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2. 戀愛萌芽?
  
  
  
  後來堤葉搶在我面前走,將我被帶到由希的書房,「請在這裡稍等一會兒。」說著就離開了,這讓我有點驚訝。將陌生的客人帶進由希房間是不智之舉。但是,如果說由希特別提過又另當別論。
  
  桌上攤著幾本書,閱讀途中的是「魔族血統與魔法能力相關性之研究」……總之就是看了絕對不想閱讀的書就是。
  
  「久等了,請坐。」
  
  不久後,堤葉回來了,手上端著泡好的茶,並親自端上。
  
  從她手中接過茶杯時,我才感覺奇怪。
  
  ——怎麼到現在都沒看到下人?
  
  「辛苦了。怎麼不叫下人做呢?」
  
  堤葉卻只是微笑。那微笑是一種溫柔的緘默,包含曖昧不清的拒絕。
  
  她以優雅的姿勢喝茶,但沒有貴族的架子。
  
  我不大需要對人使用敬語,加上跟由希相處久了,總忘記有一種貴族會對下人頤指氣使。
  
  不過,這也許跟堤葉的背景有關——她出身於偏改革派的貴族世家,改革派的宗旨就是人的身份有貴賤之分,但品格不該因此有優劣之別。他們尊重平民、下僕甚至奴隸。不喜歡束縛的由希會選擇這樣的女孩,不大意外的事情。
  
  但是,根據由希本人的說法,選擇堤葉是個意外。
  
  「就跟認識你一樣。」他回答的時候,連頭都沒抬起來。
  
  正要追問,由希一臉不耐煩,「你什麼時候也這麼無聊了?」
  
  「因為是由希的老婆啊。」
  
  「用說的講不清楚,哪天有空你自己來。」
  
  當時我笑嘻嘻地說好,這天想到由希不在,就故意過來了。
  
  而觀察結果也沒讓我失望。
  
  她替我倒了杯茶,「由希一般會在晚餐之前回來,您要等他、還是需要把他找回嗎?」
  
  「不用、不用!」
  
  我搖頭,就是故意找他不在的時候突襲,把他找回來還得了?
  
  堤葉嘴巴開開合合,想說什麼,卻始終沒說出口。依舊是溫和和順的樣子。
  
  看這樣子,估計在由希面前就什麼也不敢說吧?
  
  她抿唇,突然地陷入思考。
  
  「堤葉小姐……」
  
  突然被點名,她嚇了一跳,「咦、啊?什麼事,燄祭司大人?」
  
  這次多出了誇張的敬稱。
  
  「別叫大人。」
  
  她搖搖頭,「請別為難我了,這是對聖樹祭司最基本的尊重。」
  
  「那妳怎麼叫由希的?」
  
  「……殿下。」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哦,殿下。」
  
  我瞇著眼湊近她,她似乎被我這舉動嚇到,卻沒有後退,「有什麼事嗎?」我收回帶著嘲諷的打量視線,「沒~事~」
  
  「進展真慢。」我說,「這樣下去他搞不好會跑掉喔——」
  
  她低頭啜了口茶,像是沒聽到一樣。許久,她低聲說:「我的責任是做好女主人的位置,如此而已。」
  
  「啊?妳不喜歡他嗎?」
  
  她再一次因為我的問題愣住,隨後是被冒犯似的薄怒。
  
  她臉色不好看,像是隨時會發怒,卻很快冷靜下來,「就算對方是燄祭司,也不能夠屢次詢問個人隱私。身為最尊貴的精靈,您不會不懂。」
  
  「嗯,我知道,也不是單純因為好奇問的,這算是勸戒吧。以朋友身分。」
  
  「若要勸戒的話,找與您更親近的殿下不是更好。」她似乎真的生氣了,口氣不大好,擰眉看我,口中卻說出與神情完全相反的話,「很抱歉,請原諒我的無禮。」
  
  光是看她這時的態度,就幾乎能夠立刻明白,為什麼由希老是往外跑了——由希並不是害怕被束縛的感覺,他想要完成目的,卻不想讓他人痛苦。
  
  他老是想得多,也很貪心。雖然他不懂得付出愛,卻很擅長感受他人的善意——或者說,慣於接受他人的愛。無法回應會讓他感到慌張,曖昧不清也是。若她老是這樣反應,大概被認定為堤葉討厭他的表現吧?
  
  「吶,我說……妳……」
  
  問題被稍遠處的聲音打斷了。
  
  房門隨後打開,由希抱著幾本書走進來,對堤葉微微一笑,「我回來了。」最後目光停在我身上,眼神立刻變得冷冽,「午安。」
  
  「午安。來找你,但是夫人說你不在。」
  
  雖然我這麼說,但由希顯然沒被騙。他彎了彎嘴角,半嘲弄地看著我,「你也太小看我了。為什麼找葉?」
  
  「……這個嘛,聽說是個美人,所以好奇囉。」
  
  由希挑眉,「哦,我沒帶葉去過社交場合,你是在哪聽見的?」
  
  「這種小事誰會記得。」我雙手一攤,裝死。
  
  他斜睨了我一眼,轉向堤葉:「葉。」
  
  「是!」她神情緊繃地回答。
  
  若不是刻意觀察,我大概也不會發現由希輕輕的嘆了氣。他輕握住堤葉的手,她的臉上浮現不自然的紅暈,但沒有掙脫。
  
  「尤爾是我的朋友,可以的話,我希望他也可以成為妳的朋友,好嗎?」
  
  我從沒聽過他用這麼溫柔的語調對說話,不光如此,他連用詞都很柔軟,跟我所知道的由希很不一樣。
  
  在我面前,他很尖銳,用詞、眼神甚至態度都是。
  
  「我想我不適合與身份如此高的人交往。」她口氣不好,顯然還在記恨。
  
  嘛,神族女性就是喜歡維持表面的和平哦?
  
  只不過,這女孩脾氣不大好,也不太會隱藏。
  
  「我相信堤葉可以做到。雖然尤爾老是這個樣子,但他還是有優點的。」由希說,「有一天,我希望妳在別人面前也可以叫我由希而不是殿下。」
  
  「對不起……」
  
  「什麼我也是有優點啊?真沒禮貌!」
  
  「我不是要妳道歉。」
  
  我撐著頭觀察這兩人的互動。後來,堤葉被由希哄去休息。我伸了個懶腰,卻冷不防地被人用重物砸中腦袋。
  
  回過頭,是面無表情的由希。
  
  「很痛耶!」
  
  「不痛我做什麼打你?」
  
  由希又把書砸在我頭上,我可以躲,卻沒這麼做。
  
  他雙手抱胸,不大高興,「為什麼找葉說那些話?」
  
  「一時興起。」我攤手。
  
  他把剩下的書扔過來,狠狠砸中我的腦袋。
  
  「哇啊——你幹嘛!」
  
  「一時興起。」他的口氣跟眼神一樣冰冷。
  
  我不是第一次惹怒他,卻是第一次看見他這麼生氣。
  
  「哎呀呀,這麼寵她啊?」
  
  「沒這回事。」他這麼說,我卻笑了。
  
  對旁人無意義的指責,他根本懶得反駁。
  
  如今卻說了,是不是代表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