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0. 2485/03/09

 

藍月曆兩千四百六十一年。

時值先王去世的混亂時期,不只皇宮,整個聖法提加都陷入了混亂。就連先王遺孀對於王位繼承權也難以定奪。唯一的公主在數十年前成為魔王之妻,備受爭議的混血王子早在數年前離開王宮,近年較親近魔族,不適合繼承。

擁有正統王位繼承權的卻是尚未成年的王女,紫晶.拉斯奇。

但是,年齡並不是最大的問題。

縱然經驗不足,聖法提加的另一個梁柱並未傾倒。身為先王希尼斯的妻子與水之都的長公主,神族大皇后拉娜.拉斯奇擁有水之都民的優秀腦袋,能力比美先王。讓貴族們游移不定的,是反覆無常的公主殿下。

與嚴謹自律的先王不同,公主是位依賴哥哥的普通少女——

知道必須繼承王位後,公主第一個問題竟然是,「哥哥怎麼辦?」就是這句話讓垂手可得的王位陷入了危機。

但是,那不過是公主愚昧的表現之一罷了……

內憂外患不斷的時期,公主對外公佈了她的新對象。

跟那位公主就是再這時候認識的。

想想,這就叫做命運吧?

 

  1.  關於毒師格蘭.派迪森

 

身為一個優秀的毒師,格蘭.派迪森相當長壽。

從詩人傳頌關於他的故事,已經經過了五百年的時光。

這位傳說中的毒師出生於月妃郡,並以修行之名前往毒之都坎提西諾爾,後來為了高額獎金加入了海妖的討伐隊。他接在全軍覆沒的先鋒隊前往海濱出發,本該有相同的命運。毒藥調製的天賦意外派上了用場。

歸來後,幸運的生還者敘述格蘭.派迪森如何以魔法搬的戲法引出怪物,在他們鬆懈時一舉擊殺。

毒師一戰成名,被引荐給安伯斯伯爵也是不久後的事。

往後的幾百年,格蘭.派迪森彷彿人間蒸發似的,冒險者們再也沒聽過他的消息。只不過,反對安伯斯伯爵的貴族,被詛咒似的受到感染並且死亡。

但是那距離毒師格蘭.派迪森成名已經太久,只有極少經驗豐富的冒險者會將安伯斯伯爵與格蘭.派迪森聯想在一起。

身為坎提西諾爾的毒師代表之一,他可以說是最長壽的。樹立了無數敵人並安然活到四百多歲的,格蘭.派迪森可以說是坎提西諾爾史上第一人。

 

1. 關於晶之紫,紫晶.拉斯奇

 

那位女王的名字是紫晶.拉斯奇,母親是魔族大皇后,父親則是去世的改革派貴族,威尼爾。擁有高貴血統的她,從小就受到命運之神的青睞。

她接受了祝福的神聖紫水晶,並繼承了最高貴的名字「紫晶」、接受最好的教育。除此之外,女王亦承襲了母親的美貌。她有一頭金色絲綢般的長髮,漂亮的眼睛宛如高貴的藍寶石。身為王位繼承人,她被寄予厚望。先王給她請了最優秀的老師,但是並沒有特別亮眼的表現。

相對於平庸的小公主,她的哥哥相當優秀。

那時候王子用的名字是亞德.拉斯奇,他不受重視、處處受限,並且不被允許出現於社交圈,在闇皇插手此事後才稍微改善。雖然父親不同,但是這對兄妹感情很融洽,就連爭奪王位時依舊平靜。

2461年先王去世,神后拉娜選定紫晶為王位繼承人,並受到多方反對。聖都三大勢利的保守派、改革派與教宗三者各執一詞,讓首都聖法提加處於混亂長達三年之久,最後以紫晶.拉斯奇充滿魄力的威嚇收尾,並於同期舉行婚禮。

大皇后給公主舉辦了盛大的婚禮,並收到來自魔王的祝福。

紫晶.拉斯奇以令人驚訝的鐵腕手段進行改革,卻沒有真正改善神族與魔族之間的關係。兩個種族之間的矛盾衝突依舊存在,但卻不如往昔劍拔弩張。

毫無意義的爭論加劇兩族的誤解,並分化東大陸與西大陸。

紫晶特別重視種族歧視問題,試著妥善解決。然而,她受到人民敬重、並被教皇授予晶之紫稱呼,就是在與魔族簽訂口頭和平條約,並與魔王達成協定,開放魔族人民自由出入國境。

當被質問開放魔族自由進出國境的後果時,女王態度很平淡。以近似理所當然的口氣說,「在時間之前,所有人都是渺小的。就連憎恨也是。」受到光聖皇箴言影響的晶之紫殿下對異族依舊如此寬容。

   

2. 關於沙.拉斯奇

 

他是王女的丈夫,本名沙.德古加,比晶之紫稍長,天使族,屬於性格溫和的風天使。性格沈默寡言,擁有相當古老的姓氏,與貴族似的優雅氣質。

對於他的過去,僅有少有人知曉。他擅長控制風元素,在女王繼承王位之前,擔任守護者的工作,能力未知。

與女王的感情十分要好,兩人相處似情人又像朋友。據說,只有他只要一句話就能夠阻止暴怒的女王,讓震怒的女王冷靜下來。與衝動的女王相反,沙.拉斯奇的性格柔軟,不易動怒,大部分的時間只會看見他微笑。溫和的像是沒有脾氣,面對貴族的羞辱態度依舊,很少出現於社交場合。

