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坎提西諾爾》(二)Out of Cage
  

2010年紅包場新刊,坎堤西諾爾的續作。

CWT27預定出品,目前接近完稿,人設草稿已經釋出,等特典圖出來會一併附上 :D

本子總字數是 7w (本篇) + 2w (特典) 這樣。


不知道這邊有沒有BG不能的朋友,總之先防雷。

這部是BG,雖然最後有附前傳的特典,但他依舊是個BG。

主角是亞爾的妹妹雅蒂絲,請小心食用 :O

 

**

 

  一、算計與計算

 
  
  每個人的人生都是故事,我的也是,哥哥的也是,當然雪少爺的也是。
  
  某次提及關於人生的價值時,他許久沒有開口,後來才說:「在我的想法裡,沒有精采與否的差別,只有希望怎麼過而已。」
  
  他一直是這樣的人,並不是很難明白,也像是永遠不能明白。

 
  
  **
  
  我的名字是雅蒂絲,沒有姓氏。硬要說的話,還是有個姓氏。
  
  全名是「雅蒂絲.瑪格林.西格」。
  
  有人聽到這個名字也許會眼睛一亮,噢,那當然。
  
  名字長經常代表身分很高,更別說「西格」是保守派兩大貴族之一,父親的爵位是伯爵。另外一個鮮少人知的,西格是個歷史悠久的姓氏。很久之前,大陸還未以藍月記年時,「西格」是傳述戰神神話的詩人之首。
  
  西格家輝煌的歷史早就隱沒在歷史的洪流中。
  
  傳唱藍月神話的詩人已經不在,詩人的後代踏上了紅色豪華的地毯,披上華服,走進了皇宮,成為貴族,在神族之王的底下工作。就像是父親一樣,就算擁有傳說的姓氏,但是,我們早就不是詩人了。
  
  啊啊,抱歉。這樣說起來好像很悲傷?但是,實際上……我不但是個音癡,連繪畫方面也沒有特別的才能。以前花了時間練習,卻沒有展現應有的成效。父親在給我換了十個老師,我的繪畫依舊沒有進展後,毅然決然地告訴我:我以後再也不用學畫了。
  
  小時候喜歡看書,天氣好的時候,我會拿著書去外頭看。有時候坐在草地上、躲在樹蔭下或者會爬到樹上去,穿著洋裝不好爬樹,也經常摔下來,卻很喜歡那種藏起來的感覺。
  
  我喜歡森林的味道,覺得在那裡會變得特別平靜。
  
  並不是特別喜歡看書,只是單純的覺得同年齡的孩子玩得遊戲太無聊。長大一些,他們不再繼續幼稚的遊戲,但對我來說,他們還是一樣無趣。女孩子開始討論香水,議論關於年幼女王的傳聞,也談他們心儀的對象。
  
  男孩子以交往的女孩數量比賽,有部份開始學習武術、剩下的則成天與書為伍──而我因為身份的關係,成了書蟲的一份子。
  
  雖然稱不上是討厭,但是,絕對不喜歡。
  
  不幸的事情就是在看似平淡的早晨發生的。
  
  **
  
  初春的風,夾雜著一絲冬的凜冽。
  
  我穿著單薄的外套,縮著身子。天氣很冷,加上前天晚睡了,我的精神很差。正襟危坐地捧著課本,卻因為無聊,一直朝窗外望。
  
  「西格小姐!」
  
  突然出現的呼喚聲讓我嚇了一跳,我猛然回頭,老師面無表情的看著我。
  
  「西格小姐,麻煩妳翻譯課文第一段。」
  
  「好的。」我從容地將課文唸出,「廣義來說,人族、神族與魔族,甚至精靈都算是人類。但是,在許多年以前,魔族與神族被人族當作神一般的角色敬畏著,直到近百年來,神族賢王,希尼斯.拉斯奇開放船隻航行到瑟伊爾大陸,才揭開神魔兩族與人類之間千年的神秘面紗。」
  
  老師的神情有點奇怪,卻沒叫我停止。
  
  ……是不是有點不妙?
  
