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我終於發現我不能夠說出口。

不喜歡說謊,但也不能講實話——因為那話實在太傷。

我沒有講不代表我不在乎,但是,只要我講了,還一而再再而三地講,那代表

我真的他媽的,非常非常地在意!

但是那又怎麼樣?

那只是,我一個人的在意。

說出口只被當成「啊,你最近好憂鬱」……咦?

我總是這個樣子啊。會說也只是想,也許說出口可以稍微放鬆一點。

也不是想討拍拍什麼的。

 

 

還有說,我知道你會生氣,所以試試看你會怎麼反應的。

哦,你好樣的。給我記住。

在那之前早就徹底火大過了,嘛,雖然是講開了,但是我的反應比我自己想得淡定。

那是因為我已經先做了心裡建設,就像活著的時候設想死亡,相聚時想像分離。

況且,真正冷靜下來以後,我開始思考意義、原因,後來才發現,那些原因理由還有意義,只是我一廂情願而已。

就突然地覺得,我並沒有出現的意義。

其實我是,只要被邀請了就會開心的類型。就算我後來不去。

相反地,也是這樣了。

 

 

因為實在太明顯,我自己也不想提了。

只要邀請被我拒絕表示我心裡有疙瘩。

我不爽了。

我在調整我自己的想法。

 

——不管怎麼調整。總之,過幾個月,或者更久,我會恢復原本的樣子。

但是我不會管你了,也不想著阻止你亂買東西。會阻止是因為我愛你們。

不想浪費精神分析好壞了,你自己也做得到,不需要我多嘴。

況且我並沒有受到幫助。任何方面都沒有。

就算一個月只說話一次的人,對我的support多很多。非常非常多。

眾星拱月。

疼痛,然後安靜。痛得啞然。

沉默是最後的結果。

 

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換回一句,妳不是專業憑甚麼說。妳只是如何如何,所以才不喜歡。

也有說「其實他們不是這樣——」

我知道的。

但是恕我無禮,我跟那些人走的路不一樣。跟他們相同方向的人,無法理解我的輕蔑。

況且是個如此不擅長讀空氣的人。

即使,我非常清楚這個人有多麼善良。但又如何?

 

 

一直不出現的話,在旁觀望時就可以告訴自己

啊啊,我果然沒有他們也是很正常地。就像他們一樣。

就不需要見面了,也無話可說。

只是剩下笑容就好。

反正你,不需要我的黑暗。

什麼也給不起。那麼,就先說,我什麼也不期待好了。

 

**

 

情感上很在意,理智上知道這沒有意義。而我,不會放棄情感,但是總是理智優先的人。

被說過,像是「被踩到雷,以後就絕對不會原諒對方」的類型。

想想確實如此。

看起來很嚴苛,是的,很嚴苛。但是其實又很心軟。

 

在矛盾什麼呢?

在意什麼呢?

會這麼在意,只是因為你太閒了吧。

 

 

尤爾說,「我沒期待過你會懂,所以安心吧!你沒有責任。」

就是這樣的情緒,讓我很順暢地藉著故事的角色說出我惡毒的笑語。

我不期待你做什麼。

所以,也不要期待我可以做到什麼。

 

真他媽的是我的剋星。呼。

以後大概看著這些文字,連發生什麼都想不起來吧。

或者只是一笑,啊,還有這種事情啊。

值基於虛擬世界的感情不是假的,但是要淡掉很容易。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