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第一章,You and Me 二人(8) 

 

這世界上,也只有我能原諒你,只有我能接受你,只有我會保護你。被親生父親遺棄、被姊姊排斥的你。

能夠接受這樣的你的人,就只有惡魔了……

想到這裡,那西加忍不住笑出來。卻不是讓人愉快的笑容。

但他的笑容讓森鬆了口氣,彷彿急著道歉似的,森終於鬆口,「雖然成功率高,但是我很不喜歡那個方法。」

「什麼方法?」

森別過頭,隨後壓低的聲音才飄過來,「色誘。」

那西加發現森以近乎期待的表情偷看他的表情。基本上森是個情緒內殮的人,如果想要的話,他可以把情緒藏得很深,但是,只有在他面前——森絕不為裝。並不是什麼約定,只是他會忘記偽裝。只有在他面前,森會忘記偽裝。

他以平常的口氣順著問下去,「啊?色誘誰?」

「路德維希.道奇森。」

「啊,那不是你未來的……」話還沒出口就被森摀住嘴巴,森臉色難看了比了個「噤聲」動作才放開他。

「沒關係,反正他們聽不見。」

森蹙眉不說話了。

那西加閉上眼睛,輕輕靠上森的肩膀。

因為閉著眼睛的關係,更清楚的感覺到森不習慣的顫抖了下。他故意湊了過去。他們靠得很近,近到他可以感覺森變得急促的吐息。那西加故意裝著不在意,甚至刻意讓語調變得比往常更柔軟,「你想去嗎?」

「……這不是廢話嗎。」森低聲說。

「為什麼?」

森又不說話了,每次碰到拒絕回答的事情他總是抿著嘴不說話。

森的姊姊經常因為他的沉默火冒三丈。森雖然聰明,卻不擅長替自己辯駁,對重要的人也很少展現擅長的心機。

「家務事。」

森沉默了許久以後還是這麼說。正打算追問時,亞爾的聲音打斷他們的對話,「兩位在談什麼,我可以聽看看嗎?」

亞爾並不是那種擅自打斷別人對話的傢伙,唯一和合理的解釋就是:他認為那西加與森的氣氛險惡,故意打斷他們的對話做緩衝。

森對亞爾投以感激的對方,而對方也報以微笑。

「當然可以。」

森語氣從容的接下去,亞爾比了個「請」的動作。

森露出一個意義不明的笑容。

「我沒想到貴族——尤其是保守派的貴族——竟然願意聘請魔族的醫生。我們在討論西格伯爵為何接受雅蒂絲小姐的請求,還有我們是否能夠信賴你們。」

亞爾的唇角浮起一抹隱約的笑容。

彷彿讚賞森的勇氣似的,他的聲音帶著一股笑意,「很合理的懷疑。不過,我能夠替兩位解惑。這答案看來困難,實際上很簡單。」

「哦?」那西加口氣不善。

森推了他一下,那西加卻沒收回帶著敵意的目光。

「因為,現在是晶之紫的時代了。改革派的貴族們為了討好女王,他們很積極的與魔族交流甚至通婚。」亞爾弗列德露出很標準的紳士笑容,「而我們也不過是順應潮流而已。況且,我族的前公主現在是魔族唯一的皇后。我相信神族與魔族和平共處是必然的未來,所以說服父親接受了。」

「咦?哥哥你跟父親說過?」

雅蒂絲一臉吃驚,隨即轉為不悅,「為什麼要插手?」

「我只是提出我的想法而已,並沒有直接干涉父親的決定。」

亞爾的解釋無法說服雅蒂絲。雖然如此,她卻沒有表現出明顯的抗議,只有稍微擰起的眉頭揭示她的不悅,但這股微妙的情緒很快被壓抑下來。

看著這對兄妹的互動,夏綠蒂卻習以為常的繼續用餐,等到兩人結束類似爭論的對話才向亞爾搭話。那西加露出玩味的笑容,轉向森想說些什麼時,卻看見他若有所思的表情。不久後,他竟然難得開口了:「雖然我說過我不想對別人的作為評論什麼……但是,我還是要告訴妳一句話。」

雅蒂絲偏過頭看森,似乎餘怒未消。

森當然明白,卻沒有閉嘴。

「這世界上,有一些不傷害別人也能夠達成自己目的的手段。我曾經認為那些手段很骯髒、不可取,認為所有這麼做的人都不可原諒。」

雅蒂絲在聽。

「但是,我卻沒有想過為什麼他們願意那麼做。」森的話只說到這裡,卻比點出答案效果更好。

雅蒂絲聽完後沒有回答,只是逕自低下頭。那表情不是認錯,卻是思索。亞爾對森投以感謝的笑容,但森沒有看見,只是悶悶不樂的戳著盤裡的食物。

除了夏綠蒂與亞爾兩人偶爾出現的對談,直到午餐結束之前都沒有人說話,西格伯爵也沒有出現。

晚餐過後,森照著約定好的那個說法向西格伯爵報告了雅蒂絲的狀況,與雅蒂絲討論戰略後便回家休息。

一回住處,他就跟過往心情不好的時候一樣,默默把門關上鎖上,就算那西加敲了門也不回應。

那西加本來想敲門,舉到一半的手又縮回來。

如果他不想說的話,那就讓他去吧。他這麼想著,決定晚一點再去看看。過了半天,他在門上掛了禁止打擾的牌子,甚至下了隔音的結界。拒絕外人的干擾。就算是那西加也只是大約知道他隱瞞了什麼。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