甚至有人曾將他與東方的賢者——由希.海亞相提並論,由此可見一斑。

 

3. 關於東方與西方

 

那天,少女撇開生病的丈夫獨自出門,並在找到商店之前迷路了。她抱胸在熙來壤往的大街上,抬頭望著城內最高的建築沉思。

這時候應該一團亂了吧。少女想著,有些漫不經心。

出生到現在第一次獨自在城內亂晃。

可能是第一次,同時也會是最後一次了吧——

她這樣想,抬頭看了皇宮的方向,接著轉頭往相反方向前進。

少女身無分文,卻進了餐廳、並點了餐,在結帳時亮出掛在雙手的水晶手環。櫃台小姐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險些尖叫。少女輕笑著說,「噓。」,回過頭、推開門。掛在門上的鈴鐺同時響起,少女的腳步漸行漸遠。

她獨自在商店街前行。

眼光掠過琳瑯滿目的飾品、價值昂貴的華服,走向角落一家不顯眼的小店。

「明明就是我的生日……」她嘀咕著。

店裡只有一個客人,正坐著與店主聊天。

定睛一看,那客人有一頭顯眼的黑髮與尖耳,聲音聽起來是年輕人。聽見開門聲,店主與那少年都沒回頭,反倒繼續他們的話題。

「我不接這種工作,不管成功與否都很麻煩……」

「是魔族。」少女喃喃說著。

來自西方的少年旅行者回頭,看了少女一眼。

「是神族。」他說,接著微笑。

啊,好可愛的臉。少女想著,擅自在旅行者的身邊坐下,「我第一次在聖法提加看見魔族。聽說魔族大都不被允許入境。」

「不,那是以前。現在貴族亂成一團,哪有時間管這些小細節。」少年說。

少女眨了眨眼睛,卻沒有透出一點驚訝,「嗯,你說得也是。」沒有敬語,但是口音相當純正。

異國的旅者打量了少女,「吶,小姐,妳是貴族嗎?」

「是。」

沒想到對方會這麼直接的承認,旅行者首先楞了楞。

「那個……這裡只有我們三個,而且,我們兩個都是男的。」

「已經知道的事情就不需要重複了。」她的口氣很溫和,卻不禮貌。旅行者注意到少女的手環,微微瞪大眼睛,「抱歉失禮了,女王陛下。」

「雖然這麼說……但是,在還沒有繼承之前就只是公主。」她說,純正的口音讓她的聲音多了些冰冷的味道,「愚昧的公主是否有能力繼承王位呢?」

並不是自嘲的口氣,她只是很單純地敘述一件事。像是看透貴族們的疑問,並無意解答。

年幼的公主目中無人,卻不是笨蛋。

「說吧,為什麼要殺我?」

那語調,那神情。

少年微微瞪大眼睛。

好像心裡有什麼沉寂已久的東西被挑起,在心湖激起漣漪。


  4. 關於女王與她的騎士們

 

王女被發現並找到是兩小時候的事情。

被敲開的門外站著微笑著的少年,女王瞪大眼睛,衝過去抱住他。

「對不起——」

對方微笑著用食指點住她的嘴唇。接著笑了,「我找到妳了。」

「病人就待在家裡靜養吧。」魔族少年說。

第一次打照面,沙有種直覺。對方似乎是……敵人?

但他並沒有做出什麼特別舉動,只是優哉游哉的笑。

還笑著把站在門口拉扯的兩人抓回店裡,擅自掛上休息中的牌子。店主抱怨連連,卻對這兩位貴客十分好奇。

氣焰囂張的少女面對生病的戀人,低著頭不敢說話。兩人的視線交會又分開、交會又分開。格蘭.派迪森,也就是黑髮的少年忍不住笑出聲,引來晶之紫女王的瞪視,卻未刻意遮掩。

沉默許久後,沙開口:「聖法提加好玩嗎?」

紫晶眨了眨眼睛,彷彿在確認他的微笑似的。

「下次我們一起去吧。」

在聽見戀人這麼說的時候,王女開心的撲了過去。

格蘭輕輕笑了起來。

「真是可愛的孩子。」

 

被邀請到王宮裡喝茶,與兩位新的王國領導人暢談,並邀請至皇宮工作,也是不到一週後的事情。

將近五百歲的高齡毒師與未成年的女王有些相似處。說話口無遮攔,雖然身份很高,但討厭趨炎附勢之人。

相較之下,晶之紫女王的騎士就跟他沒有那麼深的感情。

某一次,有人看見他們兩人獨自談話。

「格蘭先生,我……」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但是,有些事情不說比較好。」

被稱作格蘭先生的少年抓著空的酒瓶,甩了甩才終於倒出兩滴酒。

他不滿的嘖了聲,「拿點酒來。」

沙微笑著點頭,稍久後回來,並帶來了價格昂貴的魔族冰酒作為禮物。代表的意義兩人都沒有說破。

心照不宣。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