

我們牽著手,一起坐上王座。肩靠著肩。

「我們,有一天也能真正坐在這裡……嗎?」

被世界承認,被我們自己承認,也被ミク承認。

 

帶著レン來的是我,走在レン之前,拉著他的手往前走。

レン說,前面可能有什麼不對吧?

我沒有理會他。

レン又說,姐姐,你有沒有想過那些曾經到不可思議之國的人去了哪裡?

我還是沒有理他。

我還是不能沒有他的。是レン找到了ミク姐在的地方,所以,我們才能夠坐在寶座上。這個不可思議之國,現在是我們的國家了。

レン在我的身邊,我在レン的身邊。

我們一起,作在這個王座之上。這個王座對姐姐來說太寬廣了。

給我們兩個比較合適吧?

這是新的時代了。

 

可是,這裡沒有真正變成我們的。

我們把畫著我們模樣的畫掛到ミク女王之後的位置。

從那天開始,我們應該是王了,不是嗎?

 

不可思議之國,這個被歌擁抱的國家裡,綠色女王的歌依舊飄揚。在風中,在金碧輝煌的宮殿裡。在MEIKO被遺忘的那個布滿荊棘的森林中,KAITO的血花飄散的那薔薇樹之下,綠色的女王ミク依舊是未老的容顏,那美麗的笑容依舊魅惑著人們。

卻不是全部。

我知道的,有很多、很多人還是只喜歡我跟レン的。

哎呀,沒辦法,我們可是最接近愛麗絲的雙子嘛。

再怎麼樣,那清澈的高音還是不能魅惑所有的人。

我們還迷網的時候,另一個人來到了不可思議之國。那個人是擁有兩種歌聲的,粉紅色的歌姬。她的名字是ルカ

 

第五個愛麗絲的名字是ルカ,她是踏著堅定的腳步來到發光的不可思議之國

若是帶著被給予的地圖,拿著發光的燈,在曾經有人劈荊斬棘創造的路上行走,就算在黑暗之中,也是不容易迷路吧?

她在黑暗中走過MEIKO被遺忘的那個布滿荊棘的森林中,KAITO的血花飄散的那薔薇樹之下,來到綠色的女王ミク創造的這個不可思議之國,來到黃色的雙胞胎稱王的領土,來到不可思議之國的城堡。

就算在黃色的惡魔雙子之前,依舊毫不遜色。她擁有不下於ミク的美麗。

剛來到不可思議之國,這個國家便隱約的響起ルカ的聲音。而且聲音越來越清晰。

那位有著女王氣質的女子說話了。

 

「我的名字,是巡音ルカ 

 

「喀喀」的腳步聲傳來,馬靴踏地,發出有規律的聲響。

開叉到大腿的衣服,有意無意的炫耀綠色的女王無法給予的誘惑。唱著MEIKOKAITO、ミク、甚至黃色的雙胞胎無法唱出的語言,ルカ來到這裡。

第五個愛麗絲,是比他們更接近愛麗絲的愛麗絲。

我跟レン交換了眼神,一起笑了。

ルカ露出笑容,「歡迎光臨不可思議之國。」

 

2010/11/19 v.2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