  「在藍月時代以前,東方大陸的種族──神族、魔族、精靈以及翼族,跟人族的我們生活的空間有強力的結界隔開。除了少部份的人以外,東方大陸的人們也不知道西方的瑟伊爾大陸,更不知道人族這個種族。或者,對於人族有極大的刻板印象。有鑑於此,戰神藍月……」
  
  「等等!」
  
  ──終於被打斷了。我一臉無辜的看著老師。
  
  「給我看一下妳的課本。」
  
  我恭敬地將課本承給她,她幾乎是用搶的拿走我手上的課本。最後,她以憐憫的口吻宣佈,「西格小姐,你拿錯課本了。」
  
  「咦?」我得很努力才能露出足夠驚訝的表情。
  
  「是的,我們課程指定的課本是這本。」
  
  她把手上的課本拿給我,兩本書外表看來非常相似,書名卻有些微差別。
  
  那本書的名字是「神族古語(第二版)初階」,但是我手上的這本是「神族古語(第二版)漫步瑟伊爾大陸與東方大陸的光輝時代」。
  
  我連忙解釋:「我去圖書館跟管理員領書的時候,只報上了您的名字,這是她拿給我的課本。我以為老師只有上這堂課,所以……」
  
  「雅蒂絲,妳以前學過古語嗎?」
  
  我注意到她對我的稱呼由「西格小姐」變成了「雅蒂絲」。
  
  我以謙卑的語調回答,「有的,自己學過一些。家裡有部份的書是由基礎古語混合通用語寫的,閱讀的時候查過字典。」
  
  「明天開始,妳不用上這堂課了。」
  
  「咦?」
  
  不會吧,有這麼嚴重嗎?
  
  她下一句話讓我更錯愕,「明天開始,妳每周三下午三點,到我的辦公室來上課。課本就是這一本。」
  
  「可是我沒……」
  
  「我會處理。」她截斷我的話,「我會去校長室報告,紀錄妳的神族古語初階、中級修習完畢。其他詳細事項我明天再慢慢告訴妳。今天回去看完這本書的第一章,明天給我感想。」
  
  被人賞識並不是那麼令人愉快。
  
  那一年我三十歲,距離成年還有七十年的時間。
  
  當時的我絕對不會想到,剩下的七十年有超過五十年都在魔女……噢不,是老師的門下度過。
  
  痛苦就從拿錯課本的那一天開始。
  
  原本過多的休息時間被無限度地壓縮,連安息日也必須上課。除了神族古語外,她還稍微糾正了我藝術無能的缺點。半強迫的在我少數的空閒時間給我上音樂、素描,也教會我基本的油畫與禮儀。
  
  談談我的老師吧。
  
  我的老師——堤葉.海亞是個氣質很好的美人、知識豐富,雖然總是微笑,卻給人微妙的距離感。人們也許尊敬她,但不會把她視為朋友。
  
  她出身水之都,曾經的丈夫是被稱做大陸移動圖書館的由希.海亞,身為天才的妻子,老師也非常優秀,卻經常聽見旁人嘲弄的耳語,說她跟由希.海亞曾經如何如何,但我毫無興致。
  
  在不願意的情況下,我在她的門下被訓練成一個所謂的淑女。而且,還是溫柔婉約、外人眼中的好妻子的那種。
  
  有外人在的時候,我可以表現的非常溫柔。溫柔地讓好脾氣的哥哥在一旁皺眉,露出無法忍耐的表情。
  
  認識我的人聽到我用那樣輕柔的語調說話,大概會噁心的想吐吧?。
  
  但是,真正的想法往往是不能說出口的。
  
  貴族的男性很虛榮,在他們面前適度裝笨,能夠博取它們的好感。成為一個自己想要變成的人,或者變成人們希望你變成的樣子。
  
  怎麼想,都是後者比較輕鬆吧?
  
