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八、 灰色的貓(2)

  如冰一般的沉默維持好一陣子,最後被廷打破,「欸,弗羅多。如果不管怎樣都忘不掉的話,那要怎麼辦?」

「就不要忘掉吧。把那些當成前進的動力那樣,牢牢記著。」弗羅多說。雖然說得沒錯,漫不經心的語氣讓廷有點不高興。

「你不知道想忘卻忘不掉有多痛苦,也不知道想愛卻不能愛有多痛苦。不f懂的話,隨意做出評價,並不算是溫柔。」埋怨似的,廷說。

「就是因為瞭解,所以才會變得無所謂。而且,你花時間去忘記他的時候,代表著你花了更多時間想他。那樣只會更痛苦。就算不承認,不管是多麼刻骨銘心的事,還是會漸漸忘記的。人會心死,愛會淡。就算一直回想,也是。」

「別說得一副過來人的口氣。我說,教訓我很好玩嗎?」

「不是教訓,這是個人感想。況且,我就是過來人。」

「咦?看起來不像啊。」

「這表示我走出過去的陰影。」弗羅多說得挺驕傲,對於他能夠笑著說出來,廷是很羨慕的。

「雖然這麼說,但是,那時候還是很痛苦。如果你需要的話,我也可以分享我的經驗。或者得出來的結論。當然,不是每個人都適用。你可以慢慢得出最適合自己的方法。」弗羅多拍拍他的頭。

廷微仰首望著他,「今天才發現,弗羅多,真的是大人。」

「啊!今天才發現嗎?這也太過分了吧!」

「欸,弗羅多。」廷突然說,語帶懇求,「抱我。」

弗羅多輕輕拍他的頭,淡淡說,「你知道嗎?有人說,兩個人一起的話,悲傷會減半呢。我一直認為,這就是人們之所以不能夠單獨生活的原因。」

「但是,有一種人,終其一生只能孤獨。就是王。站在最高點的王,那是王者的孤獨,無法避免的。」廷說。

「所以,一個能夠心靈相通的伴侶是很重要的。就慎選皇后吧,像是神族王跟他的妻子那樣。」弗羅多說得太順口,講出口,想起魔族與神族一向不合,「抱歉,不應該舉他們當例子。」

「他們……感情很好嗎?」

「是啊。天羽神族的王后是水神族的原王位繼承人,據說常常針對政策舉出有效的建議。而且,他們在神族裡,是非常稀有的戀愛結婚。」

「嗯,好像很有趣吶。你知道關於他們的事嗎?」

「傳聞很多。大概就跟魔王的傳聞一樣多。他們年輕的時候非常恩愛,只可惜……王子、公主們並沒有遺傳到父母的智慧。」弗羅多說。

廷嘲諷的笑了,「不就是一堆笨蛋。啊,說到這個,他們有個公主,對吧?印象中,年紀跟我差不多,距離成年都很遙遠。」

「好像是個美人。」弗羅多說。

「是嗎?」廷隨口回應了句,便不再提問。

他只是靠著弗羅多的肩膀,好像在思考什麼。

弗羅多還是繼續說著旅行時的見聞,也不在乎他是不是聽進去。他只有碰到有趣的話題才會回應,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沉默。

「有一天,應該也會去神族大陸看看吧。雖然距離是遠了些。」

「什麼時候會去?」廷問。

「不知道。」

「是嗎?跟我一樣。我也要回去魔族大陸,但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但是,就我來說,我不贊成人類涉足東大陸。對你來說,那太危險。」廷說。

「怎麼個危險法?」

「你太弱。碰上盜賊,會死。」廷直截了當的說。

「啊啊……沒關係,對我來說,流浪者死在異鄉是理所當然的。現在的我,也沒有地方可去了。」

「我有家,但是,就算在家裏還是覺得無趣。大概是因為拘謹,我討厭。偏偏每天都這樣,對人鞠躬、撒謊、用敬語。」廷閉起眼睛,「所以就算離開家裏,也不會覺得寂寞,反倒覺得輕鬆。」

「人類總是會奢求自己沒有的東西。」

「那是夢想。就算不可能達成,做做夢也好。」廷微笑,躺到床上,「啊,真是的,每次來這裡,都好想睡覺。」

「因為縱慾過度吧。」弗羅多話中帶刺。

「沒那回事。我可是非常挑食的。」廷說道。接下來,他似乎是真的覺得累了,慢慢的不再回話,只是輕聲以「嗯」回應,代表他聽見了。

弗羅多替他蓋上被子,輕手輕腳。

關上門之前,他發現,睡覺的時候,廷是皺著眉頭的,偶爾發出低低的呻吟。看起來像是做了惡夢那樣,身體捲曲著。

「真是不懂這小子。」他喃喃自語,靜靜關上房門。

當然沒看見裡頭的廷睜開眼睛。

「其實,我也不懂你啊。」

聲音很小,是說給自己聽的。

創作者介紹

イカロスノ夢

腐敗集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