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某天尤爾來訪時,由希正好出去了。
  
  屋內他認識的只有我,也就在我身邊團團轉,光是看著我整理衣物、下命令會客,就只是這樣而已。但他看得津津有味。稱不上煩人,也不是沉默。偶爾有空閒時,他會提幾個問題,得到答案以後也不多說、不該追問的也不會問。
  
  我有點意外的發現,看似隨意的尤爾意外很體貼,能夠注意到某些細節,一般男人根本不會注意的地方。
  
  例如花瓶內的花,新的香水的味道、不同的髮型、新的衣服,他眼光很好,跟由希一樣。很不一樣的是,他不吝於誇獎,也不虛與委蛇。由希不讚許他人,不認同時大多只是不多話,微笑或者僅只於嘲諷。
  
  我喜歡尤爾的性格,我想我永遠也沒辦法像他那般灑脫。
  
  尤爾很喜歡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只覺得輕浮。後來卻慢慢覺得不是那樣。
  
  「提葉小姐,妳是哪裡人?」
  
  「天羽神族人。」
  
  他點點頭,接著問,「我要問個很失禮的問題,妳可以選擇不回答。」
  
  「請問。」
  
  「為什麼妳能夠忍耐由希呢?」
  
  我一時沒有意識到他問了什麼而愣住,意會他話中的意思後感到憤怒。回過頭瞪他,卻看見他的眼神很正經,完全不是調戲人的樣子。
  
  我深深皺眉,強壓住怒氣反問,「為什麼這麼問?」
  
  他想了下,「我覺得他心不在焉,但是妳很認真。」
  
  「我……知道。」我回得有點狼狽。
  
  「不,我想你不是真的知道。他也不是真的知道,只是理解而已。」
  
  「但是,理解跟感受不一樣。」他轉過頭看著窗,過了許久,他的終於說,「如果不說的話,妳會很痛苦。由希很聰明。但是,他其實不懂女孩子。嗯,或者說……他不太關心別人,也不習慣去關心別人。他慣於用自己的標準審視別人。所以,他認為妳會懂。」
  
  我抿唇。
  
  心裡說著:抱歉,我做不到,你真的不好懂。
  
  尤爾下一句卻說,「因為妳是他唯一認可的妻子。」
  
  「什麼?」我一怔,他回過頭對我綻開笑容,「他跟我說過妳很可愛,但是他一定沒告訴你。」
  
  那個笑容對我來說,真的就像陽光一樣。
  
  尤爾還是笑嘻嘻的,接著卻安靜不說話了。
  
  過了很久、很久,我才終於問,「那……我要怎麼辦?」
  
  「跟他說啊。」
  
  我歪著頭想了一下,還是不明白,怯怯的問了,「什麼意思?」
  
  「如果妳不說,絕對不會懂,只是知道而已。」
  
  他的態度輕鬆自然,我卻是一愣。
  
  我想這跟他是精靈有很大關係。做為妻子,唯一能夠做的是服從。近年雖然因為王后輔政,女性的身份才稍微變高,但是對貴族來說,我們還是一樣的。只是生孩子的工具。
  
  「跟他說?」
  
  「嗯,想什麼都跟他說。」
  
  他笑著,輕輕點了下我的頭。我突然感覺眉心一陣暖流,愕然看著他,「這是什麼?」
  
  「這是勇氣的魔法。」尤爾笑著說。
  
  不知道是真的,或者只是他的把戲。
  
  但是,我真的很感謝他那句話。
  
  他給了我勇氣。
  
  但是我還是想了很久、很久。
  
  想了很久我終於問他:「為什麼你會選我呢?」
  
  據我所知,是他挑我做他的妻子。我的家族並不是特別有權勢,血統尊貴的他會選擇我,至今依舊令人百思不解。更何況,我也不是特別突出的美人。
  
  「因為眼睛。」
  
  他很快回答,口氣如此理所當然。
  
  彷彿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準備了千百年。我一怔,他卻笑了,摸摸我的頭,「妳的眼神跟其他人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他想了一下,「很正直。不會說謊的感覺。」
  
  這跟他選擇我有什麼關係嗎?
  
  他幾乎是立刻解釋的,「我很習慣看別人說謊,但是不喜歡說謊。雖然不是無法忍耐,但是我不喜歡一個為了權勢在我身邊晃來晃去的女人。我看到的那些人中,就只有妳不是那樣。」
  
  「所以妳是很特別的。」他做出結論。
  
  我因為他這句話高興不已。
  
  但是,他說的特別是什麼呢?我後來想想,應該是說誠實。他一向討厭擅長說謊的人。這是看來隨和的他少數的堅持。
  
  所以我是特別的,也不是特別的。
  
  他喜歡尤爾的原因跟我一樣。因為尤爾從不說謊,很誠實,甚至有點過頭。大部分的人會把這歸類為無禮,但是對由希來說,這是優點。
  
  他喜歡自己做不到的一切。
  
  問他為什麼?
  