  那也是父親的期待,而我,也是為了成為父親希望的那種孩子而出生的。作為父親的孩子,而不是「雅蒂絲」這個人。
  
  偶爾也會興起「想要有趣的人生」的想法,但是,就只是想想而已。
  
  我還是討厭麻煩。
  
  **
  
  五十年左右的時間,我都與書為伍。
  
  有人戲稱我是冰山美人。
  
  事實上,那不過是美麗的誤會,只因為古語學習消耗了我全部的體力,其他時間除了休息不想說話。
  
  我曾跟老師抱怨這件事情,但是,她只是扔了疊紙給我,「明天翻譯。」
  
  我決定放棄抱怨,把其他課程的上課時間拿來補充體力。
  
  奇怪的是,「雅蒂絲很有氣質」這類傳言在學院內傳開了,出現了很多追求者,但沒有什麼好的對象。
  
  我開始以研究那些笨蛋為樂,簡單把他們分成幾個類型。過了好幾年,我終究沒有心儀的對象,並且悲傷的做出結論:神族年輕男性多白痴。
  
  生活重心是一年一度的考試,從我成為堤葉.海亞的學生開始,一次一次的考試,一次一次通過,不到百歲,我得到了神族古語的上級專家,被人們稱作天才。上級專家六級是什麼?
  
  雖然不能吃,但是,人們會對你投以敬畏的眼神。聽說考到上級專家的大陸上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我,一個是由希.海亞那個全能的變態。
  
  考試簡單到我閉著眼睛也能考過,我每次都故意拿了剛好及格的分數,以計算分數為樂──但是,這考試一年才舉辦一次。我問過老師,能不能一次把所有的考卷發下來?我發誓我能夠寫得完!
  
  可惜抗議無效。
  
  我只好每年研究神族男人愚蠢的分類、看著死人的故事等待秋天的到來。
  
  考到八十五歲,我拿到專家六級,就沒有再考上去。
  
  從最低階的初級十等,中級十等以及中高級十等,高級十等,加上專家級的六等。考了四十六年,我的青春年華都耗費在神族古語這該死的鬼東西。拿到專家六級的證明時,我站在考場內低咒:「該死!」
  
  老師只是敲了下我的頭。
  
  「那麼,一定是他們聽錯了。」我露出老師教會我的,最溫柔、優雅的那種微笑,輕聲細語,「雅蒂絲怎麼會用那種粗俗的詞彙呢?」
  
  長年的考試讓我對古語感到厭倦。但是,非常不幸地……我已經變成只要看一眼,就能夠輕易翻譯出困難古語,就連我的老師也對我的才能讚嘆不已。
  
  那又怎麼樣?
  
  很少人知道,擁有不希望擁有的才華,是什麼樣的感覺。
  
  因為沒有人知道,也無從訴說。
  
  就算說了,只會被當作炫耀,或者得到「要是擁有才華的人是我就好了」之類的感嘆。說久了,講厭了,我也不再提起。
  
  為什麼擁有才華就必須發揮、必須珍惜呢?
  
  對我來說,對這個世界有什麼貢獻沒有意義。
  
  如果對這個世界的貢獻可以換成鈔票,或者一個完美的搖錢……咳咳,我是說丈夫,那樣我應該會非常努力吧。
  
  可惜,我的努力只有疊在家裡那堆證書能夠證明。
  
  該死的證書。
  
  等我成年之後,大概會有五個十個喜歡溫柔少女或冰山美人的笨蛋會上門提親。然後,我會選其中分數最高的一個。根據我的觀察──
  
  其計算公式如下:
  
  分數=臉*0.2+身高*0.1+身材*0.1+智商*0.2+家產*0.3+幽默感*0.1
  
  重視腦子是因為我無法忍受沒有想法的笨蛋、也討厭無趣的人,當然這裡的智商由我打分數的。
  
  如果是個家裡有錢的帥哥,可是腦子很笨的話,其實也不是壞事。這樣就可以當一個優秀的好妻子,替丈夫管理他家的財產。你的錢就是我的錢,我的錢還是我的錢。相反地,很帥身材很好的人,家產少一點也是可以接受的。如此一來就走上了奸商夫婦這條路……
  
  噢,其實哥哥常常說我應該去當商人,想想這提議好像還不錯?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