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時值驚蟄,陰曆二月二日。

  雨淅淅瀝瀝地下,雷聲轟轟隆隆地響。令似乎是被雷聲驚醒的。等到她清醒時,隔壁房的桃花已經不在了。她睜著惺忪睡眼,扶著隱隱作痛的額走出房,第一眼就看見穿著白衣的桃花。

  今日桃花起得挺早,趴在窗邊看著窗外的雷雨,輕輕哼著歌。不需回頭她便認得令的腳步聲,不知怎地,今日的招呼也歌唱似的輕柔,「早安,令。」

  「啊、嗯,早安。」

  桃花她依舊不回頭,兀自說,「看來今年會有好收成。」聲音帶著明顯的笑意。

  令不明所以,在桃花身邊坐下。

  桃花笑吟吟的將手伸出窗櫺。豆大的雨點打在她的手,纖白的手被急雨打出紅痕。可桃花像是感覺不到痛楚,只是笑。

  令看得心疼,忍不住道,「不痛嗎?」

  桃花搖頭。

  「關窗嗎?」令又問,桃花仍搖頭,笑咪咪地說,「我在聽雷。」

  令隨著桃花往外看。黑壓壓的天壓了下來,震耳欲聾的雷聲伴隨嘈雜的雨聲。

  「我記得妳討厭下雨,怎麼今天心情挺好?」令蹙眉,漫不經心地把玩桃花披肩的長髮,「突然覺得雨天也頗有詩意?」

  桃花微微彎起櫻唇,「不,我最討厭下雨了。」

  「那為什麼笑?」

  「只有今天,我喜歡下雨。」

  她回頭,笑容很燦爛。令的手指微微頓了下,目不轉睛的盯著桃花。她淺笑,「我猜得沒錯,今年果然是好年。」

  受到桃花的感染,令也跟著笑了,「為什麼?」

  「因為我遇見令。」她說。

  孕育著新芽的大地會開出什麼樣的花朵呢?

  光是期盼著,嘴角就會不自覺的彎起。

  桃花笑著靠上令的肩膀。

  「會開花吧。」


**

 如果有人看過桃花跟繃帶這兩篇,那麼,請等我把繃帶那篇修改完成吧。昨天跟熊寶貝聊天突然決定把所有每日一題兜成短篇集之類,順便練習不習慣的中國風背景。桃花那篇改了下中段評語提起的冗詞,希望節奏能夠變好一點。中段一直是我的弱項 

 其實我挺討厭下雨的,不過,如果是這樣的雨應該不錯吧?

 關於桃花所說的:驚蟄是二十四節氣之一,通常在國曆三月五日或者六日,有說法是這天打雷的話未來一年收成會好。桃花的意思則很明顯了XD 不過沒點明令的性別,所以沒標上GL記號。反正也頗淡啊=w=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