  他只是露出一貫溫柔的笑容說,「這樣我會覺得自己果然是人類。」
  
  我似懂非懂,後來才明白他話中的深意。原來,他竟然覺得自己不像人類。一直不覺得。會跟尤爾一起晃蕩,也是因為只有尤爾會把他當成叫做由希的神族,而不是高貴的王子或者偉大的先知。
  
  看著他變得開朗,我應該開心才是。
  
  但是我沒有。
  
  有時候會不知所以的生悶氣,他問話我也不回答。
  
  只想著:反正你不會生氣。
  
  事實上他一次也沒生氣過,所以我變得越來越生氣越來越煩悶。
  
  有一天吃飯他終於問我,「為什麼生氣?」
  
  「你真的讓人很生氣。」
  
  他想了一下,還是想不明白。
  
  「例如?」
  
  我咬牙,儘可能讓語氣平穩,「你太冷靜。」
  
  他側著頭,放下刀叉,雙手撐著下巴看我,「我以為這算優點。」他說得沒錯,但是,那是指在政治上!
  
  我憤怒,「你根本不會嫉妒!」
  
  「不是很好嗎?」他回答得理所當然,又說,「妳會嫉妒嗎?」
  
  問句。
  
  竟然是問句!
  
  「不然我為什麼生氣!」
  
  我用力拍桌,桌上的湯濺出一點。一旁的侍女被我嚇到,一臉慌張的看著由希。後者擺擺手,示意仕女出去。
  
  「我不想跟妳吵架。」
  
  我無意收斂怒氣,「那是因為你跟本不愛我!」面對我的怒氣,他也只是挑眉,像是在思考的樣子。
  
  我衝了出去,離開的時候還不忘把門關上,跑回房間把門鎖起來。
  
  喘著氣,憤怒沒有平復。
  
  房間裡一片漆黑,月光照亮房間。
  
  我驚見月光下的影子,猛然抬頭,看見半開的窗口還有一臉嚴肅的由希。我開門想逃,他輕而易舉抓住我的手,「等等。」
  
  「我知道妳現在不想看見我,但是,我不是開玩笑。」
  
  我大叫,「你想要怎麼樣?」
  
  「我想知道為什麼妳生氣。妳在想什麼。」
  
  其實,連原因都不知道讓我非常火大。但他口氣太平靜,我生氣不起來。對他,我一向沒辦法真的生氣,「我非常生氣,你會被罵。」
  
  「好,那就說吧。」
  
  「我討厭你!」
  
  他微微瞪大眼睛,有些吃驚。很難得看到他這樣的表情。可是他沒有生氣,也不問為什麼。依舊那樣平靜。
  
  我咬著唇,過了很久、很久,眼淚先掉下來。
  
  他輕輕拭去我的淚,說,「對不起。」
  
  眼淚瘋狂掉下來。
  
  他也不覺得慌張,只是極有耐性的看著我。等待。
  
  其實,我不應該覺得委屈的。他真的很溫柔,生活過得很好,幾乎沒有煩惱。但是我要的不是這些。經常會想自己是不是太貪心,是不是不應該要求他。他會這麼做一定有原因的。我該諒解他,包容他。因為我是他的妻。
  
  那麼,我更貪心一點可以嗎?
  
  「你明明有我了,為什麼去找別人。」
  
  我花了好幾天把我的憤怒我的不滿告訴他,最後越說越生氣,就只是一直流淚。他完全沒有生氣,沒顯出不耐煩的表情,就連情緒起伏也幾乎沒有。
  
  聽完後,他說,「我知道妳在說什麼了。」
  
  「妳覺得我不愛妳。這是問題所在嗎?」
  
  我不說話。憤怒在累積。
  
  他立刻看出我生氣了,「現在我知道妳在想什麼了。」他以冷靜非凡的語調接下去,「你想搧我巴掌。」
  
  他說完後,我照做了。
  
  我的力道也不小,他的臉被我打偏過去。他輕撫著臉頰,沒有說話,臉色不好看。我嚇了一跳,正想道歉時,他說了:「妳想要答案嗎?」
  
  挑釁語氣。
  
  他竟然在笑!
  
  我生氣了,高舉手又要打,他輕而易舉抓住我的手。
  
  「答案。我可以告訴妳,但是妳不會想聽。」他的口氣很從容。
  
  我突然鼻子一酸,忍著沒有掉淚。
  
  我抓住花瓶朝他扔了過去,當然,他閃過了。枕頭、他買給我的生日禮物,還有左手無名指的戒指。
  
  「不要了,我不要了,全部都不要了!」
  
  由希接住戒指,詫異的看著我。
  
  「我只想要你喜歡我而已啊!」
  
  後來尤爾跟我說,他聽我提由希終於知道,他為什麼交過那麼多女朋友卻每次都被甩。
  
  「因為那傢伙根本就是戀愛白痴。」尤爾這麼說。
  
  他心平氣和的坐在客廳裡喝我泡的茶,聽我抱怨由希。
  
  我跟他吵過之後,他很正經的告訴尤爾:「女人真是有趣。」
  
  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我差點氣暈。
  
  「真是辛苦妳了。」尤爾一臉能夠理解的表情這麼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修龍|森.もり 的頭像
修龍|森.もり

イカロスノ夢

修龍|森.も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